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下一个目标(一)

第二十八章 下一个目标(一)

        走进手术室的时候,江楠正蹲在地上对那名医生的遗体进行初检,而魏黎和其余三名刑警也在对现场进行地毯式的勘察。

        我抬头往天花板看了一眼,在天花板之上,有两个中央空调,空调扇呈被打开的状态,可空调却未被打开。

        紧接着,我缓缓地走到江楠身旁,朝那女尸看去。

        “哎哎哎,叶警官,快……”我这还没走几步,一阵紧张的男声就从我侧前方传来,只是,当着阵喊叫声还没完全停止的时候,一个脑袋正一路带血的滚到了我的脚边。

        低下头去,我与这方红四目相对,可下一刻,我瞬间就记起了这个女人。

        她……

        不就是中午的时候插嘴让张智成去吃饭的女医生么?

        “怎么样?江科长,有什么发现?”这时,李西城拿着几份口中匆匆进门,直朝江楠问道。

        后者当即回道:“死亡时间在半个小时前,死亡原因应该是有人用利物切断了死者的颈动脉,从而导致死者失血过多而死亡,死者周身有撞伤及擦伤的痕迹,有局部尸僵的情况出现,双手手掌处有明显的丝状印记,相信是死者死前与凶手搏斗时留下,还有,我在死者的喉管内找到了这个。”

        江楠朝魏黎看了一眼,后者直将一枚被装在证物袋内的纽扣递给了李西城。

        纽扣大约小拇指大小,透明,在那四个纽孔处还留有两条被撕扯之后残留的线条细丝,细丝之上也是沾满了鲜血。

        想来,应该是方红临死之前,为了给我们留下凶手的证据,这才将这颗纽扣吞下的。

        想到这里,我再次抬头朝这天花板的四处角落看了过去,这无意间竟让我发现在天花板左上方以及右后方都有一个感应式摄像头。

        所谓感应式摄像头,其实顾名思义,只要这个房内进了人,摄像头就会启动。

        而在这摄像头的正下方,还有一个小红点在微微闪烁。

        我缓缓地伸出了手指,朝一旁的刑警轻声问道:“这个摄像头……”

        “第一时间我就让人去监控室取录像了,相信很快……”

        只是,李西城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急促的男声顿时出现在了他的对讲机内。

        “李队,小陈小李在监控室遭人袭击,监控资料全部被盗……”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头猛地一怔。

        现下,刑侦二队的所有警力几乎全部都在医院,居然还会有人在这种情况之下袭击刑警,将监控资料盗走?

        他难道就不怕被警方发现,直接将其逮捕?

        除非,他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是那一段视频吗?

        在视频中,清楚的录到了凶手的脸?

        不对,一般,像在监控摄像范围内行凶的人,几乎都会带上口罩或帽子,我们国家到现在为止,面容识别技术还不是特别全面,更别说仅靠着身子,就能识别的技术软件了,所以,凶手来盗取这个视频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

        我跟着李西城来到了位于三楼的监控室,此时,监控室内早已空无一人,可监控室内的终端,却一直处于黑屏状态。

        “小陈和小李怎么样了?”李西城别过头去,对着门外的一名刑警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立马说道:“没什么大碍,只是被打晕了,我问过有没有看到是谁打晕了他们,但……”

        不用说,如果他们看到了凶手,现在恐怕也就不是被打晕那么简单了。

        “当时应该有保安吧?”我随口问道。

        那名刑警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的,按照小陈说的,当时他们进去的确是有保安,但是因为需要调取相关资料,他们不方便在场,所以就把保安叫了出去,只是保安出去之后就发生这种事情了。”

        “等等,叫了出去?当时保安室里面一共有几个保安?”我略显疑惑的问道。

        那刑警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一个啊,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回话后,李西城顿时眉目微皱,道:“一个?你见过那个监控室,只有一个保安值班的?”

        的确,一般来说,不管是企业也好,医疗机构也罢,只要有监控室,不管男女,值班一定会有两个以上在场,一个配以巡逻,一个配以监控或互相交替。

        如果说,在小陈和小李进入保安室之前碰到的那个保安是真的的话,那么距离他们被袭击到现在怎么也有十五分钟了,另外一名巡逻的也应该回来了。

        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恐怕……

        “李队,我们在三楼的杂物房里面发现了两名保安,他们声称是被打晕了之后带到的杂物房。”这时,李西城的对讲机再次响起。

        李西城叹了口气,脸色凝重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一下就关上了这座保安室大门。

        “你怎么看?”见四下无人,李西城朝我轻声问道。

        我想了想,随后双手撑着面前的九宫格监控器,轻声说道:“那个杀死沈若,方红的凶手,应该就在这家医院。”

        李西城也点了点头,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香烟,却并未点燃,随即走到墙壁旁微靠,道:“我在空调风扇上,发现了一些白色的液体,应该是谜药,想来,凶手应该事先将谜药涂抹在空调的风扇之上,方红带着病患及护士来到那间手术室内进行手术时,因天气寒冷,所以选择打开了空调,这空调一开,风扇自然会将这些谜药吹到手术室内,这样一来,在手术室内的所有人,都会在几分钟内失去知觉,能够这样做的,除了医患人员之外,应该还有……。”

        “不,应该只能是这里的护士和医生。”我脸色凝重的看了李西城一眼,低声说道。

        李西城眉目微皱,立马问道:“为什么?”

        “这里是公众场所,医院内部所有的空调都可以自主关闭,但就手术室不能,因为病患的病情复杂,其中也有冷热病,所以,手术室内的温度基本上都是恒温的,而且手术室内的空调应该不会被关闭,毕竟医生每日的手术几乎都被排满了,什么时间要用手术室,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手术室不会空缺,一开一关,很难让手术是内部永久恒温,所以,你的这个推断,是错的。”

        我顿了顿,习惯性的摸了摸鼻梁,继续说道:“我是凶手的话,要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杀死一个人,或许我也会选择在风扇之上动手脚,毕竟,我如果知道方红的手术时间,我就能在方红前一台手术之后在风扇上撒上谜药,剩下的,就是等待。”

        “可是,时间上,护士和患者,要比医生进入手术室还要早上那么十几分钟啊,他怎么能确定,药效在医生进入之前,没有挥发?”李西城疑惑的问道。

        “其实护士是什么时候晕倒的,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方红最后进了手术室,而且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方红真的中了谜药,那她的身上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的擦痕,而放在一旁的设备又为什么会那么凌乱,很显然,两人搏斗过,只不过方红最后死了而已,当然,这个推论也可以被证实,只要等待江楠的尸检报告出来,她体内的谜药有多少,自然就会真相大白。”

        “那这个凶手……”

        “这一切,应该都跟那一件死婴案有关。”我抿嘴说道。

        沈若和江孜在三年之前,当着所有人的面互相指责,没有人知道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只知道他们两人在那一次大吵之后就已经失踪了。

        那么,将目光重新回顾到三年之前,于博将他的妻子送入新华医院开始。

        于博的妻子因为早产而导致婴儿胎死腹中,为其进行手术的,正是当年担任妇产科副主任的方红。

        之后,沈若让于博去认尸,从未见过孩子的于博在见到了那个所谓的婴儿之后,稀里糊涂的签了字。

        这一系列的糙作,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但却隐藏着某个阴谋。

        因为于博当时看到的孩子并不像是早产,所以我推测当年他的孩子早就被人狸猫换太子了,那沈若又为什么这么做?

        最符合常理的原因应该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于博的孩子,当年并没有死,而是顺利生产了,但沈若不能把孩子交给于博,为什么?呵,活着的孩子,可要比死了的值钱多了。

        如果真的像我的推测一样,那么为于博妻子生产的方红,应该也知道事情的真相。

        基于这个逻辑点的推论,凶手在杀了沈若之后,又为什么要杀死方红的依据,就有了。

        知道沈若和方红这一行为的人应该不多,毕竟那是犯法的,而且一旦被发现,轻则十数年,重则,可是要被判死刑的,所以他们两个人,应该不会对自己人以外的人说。

        最亲的人?

        沈若就连她父母都没有提及过,又会跟谁去说?

        还是江孜得知了她们的阴谋之后,又告诉了别人?

        沈若……江孜……

        我猛然回头:“对,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