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你是不是喜欢他

第二十三章 你是不是喜欢他

        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一定不会是秦强。

        按照沈若母亲的说法,她见过江孜,但次数并不多,之前在怀疑那具女尸就是江孜的时候,我还曾拿着江孜的照片在街坊四邻处询问了一遍,甚至连监控,保安都查过,这个小区里面没有人见过江孜,也就是说,江孜鲜少会去沈若家中。

        那么也不可能会因此认识秦强。

        而且……

        秦强和方凡,这两人之间差了简直不是一点两点的事情。

        但,如果不是秦强的话,这话题,可又重新绕回到方凡的身上了啊。

        方凡是江孜明面上唯一的男朋友,而且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快要结婚了,这个时候,如果还有男人出现,要么就是江孜劈腿,要么就是有人在暗恋江孜,后被沈若知道,这才说出那一句话的。

        方凡认识沈若,但按照他的说法,他和沈若并没有任何交集,顶多也就是认识而已,但如果沈若当年喜欢的人并不是方凡,而是另有其人,那么这个案件之中,很可能还存在第三者。

        沈若的母亲摇了摇头,情绪也开始缓和了许多的说道:“这个我不知道,小若一直都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她交什么朋友,去哪里,从来都不会让我们知道,说几句就关门不让我们进去,日子久了,她也没出什么事,我们也不乐意去管了,就秦强的事情,我们也还是后来从小若嘴巴里面知道的,我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秦强吧。”

        “查了,沈若死亡的时间点,秦强正在公司加班,很多同事都可以作证。”张晋坐在我身旁,突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张晋,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问道:“那阿姨,关于秦强的事情,您知道多少?”

        说起秦强,沈若的母亲又开始激动了起来,她拉着床边的扶手,满是怒火的说道:“那个畜生,看我们小若生的漂亮,就来勾搭我们小若,要是我当时陪着小若住到城里来,我决计不会让那个畜生接近我女儿,我恨啊,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就这么变成了小三,小若跟我们说的时候,我老伴差点儿拿菜刀就要去找他理论,可毕竟我们还住在这里,而且当时江孜已经死了,我们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说到这里,沈若的母亲咽了口唾沫,继续哭道:“后来,我发现每到三更半夜,或者下午没人的时候,那个女人总在楼下鬼叫鬼叫的,还到处跟人说有鬼,当时我们也没在意,直到那天我给小若送饭过去,无意间看见小若正拿着那个叫什么酚酞的东西往地漏里面灌开水,我这才知道,原来装鬼吓唬那个女人的就是小若,她咽不下这口气,我们也知道,所以也就由她去了,不过我们也恨,所以每次小若不在的时候,我和我们家老头子也会吓唬吓唬她,那天你们来的时候老头子正巧在小若房子里面,我当时也不知道你们要来,如果知道的话,我们也不会……”

        “我们也不会发现那个房间?都到现在了,发不发现那个房间还重要吗?阿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犯错,你们对于沈若的溺爱,看似是爱,但实则却是害了她,如果当时你们选择报警,接下来的事情也都不会发生了,不是么?她不会死,她的父亲不会死,秦强更不会死。”

        我看着眼前的老人家,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就朝她继续说道:“阿姨,我虽未为人父母,但我知道,如果我的父母还在的话,他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抓住杀死您女儿的凶手。”

        说完这句话,我一个转身就朝病房门口走去。

        “那杀死我老伴的凶手呢?”

        正当我欲跨出门去,老人那满是急切的语气,又让我停住了脚步。

        我缓缓的回头,脸上更是生拉硬挤出了一丝笑容,继而缓缓地说道:“每一个人,都需要为他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我没看沈母脸上的表情,而是直接拉起门把手就走了出去。

        走出病房,我正巧碰到了姗姗来迟的李西城,他问我现在两个人到底什么情况。

        我抿了抿嘴,将李西城拉到了一旁走廊处,随即轻声说道:“按照沈若母亲的供述,江孜的确是沈若杀害的,在杀死江孜之后,沈若又害怕警方调查,所以干脆就躲了起来,造成江孜和沈若双双失踪,谁也不会想到,这两个人之间,还有一场谋杀利益的存在。”

        李西城眉头紧蹙的看着我,随即低声问道:“既然躲起来了,那他们又为什么要冒着暴露的危险,去吓唬楼下的秦强夫妇?就只为出一口气?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不,这很符合常理。”我立马说道。

        后者疑惑的看着我,不解的问道:“你倒是说说看?”

        他们是生活在阳光底下的人,自然不能懂得每日生存在阴暗角落里小丑的真实想法。

        我看了一眼走廊尽头那属于沈母的病房,随后轻声说道:“沈若一家子都是农民,供沈若读书已经很吃力了,更何况还要给她买房?其实从这里就能看出沈若是一个虚荣心及强的人,而她的父母,对其的溺爱程度可见一斑,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人格,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张晋从沈若来到江北之后到她失踪之前,曾经拉出了十几万的消费账单,就在她家发现的那件她平日里最喜欢穿的衣服,最起码也要五位数起。”

        听到这里,李西城脸色已经开始有些不好了。

        很显然,他并没有让人去拉过沈若三年之前的账单。

        我继续说道:“这种女人,她受不得半点儿欺负,从小的生长环境更是激发了她的这种人格,从江楠的尸检报告来看,沈若并没有怀孕,可秦强和刘桂芳一致认为沈若是怀孕了的,那是为什么?”

        “她在说谎?”李西城低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秦强是家中独子,和刘桂芳成婚多年,一直都没能要一个孩子,他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承还膝下,而这,也正是为什么秦强会养成家暴习惯的主要因素,这个时候,沈若主动靠近,她知道秦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孩子,抓住了秦强的弱点,她开始主动跟秦强示好,然后慢慢的剥离秦强和刘桂芳之间的关系,最后,怀孕,就是压倒刘桂芳和秦强之间的最后一根稻草,只不过,她失算了,她没有想到临了刘桂芳愿意放手,可秦强却不肯了,秦强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跟沈若周旋,只不过就是为了能要一个孩子而已,这一来二去,沈若竹不光竹篮打水一场空,刘桂芳甚至还闹到了医院,这让她很不甘心。”

        只是没有想到,秦强惹的这两个女人,可一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我有一点没有想通,江北虽说不是什么一线城市,但是有钱人那也是多了去了,为什么沈若就盯上了秦强?”李西城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

        我笑了笑,顺嘴说道:“你觉得秦强可能满足沈若的消费需求?谁跟你说沈若只有一个男人了?”

        李西城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而后低声说道:“你不觉得你刚刚跟我说的话,都没有任何依据佐证么?单单凭借你的臆想,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不是草率,是草稿,站在犯罪心理学这个角度上,这是把一切合理的推测都串联到一起,然后再做全数比对,如果这个比对没有问题,那么这一条线索,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正确的,想要论证我的这个推测并不难,沈若的母亲和刘桂芳都在医院,去问问,不就行了?”

        现在看来,刘桂芳和沈若的母亲都愿意配合我们警方调查,所以我的这些推测也可以很快的得到证实。

        “好,就算你说的这一切都是对的,那么你告诉我,杀死沈若的凶手是谁?你这些连接点,都只能佐证沈若是一个极具报复心的女人,可和这个案件,没有半毛钱关系啊?”李西城双手叉腰,疑惑的问道。

        我无奈的挠了挠头,道:“我只是在回应你说的不符合常理啊,如果沈若是一个报复心及强的女人,那么她就很有可能做出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再去恐吓刘桂芳三年,但如果是这样的话,秦强肯定知情,也就是说,秦强根本就知道,沈若这三年以来,一直都住在他楼上。”

        就算沈若是一个报复心再强的女人,报复一次两次也就够了,没有理由在这三年以来,每天都在报复刘桂芳。

        百密终有一疏,这个道理,沈若不会不懂,但她还是继续干了,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秦强知道这一切都是沈若做的,但却不得不帮她隐瞒。

        而且,这三年以来,刘桂芳虽一直都在被恐吓,但却都没有报警,这是为什么?如果不是有人强压刘桂芳的话,刘桂芳不可能不报警。

        我记得我们初次见到刘桂芳时,刘桂芳的精神状态也不是特别好,而秦强见我们是警察,态度也及其不耐烦,这其中,也多少蕴含着让我们离开的语气。

        所以我推测,秦强一定知道恐吓刘桂芳的这事儿是沈若干的。

        我想了想,顺势抬头,直对李西城说道:“李队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查一下沈若父母以及秦强的银行卡流水?”

        李西城点了点头,拿起电话就给队里打了过去,只是,在他挂上电话后,却又抬头看了我一眼,那一双目光就像是看着动物园里的猴子一般。

        我被看的有些不舒服,所以便开口问道:“李队,我是没穿衣服?”

        李西城摇了摇头,伸出左手就在下颚处摸了摸,随即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的为方凡开罪?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不是……喜欢方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