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血腥玛丽

第三十五章 血腥玛丽

        等我再次醒来就已经是三天之后了,李西城告诉我,那一场火灾是因为那福利院年久失修,电线全数老化的缘故,为此,我还被他骂了半个多小时,不过在骂完我后,李西城又有些吃味的说了一句他一辈子的福气加起来恐怕还没我那半个小时来的多。

        我问他什么示意,他却白了我一眼让我自己去想。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林晚晚和田博允天天来,而江楠和李西城因公务繁忙,也只是偶尔来几次,不过江楠的粥,倒是喝的我有点儿血糖升高。

        我并没有放弃对福利院的追查,我摆脱过靳岩,让他帮我查一下有关于我父亲及在这家福利院入册的所有人员的档案,但几乎都是石沉大海,靳岩告诉我,我父亲的档案是高度机密,隶属于国家秘密档案库,以他的技术,侵入没问题,但他不能。

        我没有继续央求,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是有底线的,但,福利院的册本里缺失的那一页,到底还是让我知道,我父亲的死,应该就和这福利院内的某一份文档有关。

        可现在文档全数都被烧毁,我无处可查,眼前的路,看似已经走到了绝境。

        我从来这样无力过,在这段时间里面,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获知我父亲和那间福利院的消息,但尽管我这么努力,哪怕,一个有关于我父亲的字眼都没有拿到。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我的伤口也结的差不多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我的主治医生这才肯松口让我回家休息疗养。

        而我又不是一个闲的下心来的人,所以在我出院第二天就直接去了李西城那里报到。

        然而,就在我右脚刚刚踏入刑侦二队大门的时候,李西城带着一群刑警直接朝我正面走来,看架势,倒是有些社会绅士带着自己小弟出去打架的意思。

        “哎,李队,倒也不用这么欢迎我,毕竟你这二队我也不是第一次来啊。”我走到李西城面前,顿时咧嘴笑道。

        “少给我胡咧咧,要归队就跟上,不归队就给我回去休息。”说话间,李西城一把就将我推到了张晋身上,而后带着二队直接就上了警车。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李西城的背影,朝张晋一阵挠头问道:“咋的了?他吃枪药了?”

        张晋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有命案。”

        说完这句话,张晋也直接走出了二队,而我也紧跟着张晋的步伐来到了李西城的警车之上。

        “说说吧,现场什么状况?”一上车,李西城就接通了车载电话,直接跟现场民警通起了话来。

        不一会儿,对方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随即,一阵青涩的男声就从这车载音响内传了过来。

        “死者是江北市著名插画家张贤声,半个小时之前,张家保姆买菜回来的时候,发现张贤声把自己反锁在了卧室内的厕所间,我们赶到现场破门后,这才发现张贤声已经死了,现在我们能了解的只有这么多,还是要等你们赶到现场之后进行勘察。”

        “好。”

        李西城挂了电话之后,立马拿起了手机,在度娘上查起了这个叫做张贤声的资料。

        “这个张贤声的画好像很有名,最近电视台有好几个频道都在推销他的画展,听说才三十多岁,这么年轻就死了,还真可惜。”一旁的随行刑警直朝我们说道。

        张贤声?

        好像的确有听过他的名字,但一定不是电视上,嘶……

        我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是谁告诉我的了。

        我住院的时候,林晚晚天天来找我,聊的实在没有东西聊了,我们就聊起了姑姑都回来一个月了,怎么也不想着给我打个电话什么的,这倒也不像是她的性格。

        之后林晚晚告诉我,别说是我,就连她这个亲女儿她都没有功夫管,据说姑姑这一次回来,是公司旗下的某个工作室已经签了张贤声,所以现在在给他打名气,在江北乃至g省都会给他开设画展。

        当时我也就那么一听,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张贤声就这么死了。

        “江楠那边通知了吗?”在查张贤声的资料之余,李西城突然抬头问道。

        只见张晋缓缓地点了点头,道:“预计比我们快十分钟到达现场。”

        “好,准备一下,快到了。”李西城将手机放回了口袋,并抬头看了一眼那别墅区的大门,顺嘴说道。

        张贤声所住的别墅区叫东郊别墅,顾名思义,它离市区真的很远,所以为了不浪费这些时间,李西城率先跟办案现场民警通了电话并调查了一下张贤声的资料。

        不过对于我来说,案发现场才是关键,因为刚刚那位民警在和李西城通话时,语气不稳,似是受了什么惊吓,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发现场,估计并不会比当时我们进入太平间查看那些死婴的尸体来的简单。

        下车之后,我和李西城一行人直接越过警戒线,随即跟着办案民警来到了案发现场。

        我们过去的时候魏黎一直都站在厕所门口拿着个垃圾桶催吐。

        进门的时候,我拍了拍他的肩,随后自觉的带上了口罩就跟着李西城走了进去。

        这个卫生间很大,用步伐测量法大约有三十多平,卫生间门内就是洗手台,而张贤声的尸体,就倒在距离这洗手台不远处的马桶前。

        但是他的这个姿势,倒让我觉得有些……

        张贤声的半个身子和马桶前方持平,掩面倒地,双手张开呈大字状,而他的躯干则大幅度的往上凹起,tun部微比躯干高出差不多十厘米的样子。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人躺在地上,p股撅高,等着人来踢的姿势。

        而地上则满是血液,我们走进去的时候,还特地换上了套鞋,又在套鞋之上包了三四层鞋套,这才被法医允许进入现场。

        走入卫生间后,我目测了一下地上那些血水的厚度,大约有五厘米那么高,我们走过去的时候,这些血水还能产生水花。

        按照一个正常人的血量,要将这三十平的地板都铺满血水,恐怕一个成年人的血量根本达不到,所以……

        我又看了一眼那满是血渍的洗手台及洗手台前面的镜子,镜子上大多都是溅射性的血渍,应该是有人站在镜前喷射上去的,而在这些血渍中央,还写着“比.l.ood.y.爱慕ary”字样的英文。

        ΒlooΥΜary

        我喃喃自语的念着这窜英文,突然,我猛地抬头,又继续看了几眼这镜中字,而后又将目光慢慢的往下挪去。

        一支点到一半的黄色蜡烛顿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惊愕的皱起了眉,震惊之余,我的脑子,顿时陷入了一片空白。

        “ΒlooΥΜary?是英文名?还是什么东西?”李西城缓缓地走到了我的身后,对着镜上的这行英文字摸了摸下颚,不解的说道。

        我抬头又看了镜子一眼,低声说道:“血腥玛丽。”

        “血腥玛丽?”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相传西方有一位伯爵夫人,其五十岁时,容颜却犹如二十岁少女一般,而她这永葆青春的秘密,却是用纯洁少女的鲜血换来的,在洗澡前,她要喝下半升少女的血液,之后便开始用鲜血洗澡,据说,她每洗一次澡,都需要杀死两个少女,就这样,在漫长而又黑暗的五十余年里,总共有两千八百位少女被杀害,而所有的尸体都被其埋葬在了浴室下,她相信,少女们的魂魄能够给她带来永驻的青春。”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液,继续说道:“因为她常年用人血洗澡,身上总是带有血腥气,但她却从不用任何香水掩饰,任其自然,凭她身上携带的血腥味和其美丽的外貌,竟然产生了一种无可名状的妖异魅力,让无数青年贵族为其神魂颠倒,这位伯爵夫人死后,她的事迹被人广为传播,后人也因伯爵夫人的残暴与其美丽,将其称之为血腥玛丽,到了近代,青少年们为求刺激,创了一种通灵术,这种通灵游戏,和我们国内的通灵游戏大相径庭,据说,只要在午夜,将门反锁,人坐与镜前,左手拿刀,右手点燃尸油灯,无数次念着血腥玛丽的名字,血腥玛丽就会出现,并能赋予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可代价,却是要献上你新鲜的血液。”

        李西城愕然的看着我面前的蜡烛,低声说道:“所以,死者有可能在死前,曾经召唤过血腥玛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