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下一个目标(二)

第二十九章 下一个目标(二)

        “最爱的男人?”李西城匪夷所思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沈若,江孜,两个女人之间有一个共通的联系,那就是沈若口中,那个她曾经最爱的男人。

        “江孜的父母都在外地,虽在三年之前也曾在江北小住过一段时间,但那也是为了寻找江孜,寻找无果之后,两人就返回外地继续做起了生意,而他们如果知道自己女儿已经被杀,是绝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再说方凡,即使前面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方凡不是杀死沈若的凶手,那么这一次呢?方凡现在应该还在二队拘留室吧?所以方凡的嫌疑也可以排除,那么沈若口中,那个被江孜抢走的男人,就有很大的嫌疑,我想,这个男人应该很爱江孜,所以……”

        “这个男人是谁?”李西城直接问道。

        “这个,你要看方红进入手术室之前,有谁曾经光明正大的进过手术室,而这个人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手术室且在方红死亡之后,一直没有在监控视频范围内出现过的人,只可惜现在整个医院内的监控都已经不能……”

        “谁说不能用了?”突然,一阵低沉的男声推开了监控室大门,我抬头一看,一下就愣住了。

        只见靳岩喉口包裹着一块厚厚的纱布,血渍也开始往外渗透,只是还没等到开口说话,他就抱着电脑从我身旁将椅子抽出,而后又直接坐在了那监控九宫格面前,低声说道:“我现在不太能说话,在我工作的时候不要和我说话,给我五分钟。”

        说完这句话后,靳岩面无表情的打开笔记本,随即确认这监控终端的电源并没有被拔掉,又将他的电脑连接到终端之上,不到三十秒,这台终端监控系统,竟就这样在我们面前亮了起来。

        “瞧瞧,这技术,得亏没去做黑客,不然浪费了一块好料子。”李西城见监控器重新亮了起来,当即得意洋洋的抱着双臂道。

        我无奈的白了李西城一眼,能在这个关键时间吹牛皮的,估摸着也就只有李西城了。

        不过话也说回来,靳岩的这个技术,也算是没的说,能在这么一点时间内将监控系统恢复成这样,我想江北应该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靳岩直接拍停了其中一个画面,随即又将画面放大,紧接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就这么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之内。

        “这个人,应该就是既方红上一台手术最后一个离开手术室的人。”靳岩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略显艰难的说道。

        “这里……是哪里?应该不是手术室正门吧?”李西城侧身挤过我,直接来到了这监控画面之前,低声问道。

        然而,就在李西城问出这句话的下一刻,我伸手直接调取了今天下午方红案案发时的监控录像。

        方红的那一台手术是从两点十二分开始的,所以,我直接将画面切到了十二分,那时,手术室内正站了三名护士及两名助理医师,而方红并未出现。

        直到十四分的时候,其中一名护士缓缓倒地,然后又是另外的护士及助理医师,等到十八分时,方红这才从手术走廊内走入手术室。

        也就在方红走入手术室的那一瞬间,一名穿着白大褂,头戴手术帽,面戴口罩的男人直接就从方红的身后将其推入手术室。

        方红被推到在地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极度惊恐的表情,她亲眼看着那个男人关上手术室大门,还来不及叫喊,那个男人顺手就从口袋里面拿出钓鱼线,勒紧了方红的喉咙直将她整个人都拖到了手术室中央。

        期间,方红一直都在挣扎,而在二十三分钟时,我看见方红自这个男人身上抓下了什么东西,直送入口中,下一刻,方红再也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了。

        一整个杀人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的顺畅,他甚至在离开之前,还曾矗立在摄像头之下三四秒,但始终没有抬头。

        到了二十五分,这个人才缓缓地从手术室内离开。

        按照这个男人的离开路线,我们追到了手术室后门,但奇怪的是,自这个手术室后门离开之后,这个男人就再也没有进入过我们的视野。

        包括在这其中,和这个男人相像的身形及走路姿势,都没有任何发现。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要么就是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监控的视野,要么,就是在这手术室后门的监控范围到下一个长廊的监控范围内,消失了。

        想到这里,我拿出笔记本,直接就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个地形图。

        手术室的后门直接连接医生办公室,而在医生办公室内,并没有任何监控,直到长廊……

        “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

        靳岩和李西城见罢,立马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手表,道:“案发时间距离现在还不到半个小时,凶手应该还来不及处理那件带着血渍及掉了一颗纽扣的衣服,李队,能不能申请搜查令……”

        “不用了,局长说事急从权,我们先搜,再去申请调令也是一样的,靳岩,你先回病房……”

        “靳岩,你能帮我查个资料么?那份资料就在区档案库里。”李西城的部署还没有说完,我直接开口,正对着靳岩说道。

        “把你要的资料信息给我,我现在给你查。”靳岩直接说道。

        我点了点头,顺手将三年之前那一桩贩卖死婴案的标题写给了他,继而说道:“我要这里面唯一一个存活着的资料,没有意外,这个人今年应该已经出狱了。”

        “好,给我三分钟。”靳岩说完,直接转身,那一双纤细的手指,更在电脑上飞快的游走。

        “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对于我的打断,李西城也没有着急,只是拿起手机,给张晋布置起了任务。

        “在三分钟里面,我很难跟你解释这一切,我只能告诉你,沈若江孜的矛盾,是从这一起案件开始的,而三年后,沈若身死,也是凶手想要将这一案件结束,在当年的这个案件中,那名未成年是唯一的存活者,但,你要知道,当年的这一起死婴贩卖案,抓到的几乎都是销售者,并没有任何货源提供者。”

        “沈若和江孜,就是货源提供者?”李西城顿时皱眉,朝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不,沈若和江孜,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是货源提供者,正巧了,我的一个同学在三年之前也曾在新华医院生产过,只可惜孩子早产,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死胎,但奇怪的是,当沈若喊他去认尸时,那一具死婴竟是一具大约七八斤重的成婴。”

        “狸猫换太子?”李西城惊讶的说道。

        “恩,当年替我朋友他老婆接生的,正是这件案件的被害人方红,而沈若,则是照顾病患的护士,所以,这件事情方红不可能不知道,按照这样推论下来,当年应该是江孜知道了一些什么,被沈若贼喊捉贼不说,竟还将其灭口了,但,我并不认为凶手这么做,仅仅只是要为江孜报仇。”

        说到这里,李西城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前者看了我一眼,顺手就出门打起了电话。

        如果我推测没错的话,这个凶手,应该也是当年和沈若一同盗尸的同谋。

        不然,他为什么要在三年之后才杀死沈若和方红?

        要报仇的话,方红的目标这么明显,早就应该死了不是么?

        “怎么样?”我半撑在监控台上,看着靳岩电脑上的乱码,低声问道。

        突然,他双手停顿了一下,拍了拍回车键,一份资料瞬间就显现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