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建康福利院

第三十二章 建康福利院

        “方凡?你怎么来了?”我艰难的起身,可碍于伤口,江楠还是硬生生的把我按在了床上。

        和以往不同,方凡的神情明显要轻松了很多,可我知道,江孜的死,可能是他这辈子最过不去的坎。

        “你们先聊,法医院那边还有很多事,下午李西城会来,晚上我再来陪你。”江楠见方凡进门,朝方凡点了点头后,就拿起了一份放在我床头柜上的文件离开了病房。

        江楠走后,方凡这才坐在了我的身边,并将手上的果篮直放在了地上。

        “医生说没有伤到内脏,可你的伤口很深,愈合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你可能只能在医院住了,本来我是不想来的,但我想了想,还是应该来跟你告个别。”方凡看着我,会心笑道。

        “什么?告别?你要去哪?”我一个激动,直接反射性从床上跳起,这时,腰间一阵疼痛传来,我也没管那么多,立马问道。

        方凡朝我苦涩一笑,道:“这么多年,我留在江北就是为了江孜,我说过,等找到她之后,陪她去她想去的所有地方,我不能食言啊,再者,警队也不再需要我了,我留下来也毫无意义……”

        方凡的眼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我能看到的,全是一片黯然。

        他的心已经死了,在他得知江孜死讯的那一刻,就跟着江孜一起离开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方凡,说他痴情,也是痴情,能够守着一个女人三年,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男人能够做到,但,任何感情,都不能凌驾于法律法规之上,不是么?

        就像他说的,警队再也容不下他,而他,也能放下所有担子跟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去她所有想去的地方。

        虽说有些不舍,但我也能理解。

        “学长……”

        “江孜……”

        方凡眼含泪光,强撑着笑颜,顿了顿,朝我说道:“江孜是听了沈若和张智成的对话,得知张智成,沈若和方红当年正筹谋贩卖死婴后准备报警被发现,这才……她是个好姑娘,可是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好人总是没有好报。”

        “她用她的死,换回了当年的真相,替那些孩子平反,她的确是一个好姑娘,所以,我觉得她不希望你再为她的死而难过,我们总有一天,也会和我们逝去的亲人在天上见面的,为了那一天,你也应该好好活着。”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爸妈,他们死后,我没有去参加他们的追悼会,更没有为他们掉下一滴眼泪,我不是什么铁石心肠,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想看到我的眼泪,而我们总有一天,也还会再见面的。

        “是么?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好人没好报。”方凡的笑容略显苦涩,我知道,就连他此时的笑容,也都是用泪水堆积而成。

        “总之,谢谢你,叶杨,我也该走了,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说话间,方凡起身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他和江孜的照片,继续说道:“这张照片,就留个纪念吧,我不太爱拍照,你知道,万一……呵,没事,我先走了。”

        “方……方队……”

        我强撑着身子起身想要叫住方凡,可腰间的疼痛让我望而却步,看着方凡离开的背影,我最终,还是没有留下他。

        到了晚上,李西城带着张晋喜色颜开的走进了我的病房,这手上还提留了一些烤串。

        这整整一天了,其实我都没有吃过有味道的东西,所以看到这些烤串的时候,我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李队长,不用这么破费。”我笑着接过李西城手上的烤串,可我这手刚伸出来,李西城就像是护犊子一样的将烤串放在了身后,朝我说道:“你说什么呢?你这病人能吃这些?伤不想好了?”

        我满头问号的看着李西城,寻思这不是给我吃的,你们拿过来干什么玩意儿。

        可接下来这两个人的一顿操作才让我恍然大悟,只见张晋从身后那拿出一个保温盒,并将这保温盒打开,一股子浓烈的热气瞬间上腾。

        可……除了热气的味道,我真没闻出其他什么味来。

        我呆滞的看着碗内那白花花的大米粥,又看了一眼他们手上的烤串,满是疑问的说道:“你们该不会是没吃饭,寻思来我这和我一起吃?我吃白粥,你们吃烤串?”

        看着李西城和张晋自顾自的坐下,我意图伸手从桌上抢过烤串,可最后还是被李西城给截了胡。

        “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我就吃一根,青菜也行啊。”我抬头看着李西城,脸色涨的通红,直朝其说道。

        “想也别想,这碗粥呢,是江楠亲自熬给你让我们带来的,张智成虽然死了,但秦强和沈若他爸的死亡鉴定还有第三审,今晚她估计要忙通宵了,我来之前她还让我好好看着你喝粥,这不,我和张晋刚下班,怕你饿,街边买点烤串就陪着你来医院吃了,怎么样,够义气吧?”

        李西城的一字一句,就好比一把尖锐无比的刀子,他说的每一个字儿,都能把我的皮肉切割成两半。

        看着他两井井有味的吃着烤串,再看看我面前的白粥,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继而说道:“秦强的案子还有什么好查的,沈若的父亲不是他杀的,是秦强,而秦强,才是刘桂芳杀的。”

        “又是靠你的那些个猜测?”李西城拿起一串腰子直送入了嘴中,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猜测?”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沈若父亲的目标是秦强,而刘桂芳要杀的也是秦强,沈父的到来是意外,所以,当沈父和秦强起了争执,刘桂芳最可能选择的就是袖手旁观,很显然,沈父根本就不是秦强的对手,在秦强杀死沈父之后,刘桂芳这才动了手。”

        “证据呢?这办案总也不能靠你上下两片嘴唇一盆就结案吧?”李西城继续问道。

        我白了他一眼,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进门的时候,沈父已经倒在地上了,这脸上和脖子上都有一些不规则的淤青,这些伤痕,不可能是刘桂芳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造成的,只要江楠出了尸检报告,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不是么?而且刘桂芳身高并不高,沈父的致命伤是左胸,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刀子是至下往上的,如果是刘桂芳行凶,那么她当时应是向上握刀,这个姿势及其不协调,要杀人,有那么多钟姿势,为什么要用这种不协调的资质?不过说这么多也没用,等尸检报告吧,现场不是有凶器吗,就算指纹被覆盖,我相信江楠应该还是能够还原出凶器上的原始指纹。”

        我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粥,而就在我将这口粥送进嘴里的那一瞬间,我却愣住了。

        这粥……

        是甜的?

        我不爱吃甜食,但和江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总会收到各种各样的甜食,哪怕是菜里她都喜欢放一些糖。

        当时我记得我问过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甜食。

        可她却告诉我,她不喜欢吃,她只是想让我的生活变得甜一些。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变得很喜欢吃甜食,当然,仅限于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当时我认定了,这个女人,大概就是会和我过一生的人。

        但,阻隔在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东西太多了,年龄,父母,闲言碎语还有,我身上的仇恨……

        “我们在张智成死亡之后,在他电脑里面发现了一些视频,大多都是沈若在这三年里面的起居生活,相信那个给我们留下纸条的人应该就是张智成。”李西城一边吃着,一边朝着我说道。

        我微微一愣,瞥眼朝其说道:“不可能是张智成。”

        “为啥?”

        我放下了手中的调羹,看着李西城,低声说道:“张智成杀死沈若的初衷,应该就是想要隐瞒三年之前他曾经伙同沈若盗尸的事情,江孜的尸体一旦被发现,那么他在三年之前的事情,不就是一根随时都会爆炸的导火索?所以如果我是张智成,我不光不会让你们发现江孜的尸体,我还会亲自去把江孜的尸体取出毁尸灭迹,而且,在此之前,我并不是认识张智成,你应该也不认识吧?一个不认识的人,跟我们称兄道弟?你不觉得有点儿太匪夷所思了吗?”

        李西城想了想,一脸疑惑的说道:“这么说,那张纸条,是有人后塞进去的?”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其实我并不觉得沈若住在被监事三年之久都没有发现这个针孔摄像头,毕竟那个红点么明显,除非沈若是个瞎子,不然,她就是知道,在那里有人监视着她。

        而这个人,应该不会是张智成,如果是张智成的话,那他一定不会让江孜的尸体继续放在沈若家里,而是当断则断,直接毁尸灭迹。

        那么这个囚禁沈若的人……

        “哦对了,张智成的那个邮箱,好像有些问题,有被删除过的痕迹,我已经让靳岩恢复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还有一个好消息,这个案子的调查卷宗已经呈上去了,局长很满意,特令你调到我们组,至于方凡,我已经尽力了,他妨碍了司法公正,再加上他之前做过的一些事,上级认为,他已经不再适合留在警队了。”

        我点了点头,道:“方凡已经来过了,其实他早就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情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滴滴滴”

        我这句话还没说完,李西城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我见李西城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界面看了一眼,随即眉目微皱,放下手上的烧烤,疑惑的说道:“邮件恢复结果出来了,这个张智成……好像是在调查什么人,可也没写名字啊,就只有一个地址和时间段……”

        “地址?”

        我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李西城的手机,此时,手机上正显现了五个大字“建康福利院”。

        在这四个大字的左下角,则标注了198312.25,19900302.19910221,这几个日期标注。

        建康福利院……

        我的耳边突然发出一阵嗡鸣声,在我的记忆力,对这一家福利院似乎有些印象。

        是……

        我眉头紧蹙,看着这五个大字细细回想。

        突然,我猛地抬头,我记起来了,我记得……

        那是我爸完成任务回来的第一天,我爸穿着警服从门外走入,当时他还拿着一个牛皮文件,见到我之后,他放下了文件直接就把我抱了起来。

        而那份文件之上,正写着建康福利院这五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