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令人震惊的数字

第二十七章 令人震惊的数字

        此时,林晚晚正穿着一件丝质睡衣,微湿的秀发让田博允整顿时惊的合不拢嘴。

        “哥……”

        和往常一样,林晚晚一见到我就像是一只树袋熊一样直挂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着晚晚,顺势就从一旁的吧台上拿起一个筛盅直朝田博允丢了过去:“不想变瞎子就把你的眼睛给我闭上。”

        在面对林晚晚的问题上,我从来都不会开玩笑。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什么亲人的话,那可能也就只有林晚晚和我那远在海外的姑姑了。

        自我爸妈去世之后,我一直跟着我爸的同事们生活,而派出所内,也为我制定了一张轮值表,礼拜一跟着谁回家,礼拜二又跟着谁回家,我一下子,好像多了许多关心我的人,可只有我自己知道,他们可能是真的喜欢我,但他们的家人,却并不是那么认为。

        直到那天,我姑姑从国外赶回,拉着林晚晚的手抱着我失声痛哭,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亲人。

        之后的几年,我一直都和姑姑还有晚晚生活在一起,一直到我十六岁那一年,晚晚越级考入了国外的某名牌大学,我能看得出来,姑姑想出国照顾晚晚,但碍于我的存在,她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照顾我。

        但我并没有同意,甚至我衍生出了叛逆期的假象,想要让姑姑放弃我,可她没有,我不会忘记半夜十二点,我坐在隔壁楼道里,听着姑姑和晚晚满小区找我时的情形,那个时候我就决定把他当成妈,把晚晚当成亲妹妹一样的对待。

        “哥,这几天你都去哪了,打你电话不接发你消息不回的,是不是最近工作特别忙啊,忙就别干了呗,等着回去继承我妈的家产多好啊。”

        林晚晚不重,只有八十多斤,但她那一双手就跟钳子一样的搂着我的脖子,让我有种被挟持的感觉。

        “咱们有什么话,先下来再说行吗?田博允还在呢。”我一脸无奈的看着晚晚,撇嘴说道。

        可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下一刻,林晚晚直朝田博允瞪了一眼,后者立马跟个怂包似的拿起扫帚就开始扫起了地来。

        这时,晚晚顺势就从我身上下来,拉着我的手直走到了一楼沙发上,挽着我的隔壁,亲密的说道:“哥,我说真的,要是这份工作很累,就去我妈公司上班啊,反正她在国内的公司这么多,给你两三家经营也不是问题,何必呢,每天起早贪黑的,拿着三四千的工资,给谁花啊,最重要的一点,我还每天找不到你,哎呀,你就答应我嘛。”

        我无语的看了一眼林晚晚,随即郑重其事的对其说道:“林晚晚,满打满算,你也算是一个大姑娘了,穿成这样你就敢下楼,就不怕被人拍照传上网?还有,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啊,别每天一见到我就跟树袋熊似的挂在我身上,我又不是树,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我哥最好啦,我最喜欢我哥啦,你不舍得这么对我的对不对?”林晚晚一边说着,那一双不安分的手竟又搂着我的手腕,整个身子就这么靠在了我的身上。

        这小妮子,说实话,我是真的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不过,哥,这个点,你可是一次都没有来过店里,难道是今天你休息,要带我吃饭去?”林晚晚一下就把脑袋靠在了我的胸口,撒娇道。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无语的说道:“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今天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田博允帮个小忙,不过,他似乎是不太乐意。”

        然而,就在我说出不太乐意这四个字之后,林晚晚顿时皱眉,伸手拿起一个抱枕就朝田博允丢了过去:“我哥的忙都敢不帮?你胆子挺肥啊?”

        田博允也算是一个吃软怕硬的家伙,被晚晚这么一人,刚刚面对我那种高傲的神情此时全然消失无踪,剩下的,也就只有在晚晚面前嬉皮笑脸的神情。

        “晚晚,杨哥的事儿我怎么敢耽搁,只是他的这个忙可不是什么小忙,哥,你也知道,现在都到年底了,黑市大大小小的摊贩多少都有些私藏,为了避免警方发现,他们最近行事都很谨慎,要带你进去可以没问题,可你的这个身份太敏感了,你也知道,这整个江北市只要登记在册的警员资料,他们人手一份,别人或许我还能答应,可你……说实话,要是被发现,别说我,就连晚晚都会……”

        我倒也没有想到,黑市的人手竟伸的这么长,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想通,江北的黑市如此惧怕警方,警方为什么不端掉他们的老巢?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晚晚,低声说道:‘晚晚,你先上去换套衣服,我有点事和田博允说。’

        只见晚晚小嘴一倔,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田博允,一边起身一边小声嘟囔道:“什么事嘛,连我都不能听,再也不喜欢你了。”

        随着晚晚的关门声,我起身就来到了田博允身旁,轻声问道:“既然江北有一处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警方不……”

        “哪里有这么简单?你以为黑市只是一个地方?的确,表面上的黑市,贩卖的都是一些古董,翡翠甚至于我们小时候玩过但现在却买不到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只存于一个表面,想要去更深层次的地下黑市,就连我都很难进去,我想,你要去的地方,就是这里吧?”田博允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说道。

        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最近在查一个有关于死婴盗窃的案件,我想知道,那些人把死婴偷来之后,都送去了哪里。”

        别看田博允才这点岁数,但他在江北的人脉可要比我广了很多,特别是那些不能见光的东西,他都门清,所以我每一次有了难题,都会来询问他。

        久而久之,我们之间,也形成了一个上下线的关系。

        “死婴?我倒是知道一些,据说有些人以婴为食,还说什么吃了它们能美容养颜,而且有这么一段时间,这种东西很流行,一旦东西流行,那么市场稀缺量也很大,所以那一段时间,警方抓了不少贩卖婴儿的团伙,不过,黑市的这些大佬都挺讲义气的,利用婴儿来赚钱的这种行当,不能说没有,但是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黑市的这些大佬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做了,所以现在几乎没有人会在黑市贩卖这些东西,毕竟太不人道。”田博允看着我,缓缓地说道。

        “那个时候?什么时候?”

        田博允想了想,随即拿出手机,翻了翻手机上的新闻,随后便将手机递给了我,轻声说道:“16年的12月30号,江北市查获了一桩最大的死婴交易团伙,总共十六人,年龄最大的五十六岁,最小的只有十六岁,除去未成年人,其余全数都被判了死刑,而且,就连最后的探视权,都被法院剥夺,那是一件令江北市为之一阵的恶性犯罪团伙,但碍于其中一个小孩还未满十八,法院只判了他六年劳教,算算时间,如果表现好的话,应该已经被放出来了。”

        16年的12月30号……

        那不就是沈若失踪当年吗?时间完全契合,难道……

        “你跟晚晚说下,我改天再来看她。”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便快步离开,而就在我刚打上车准备去江北市档案处调取当年的档案资料时,一个噩耗如期而至,一名名叫方红的妇产科医生被发现死在了手术台上,而其死亡状态和沈若如出一辙,更令我意外的是,案发地,竟又是新华医院。

        “师傅,去新华医院,快……”我拍了拍司机师傅的后座,大声说道。

        “好咧。”

        随着师傅的一声吆喝,车瞬间加速,直在江北市的街头快速飞驰。

        等我来到新华医院的时候,片区民警已经在医院外拉起了一道警戒线,可能因为案发时和发现死者时的时间点有些相似,所以我赶到的时候,这家医院已经戒严,除警方的人之外,所有人都不能进入,也不能出去。

        我穿过人群,直接跨开了警戒线,来到了三楼妇产科手术室外,正巧碰见了李西城正和张晋布置任务,见我前来,张晋朝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进入了手术室,而李西城则双手插着腰,脸上微带怒气的说道:“他娘的,要么不来,要么全来,我说最近江北到底怎么了,到处都是命案?”

        看着李西城那涨的通红的脸颊,我连忙说道:“死者是新华医院的妇科医生?”

        李西城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不然呢,整个手术室,伤者没死,护士没死,就一个医生死了,我真的是……”

        我眉目微皱,顿时问道:“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当时在场的,不光有患者,还有死者和护士?”

        “对啊,就是这么奇怪,当时我们正在检查太平间和询问医生,突然就有个护士跑来说,孟红副主任在做手术的时候死了,其他护士也被迷晕了,也真是中了邪了。”

        “我能进去看看吗?”我看着李西城,缓缓地问道。

        后者朝我厌烦的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江楠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