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尸缸

第二十五章 尸缸

        于博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能回忆起来,只说当时沈若照顾他妻子的时候非常认真,到最后她们两人竟就这样成了闺蜜。

        我看着于博,继续问道:“你再仔细想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特殊的事情。”

        “特殊的事情……哎,我这还真有一件,我觉得那是我老婆流产的第二天,按照惯例,我们家属要签署医院处置孩子尸体的意见书,当时也是沈若给我拿过来的,只是在签署之前,她告诉我按照流程,我们需要确认尸体,但由于孩子还太小,再加上考虑到我妻子现在的情况,她并不适合认尸,所以就要求我过去。”

        于博停顿了一下,又仔细回忆道:“我没有见过孩子,当然不知道孩子长得什么样子,我也不可能让我老婆过去认尸,所以当时我的意愿是放弃认尸,但后来沈若说既然我身为他的父亲,最后一面也还是需要去看的。”

        他当时还吐槽这个医院的流程怎么这么多,但还是跟着沈若去太平间看了一眼。

        “我记得,当时那具婴儿尸体已经完全僵硬,我就看了一眼就让沈若盖上裹尸布了,但是现在回想,当时孩子是早产,早产儿的身子应比一般婴儿的大小要小的很多,而且当时虽说孩子已经死了,但我记得医生也报过孩子的体重,是,两斤不到一点,想想,那个我见的孩子,应该……没有八斤,也有六七斤重了。”

        听到这里,我瞬间恍然大悟了起来。

        “哎,叶杨,这事儿我怎么越想越蹊跷?难道当时我认错尸了?”于博想着想着,匪夷所思的看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恐怕不是认错尸了,是沈若故意拿了一具死婴尸体来给跟自己孩子素未谋面的于博相认的。

        那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你也不知道那具死婴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我看着于博,缓缓地问道。

        于博点了点头,道:“我没有进产房啊,一直在产房门口等着,我记得当时给我妻子接生的大夫是妇产科副主任,她开门就跟我说孩子不行了,在悲痛过后,我妻子也出来了,我就陪着她去了病房,全程都没有接触过孩子,等等,叶杨……你说,会不会是……当时我认的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转着面前的茶杯,说实话,于博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聪明,但也能理解,当时情急之下,他哪里还能考虑那么都。

        不过于博这后知后觉的……未免也太迟了一些。

        “你是今年任的职?”我问道。

        “是的,我今年刚毕业,本来国外一家心理辅导中心找我过去任职,不过,我老婆最近又怀上了,这不是,为了老婆,就留了下来,哦对了,就是刚刚那个张主任,他人不错,我带我老婆来做产检的时候正巧碰到了他,闲聊了几句,说这里正巧在招收心理学博士,他就顺带给院长推荐了我,哎,我刚听张主任说,你是沈若的表哥?怎么会这么巧?不过,你不是只有晚晚一个表妹吗?”

        “你那儿来沈若这个表妹啊?而且我也没听你提过啊。”于博继续追问道。

        我老脸一红,连忙说道:“那……那不是远房表妹么。”

        于博似有非无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还没问你,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咚咚咚”

        突然,于博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前者看了我眼,起身就去开了门。

        让我意外的是,在于博办公室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李西城。

        “你好,现在是吃饭时间,如果要看诊的话,下午两点……”

        “跟我出趟现场。”李西城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默默地朝办公室内看了一眼朝我说道。

        我眉目顿时紧蹙,出现场?

        难道又有案子了?

        我立马起身,不由分说的就跟着李西城来到了位于这家医院底层的太平间内。

        我们赶到的时候,正巧遇见了江楠,后者看了我一眼,一边有素的带上手套,一边朝李西城问道:“在停尸房发现尸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听说你们二队的人绝大部分都在现场吐了?什么怪毛病?让他们现在给我弄干净。”

        要说江楠这辈子最尊重谁,死者,那绝对是第一号的,她个人生活可以邋遢,房间也可以杂乱不堪,但绝对不允许死者被安放在杂乱的环境之中,说实话,这个怪癖,我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反正我自从认识她之后,对于事物的整洁程度,也有了一个质一样的飞跃。

        “现场……的确有些恶心,这也不能怪他们,好在他们吐的地方没有任何物证,我已经让人去清理了。”李西城一边走着,一边朝着江楠解释道。

        “现场什么情况?”

        李西城看了一眼面前的太平间大门和依旧在太平间门口蹲着呕吐的刑警,低声说道:“十分钟前,停尸房管理员吃完饭回来检查停尸房的时候,发现停尸房内多了一口大缸,缸内积存着不少骸骨,甚至还有尸水,所以现在整个太平间内都充斥着一股腐臭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进去,会瞬间翻江倒海的原因。”

        说话间,我的胃酸也开始强烈的翻滚了起来,这股味道很浓,就好像是一百只老鼠在我鼻前腐坏一般,这种味道很刺鼻,让我想起了那种一个月都不会冲一次的公用厕所。

        我连忙捂着鼻子和嘴,见李西城朝我冷冷的看了几眼,也没有说话,直接就跟着江楠和李西城带上口罩,来到了那一坛大缸前看了一眼。

        说实话,虽然带上了口罩,但这种刺鼻的味道依旧让我的胃酸卡到了喉咙口,哪怕是一句恶心的话,都能让我立马蹲下呕吐。

        但,江楠似乎有些兴奋,她那鼻子就像是闻不到一点儿臭味一般,直接就带着我和李西城来到了这大缸旁,紧接着,江楠伸手就将那被摆放在大缸内的木盖打开。

        我一下没忍住,直接就跑到了太平间外开始吐了起来。

        这是我的生理反应,就算我再怎么想要强忍,都没有办法做到。

        等我吐完,再次回到太平间时,也许是因为太平间的大门一直都呈被打开的状态,所以气味也减少了不少,只是我越走近,这股子味道也越重,但至少比刚刚要好了很多。

        只是,当我走近那口大缸,抬眼朝内看去时,我的心脏就像是快要停止跳动一般,这口缸可以同时容留两个成年男人,而就是这么一口大缸,竟被人塞满了白骨,甚至还有一些白骨之上还有一些残留的皮肉。

        在皮肉之外,还积存了半大缸的黑绿色积水,积水有些粘chou,应该是尸体腐烂之后的分泌液体。

        江楠徒手抓起一块带有皮肉的白骨看了一眼,随即打开了手上的录音笔放置一旁,轻声说道:“这块是胸肋骨,按照长度来计算,这名死者应该是还未满月的婴儿,具体细节,这边也检不了,我得将这些骸骨带回院里拼凑,并使用dna技术去检测。”

        听语气,江楠似是有些遗憾,但我知道,她恨不得在现场就做人形拼接,只是碍于那么多警方在场,再加上要做这种骸骨检测,必须要在无菌环境中进行,毕竟这里是医院,更是停尸房,各种尸体都被堆在这里,空气中有细菌那是不必说的。

        “粗略估计,大概有几具尸体?”李西城看着那缸中骸骨,继而问道。

        “不知道,看这些骸骨的大小,有的还很脆弱,估计是从娘胎里就没能活下来,但有的,却已经大到一岁了,大大小小,十几具还是有的,而且,从尸水和缸内的依附程度来看,这些尸水和骸骨应该原先不存于这口缸里,是被人后放入这口大纲的。”

        江楠说罢,就开始和魏黎将缸内的骸骨重新归整,并连同尸水一起带回了法医院。

        “这特么什么事儿啊,沈若死了,江孜死了,沈若的父亲和秦强也死了,现在又来一个满是骸骨的大缸,江北这是怎么了?暴徒犯罪?”李西城双手叉腰,厌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那眉宇之间,尽是怒气。

        所谓的暴徒犯罪,也称为组织犯罪。

        由暴动组织的一些成员分别犯案,从而造成社会恐慌,并为其分散目标,让警方毫无头绪。

        其实李西城能这么想也无可厚非,但,沈若,江孜,甚至于秦强和沈若的父亲,这几名死者之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而且,这些缸内的骸骨……

        这绝不可能是暴徒犯罪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