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似曾相似的经历

第三十三章 似曾相似的经历

        有关于这家福利院的信息,我没有多问,只是在李西城和张晋吃完夜宵之后,我才拿出了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有关于这家福利院的信息。

        建康福利院是江北第一家民营福利院,1980年成立至今,被领养人已达上千人,而他也是至今为止回报利最高的福利院。

        只是,我爸去福利院干什么?是调查案件吗?还是去照顾那些孤儿?

        张智成的电脑里面,又为什么会显示出建康福利院的地址?那些数字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张智成真的就如李西城所说,在调查着什么?

        如果是,他到底在调查什么?

        还有,沈若房内的那张照片又是谁放进去的?会不会和那个软禁沈若的人有关?

        一连串的疑问告诉我,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但,当事人都已经死绝了,我该怎么去查?

        说实话,我脑子当时都快炸了,再加上腰间的伤口一直都在隐隐作痛,所以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林晚晚带着早饭来看我的时候,我还没有睡。

        “哥,你怎么样了?疼不疼?你怎么能这样,你要出事了,我和我妈怎么办啊。”林晚晚一进病房,就哭的梨花带雨的,任凭我怎么劝都劝不住,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任由她拉着我的手哭,反正也是单人病房。

        “这工作咱们不做了成不,家里又不是没有这个条件,再不行,我养你啊……”林晚晚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拿起一小勺粥就往我嘴里送。

        “……”

        “哎,你说话啊,我跟你说,这一次我可不是危言耸听,我妈回来了,下午的飞机,要是让她知道你受伤了,我估摸着她都能把你们警局拆了。”

        一听姑姑回来了,我浑身就打了一个激灵,随即下意识的从病床弹起,抱起床面上的衣服就穿了起来。

        从小到大,可以这么说,我姑姑可以让林晚晚喝粥吃菜,但绝对不会让我饿上一顿,可能也是因为我父母遭遇突变,她想对我好一些吧,当初报考警校,我也是趁着她陪着晚晚去国外的时候考的,不为别的,当初我妈嫁给我爸的时候她就是极力反对,可结果……

        所以,她对警方一直都没有好感,总觉得是这个职业害了我妈,害了我。

        好不容易说服她,来到这个派出所当了一个民警,现在要是让她知道我受伤了,她还不把整个刑侦二队给端了?

        “林晚晚,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跟姑姑说这事儿,你……你小心我把我们所里的麻子张介绍给你。”我指着林晚晚,一手捂着我的伤口,一手换着衣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哎呀,哥,我没说,你干什么啊,我妈这次回来是为了公司的事,也不光光为了我们,你先回去躺着,伤口裂了怎么办?”晚晚连忙上前,那一双纤细的小手更是不知道放在我身上哪个位置才好。

        我白了林晚晚一眼,随即说道:“行了,医生刚查完病房,估摸着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来,你穿上我的衣服躺在床上,我中午左右会回来,记住了,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说话间,我拿起外套就披在了肩上。

        “哥,你现在都三级残废了,还要去哪儿?我不同意,你要敢走,我现在就去叫医生。”

        林晚晚在这方面靠谱的有点儿过分,谁又能想到,就这么一个身材极品,长相俏皮的女人,堵起门来竟会这么凶狠,整个人就差没挂在门上了。

        “小丫头片子说什么呢?你看看,我这能走能跳的,有什么事儿,都他们医生大惊小怪,哥真的有急事儿,这样,哥答应你,12点之前一定回来成不?”我站在林晚晚面前,一脸委屈的看着林晚晚,双手合十,祈求道。

        “真的?12点之前你真的能回来?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把你受伤的事情告诉我妈,看我妈怎么收拾你。”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哥真的去去就回,就查个资料而已。”

        我直接将病号服丢给林晚晚,然后带上口罩就冲了出去。

        因为有伤在身,我并没有走的很快,所幸现在护士都跟着医生在查房,管理也并没有那么严格,所以我很轻松的就走出了医院。

        离开医院之后,我在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就来到了建康福利院。

        我最后还是决定来这里看看,说不定昨天晚上一直回荡在我脑子里的问题会突然在这里解开。

        我下车的时候,一辆宾利正悄然停在福利院的门口,想来应该是哪个有钱人来这里领养孩子的吧,所以也没想太多,跟门卫登记了一下,就直奔福利院院长办公室。

        别看这福利院历史悠久,其实这里也不算大,保安室过去就是一座四五层高的办公楼,而在办公楼后面,则是一个广场,大约和学校里的操场差不多大,而在这广场之后,则是那些孩子的生活区域。

        院长办公室位于办公楼的顶楼,我过去的时候院长不在,闲来无事,我也就只能在走廊处看着那些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玩起了捉迷藏。

        看着这些孩子欢歌笑语,好不热闹,我这沉闷了一个晚上的情绪也平复了许多。

        只是,这些孩子玩闹的同时,我一眼就撇见了一个年纪大约在五岁上下的男孩,他那低着头,整个人就这么卷缩在讲台旁的阶梯上,看上去,像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三分钟后,我拿着一袋旺旺雪饼直接就来到了这孩子的面前,并与其并肩而座,侧头笑道:“怎么了?不开心?”

        孩子并没有说话,还是将头埋在双肩之下,对于我的问话,也是充耳不闻。

        我摸了摸这孩子的头,再次问道:“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

        听到爸爸妈妈这四个字,小男孩的身子开始轻微颤抖了起来,紧接着,我听到了他的抽泣声,但他的动作,却还是没有改变。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在这孩子身上看到了我童年时的样子,幸运的是,我还有我姑姑,还有晚晚,而他,却只有孤独。

        “你要相信,你爸爸妈妈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我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苦涩的说道。

        可,就在我这手刚刚触碰到这孩子的后脑勺时,他竟突然起身,大声的冲着我说道:“我讨厌他们,我恨他们,你们都是坏人,大人都是坏人。”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就往住宿区跑了过去,这一边跑着,还一边大哭。

        看着这孩子的背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叫腾初一,父亲是个毒贩,以贩养吸的日子让他父亲变得狂躁,有一次,他父亲的毒瘾犯了,正巧碰上警方扫毒,他的父亲就挟持了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与警方对峙,在对峙的过程中,他的父亲在孩子面前亲手捅死了孩子的母亲,为保护孩子的安全,警方又当着孩子的面击毙了他的父亲,所以,不要介意,他的反应,已经很好了。”

        这时,一阵温柔的女声突然朝我身后飘来。

        我下意识回过头去,却在那一瞬间,被这个女人的长相给惊到了。

        不夸张的说,她可能是我见到五官长得最精致的女人,而那一袭乌黑长发更是被其轻轻地挽起,朝我走来时,空气中还带着一袭淡淡的茉莉花香。

        只等她走到我的面前,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下意识的将我手上的旺旺雪饼递给了她。

        “谢谢。”

        虽说唐突,但她还是接过了我的礼物。

        “一会儿,我会把你的礼物给初一的,你是第一次来吧?也是志愿者?”她仔细的打量着我的穿着,而后疑惑的问道。

        想来,她应该也是这家福利院的志愿者,不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志愿者,我倒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我来找院长有些事,院长不在,就来这里逛逛,这不是正巧碰到了那孩子么,对了,你刚刚说,那孩子……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亲……”我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在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我的遭遇。

        抗拒,暴躁,孤独,不愿让人靠近,周遭就像是形成了一个保护层一般。

        在很多年后,我一直都没有改掉父母的死给我造成的阴影,当年,我八岁。

        可这孩子……

        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疼,看着那个孩子,就像是在看我幼年一般。

        “很残酷吧,这里大多数孩子都是没有父母的,有的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有的因自身疾病,父母无钱医治,就像是丢弃一个不需要的东西一样丢弃在福利院门口,我们能做的,只能多给他们一些关爱。”

        她朝着那些孩子莞尔一笑,随后缓缓地坐到了我的身旁,对着我轻声笑道:“你好,我叫慕南乔,很高兴认识你,热心的先生。”

        我笑了笑,伸手道:“你好,我叫叶杨,充满爱心的小姐姐。”

        她的笑容很亲切,似乎她一笑就能让人忘却一切烦恼般。

        “南乔……”

        这时,一名年逾古稀的老人正缓缓地从办公楼处朝我们走来,慕南乔一见到这个老人,立马就像是一个孩子般的朝着老人挥了挥手,然后起身快步走到了那老人的面前,给老人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两人拥抱后,慕南乔朝我这边指了指,我疑惑的站起了身,然后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尴尬的朝着两人挥了挥手。

        “妈,他是来找您的。”慕南乔牵着老人走到了我的面前,在老人那慈祥的目光之下,直接朝我开口说道。

        我微微一愣。

        妈……

        很显然,这位站在我面前的老人就是这家福利院的院长,慕南乔和老人的年纪并不符合,要说孙女,我还能认一认。

        所以……穆南乔也是……

        “院长您好,我叫叶杨,这一次来找您,是想来跟您打听一下这个人的消息,您想想,有没有见过他?”说话间,我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院长。

        这张照片是我刚出生时和我爸的合照,因为我爸的工作特殊,所以我和他的合照几乎等于0,照片背面还写着叶杨三天纪念日,是我爸写的,而这张照片,也是这么多年支撑着我的唯一精神动力。

        十四年了,整整十四年了,我爸妈的事情就像是一根针一样无时无刻的不扎在我身体的每一处皮肉,有关于他们的消息,我问过,也查过,可我父亲是个卧底,按照规矩,就算这个卧底生死,他的信息也都是高度机密,所以,不光卷宗,就连我爸当年的那些同事,都碍于规章制度,对我只字不提。

        只见院长拿起照片,带上老花镜看了半响,随后便抬起了头,疑惑的问道:“他是你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