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幻想性反人格障碍

第三十一章 幻想性反人格障碍

        十秒钟后,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打开天台大门,一阵冷风迎面而来,紧接着,只闻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顿时朝天台外侧传来。

        我暗道不好,直从楼道内跑上了天台,可下一刻,一抹鲜红色的血渍顺着一根手指瞬间向天空挥洒,顺着那阵鲜血看去,只见张智成正手持手术线,一把将已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刘啸天抓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连忙往一旁的高台后躲去。

        以我到张智成那边的距离,目测大约有五十米,如果直接冲过去,他的确是来不及将刘啸天勒死,但……

        他却有足够的时间,直接将刘啸天丢到医院楼下。

        而且按张智成的作案手法及作案心态来说,杀死沈若,方红及刘啸天的目的,大部分应该都是为了掩盖他当年的罪行,可能,也有一小部分是因为江孜。

        所以,既然他杀死三人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掩盖,我这要直接冲出去,他还不恼羞成怒?

        到时候我一点儿谈判的余地都没有。

        还不如,先行躲藏,至少在他没有发现我的情况下,刘啸天应该还没那么容易死才对,毕竟,如果他真的想要快速解决刘啸天,他倒也不会只割他一根手指了。

        我正好也能趁着这个时间,想想能不能找个隐蔽点悄悄地靠近。

        我背靠着高台旁,侧身打开手机并将手机调成了摄像模式探出,只见刘啸天此时正躺在地上抱着左手手掌痛的撕心裂肺,而张智成,则一手拿着手术线,一手将其手指捡回丢在了刘啸天的身边。

        “其实,当年你利用沈若来给我设下圈套的时候就该想到有这么一天,我记得你当时说过,既然做了第一次,那便是回不了头了,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放在最后一个吗?”张智成自刘啸天身旁缓缓蹲下,一手抓起刘啸天的下颚,脸色平静的可怕。

        刘啸天吓的连连退后大声叫道:“对……对不起,对不起,当年我还小,我还小,不是我,都是尹哥让我这么做的,我只是从犯,我只是……”

        “砰”的一声巨响,张智成一把抓起刘啸天的脑袋就往一旁的栏杆上撞了过去,一边撞着,一边更是愤怒的说道:“为什么出来了你们还不肯放过我,明明大家在这三年里面都相安无事,为什么你们还要做这种勾当,我好不容易忘记江孜,忘记那些肮脏的钱,你们为什么又要来找我,为什么……”

        从张智成近乎于疯狂的话语中,我似乎懂了一些什么,和我之前的猜测相差无几,张智成,就是三年之前的死婴盗窃案的另外一个嫌疑人。

        我趁着张智成背对我时,朝张智成轻挪了几步,紧接着,张智成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三年之前,你不光把我拉下了水,居然还去沈若所住的地方……江孜,你应该还能记得这个名字吧?对,就是那个被你任意玩弄的女人,其实,我第一个就应该杀你,可谁让沈若那个女人等不及了呢,她以为故技重施我还能上钩吗?想让我张智成身败名裂?三年之前不会,三年之后,也还是不会啊,对不对?”

        他这句话说完时,我离张智成的距离已经不到三米,可我这正准备蓄力扑向张智成时,李西城却突然赶到,并直拿枪指着张智成大声喊道:“给我住手。”

        就是这么一喊,我心头一凉,张智成一个回头就看到了我,而他下意识的举动,更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就像是不怕枪子一样,左手直把着刘啸天的腰间,右手更是顺力往外一拖,下一刻,刘啸天整个身子几乎都被拖到了栏杆外。

        “谁也别动,你们动一下我就松手,你,给我往后退,把枪给我放下。”张智成的动作一气呵成,从而导致我这个距离,根本连扑上去的机会都没有,不为别的,我靠近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右手还拿着一把刀子。

        我缓缓的抬起双手,看了李西城一眼,而后缓慢的往后退了两步,后者更是拿着手枪,缓缓地走出天台大门,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将手枪放在了地上。

        “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我退到了李西城身旁,无奈的说道。

        “鬼知道你能不能搞定。”李西城白了我一眼,无语的说道。

        很显然,李西城能找到这里,说明他也想到了我想到的,只是现在情况的确变得有些棘手,原本我是准备先救下刘啸天再说,可李西城这么一来,情况只可能会更糟糕。

        我想了想,缓缓地将双手居高,而后朝着张智成轻声说道:“张主任,刘啸天应该是你要杀的最后一个了吧?那么大费周章的切断医院的电源,绕过重重守卫,把一个大活人绑到天天来应该很费劲吧?那么费劲,是想在你杀了人之后,再利用你手上的钓鱼线将这天台大门封死,做成密室杀人案?之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了?我说的对吗?”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跟张智成拖延时间,李西城既然敢一个人上来,估摸着也做好了嫌疑人挟持人质的准备。

        不得不说,他的确很优秀,毕竟挟持这回事儿,周边的人越多,给嫌疑人的压力就越大。

        不过……

        我笑了笑,这余光直瞥了一眼对面的大楼,一阵寒光顿时刹过我眼前。

        想来,李西城早已部署完毕,但……

        能开枪吗?

        只要狙击手一开枪,不光张智成,就连他手上的人质都会一起丧命。

        “真是个碍事的东西,既然都被你们发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要不是你们警方废物,抓不到这些人,我现在又怎么会在这里?”

        张智成这一番毫无逻辑的话,顿时让我心头一凉。

        他……有幻想性反人格障碍?

        不会这么梦幻吧?

        所谓幻想性反人格障碍,其实很好理解,做出不同常人的事,理解出不同层次的解释,就比如说,刚刚他和刘啸天的那一番对话,其实已经间接性的承认了他的确跟三年之前那一桩死婴盗窃案有关。

        但他却又不想承认,他的内心一直都很纠结,包括三年之前案发时所作的事情。

        他当然知道做这件事情不对,却依旧做了,做了之后又相当后悔,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及时反省,而是责怪外界因素,比如警方办案不力,比如沈若威胁等等等等。

        “是啊,当年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抓了你和沈若还有方红,说不定……江孜就不会死。”我看着张智成,面无表情的说道。

        提及江孜,张智成明显一愣。

        “张智成,你觉得自己很伟大对么?杀死沈若,方红,并且让他们一样做出忏悔状,是想要说什么?告诉三年之前被你们杀害的那个女人,你是有多么爱她吗?还是告诉她,她的仇你已经替她报了?”我看着张智成,一字一句的说着,而我,也趁着张智成不注意,慢慢的挪动着。

        “你放pi……江孜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对,是沈若杀的,是沈若……”

        “不……是你杀的……”

        被悬挂在栏杆外的刘啸天大声的嘶吼着,也是这一阵嘶吼,让张智成在下一刻,瞬间就安静了起来。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栏杆外的刘啸天,随即瞪大了双眸,暴怒道:“你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那么爱她,又怎么可能杀了她,死到临头了,你再说什么,你的下场还是一样,就是死。”

        “真的,真的,那天,那天沈若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女同事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交易,但是这个女同事跟你关系很好,问我能不能留条命,我知道,她口中的女同事就是江孜,我见过她,她很漂亮,所以……所以我没把持住我……”

        “你给我闭嘴。”刀子一下抵住了刘啸天的咽喉,看样子,张智成的情绪已经到达了顶点。

        我和李西城对视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下一刻,我快速向前跑去,李西城则跟紧了我,一边朝对面大厦摇着头,一边直冲到了张智成面前。

        几秒钟后,我单手撑着栏杆,另外一只手,则直搂住了刘啸天的腰,而李西城也紧随其后,可他却慢了那么几秒,当我抱着刘啸天的腰抬腿正要朝张智成踹去的时候,只觉背后微凉,再然后,一股子撕裂般的疼痛顿时从我背上传来。

        “都去死吧……”

        张智成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用尽了全力想要将我和刘啸天翻下栏杆。

        “砰”的一声巨响,张智成的脑门直接被对面楼顶的狙击手打穿,而我,则被李西城直接连着刘啸天一同抱下了天台。

        “叶杨……叶杨……喂,医生……医生……”

        其实我只记得那天李西城把我抱下天台,在之后的事情,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据说我下来之后,满背都是血,把李西城吓的不轻,直接把我扛在了肩上冲到急症室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伤原本只要休息一个礼拜,却愣是惹得我伤情加重,在医院住了两三个礼拜。

        我只记得我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江楠,江楠告诉我,张智成在当晚就被当场击毙,警方在张智成休息室内发现的实验用品里找到了曼陀罗碱和酚酞的成分,而经过鉴定对比,也已经确定在张智成办公室内找到的那一件血衣,正是凶手行凶的装束。

        我躺在病床上,看着江楠滔滔不绝的在我面前说着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我刚刚认识江楠的时候。

        其实,她是一个特别好相处的人。

        她是再婚家庭,当初父母离婚,为了财产打了很久的官司,父亲,母亲这边都亲戚也都水火不相容,她告诉我,和死人打交道,不用费脑而且还能舒缓情绪,但和活人打交道,她可能要做折寿十年,所以,久而久之,她对人不闻不问,却对那些不会说话的尸体……

        “咚咚咚”

        就在江楠跟我讲述刘啸天审讯时,我的病房大门,却被缓缓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