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一句话一条命

第二十章 一句话一条命

        靳岩想从我身旁上前,我故意碰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停下所有举动。

        好在,靳岩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见我做出示意,当即又往后退了一步。

        我看着刘桂芳,目光顺着刘桂芳身旁的缝隙往里看去,里面依旧还是那副杂乱不堪的样子,不过,我却在刘桂芳身后的那一堵墙壁上,看到了一个微小的破损处。

        然而,在这一处破损处的左侧,还挂了一抹鲜红色的血渍。

        刘桂芳声音的扯出一丝笑容,连忙说道:“是,是啊,我刚刚准备出门,也不知道是哪个天煞的从楼上往下泼水,泼的我一身都湿了,这不,我赶紧回来洗个澡了,叶警官,不好意思,我现在实在不方便,如果有事的话,您改天再来行吗?”

        说话间,刘桂芳伸手就要将门关上,言语之间更是掩饰不住仓促之声。

        我立即伸出了手,一把将门撑住,轻声说道:“真的,是被水泼了么?我们来的时候,你这楼道地下可是没有一点儿水渍的。”

        刘桂芳顿时惊慌失措,连忙推着我的胸口将我往外挤,这一边推着,还一边叫着非礼,我趁机直接将刘桂芳一把拉出,而后只身进门,利用手上的撬棍,轻轻地将刘桂芳卧室大门推开,可就在我推开这卧室大门的那一瞬间,一抹血肉刹那间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而那一根原本应该躺在医院内的大头针,也悄然插在了那一堆血肉之上。

        与此同时,我的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直对话筒,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咽了口唾沫,震惊的说道:“我找到……沈若的父亲……和秦强了……”

        其实,确切的说,我只找到了沈父,而且一开门我就看到了他,只是,老爷子此时,早已趴在了这些血肉之上,双目瞪大,似是死不瞑目般的看着我。

        老爷子是被人用刀砍死的,所以,此时的老爷子,几乎可以用血人来形容,从脸到脖子,从脖子到脚踝上上下下都是血,我并没有走进房间,而是一直在房门口朝房内张望,很显然,这种场面的确让我有些畏惧。

        墙壁,地板,床铺甚至是家具之上都是血渍。

        “嗡……”

        突然间,一阵耳鸣声顿时在我耳畔出现,我的脑袋开始变得空白了起来,望着这一览无遗的“血海”,那嘈杂的嗡鸣声更甚。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嗡鸣声很短暂,因为刘桂芳见我进入房内时,想要挣脱靳岩的双手,直接咬了靳岩一口,而她最开始藏在身后的那一把刀,也顺势架在了靳岩的脖颈之上。

        “放我走,你们这群杀千刀的畜生。”我转过身,只见靳岩正被刘桂芳拉着缓慢下楼。

        “刘桂芳,放下刀,你跑不掉的。”我低着袖口,侧身轻关上了房门,而后立马走到楼道处。

        刘桂芳的情绪非常激动,那一把还染着血渍的菜刀更是在靳岩的脖颈间颤颤抖抖。

        “放下刀?放下刀我还有命吗?快,给我准备一辆车,不……我要直升飞机,再给我准备一百万,不然我就杀了他。”刘桂芳瞪大了双眼,直将靳岩架到了角落,冲着我大声吼道。

        直升飞机?

        这女人是电视看多了?

        我咬了咬嘴,随即说道:“我们准备这些东西也要时间吧?这样,你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相信我,我能帮你,但是,如果你这一刀子要下去了,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其实不用猜,我都能知道那房内的血肉到底是谁的。

        只是我很难想像,当一个女人,恨一个男人恨到极致的时候,竟会如此疯狂。

        现在,我能做的,只能拖延时间或者寻找机会,趁机夺过她手上的那一把菜刀。

        我说完这句话后,刘桂芳的目光稍显呆滞了起来,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我暗道不好,立马朝刘桂芳继续说道:“刘姐,秦强已经死了,他再也没有办法干涉你的生活了,但是,但是沈若的父亲是无辜的……”

        “无辜?他无辜吗?他明知道那个死女人勾搭我的老公,明知道我才是受害者,还要跟街坊四邻说我是个疯子,说我是个连老公都不要了的黄脸婆,他无辜?你看看我手上的刀疤,你再告诉我,是他无辜,还是我无辜,还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无辜?”被我这么一说,刘桂芳的情绪开始慢慢的嫁接到了沈若父亲的身上。

        我尽量不让她去想秦强的事情,因为秦强对于她来说始终都是一个情绪的爆炸点,现在靳岩在她的手上,如果她的情绪再崩溃一次,我真的很难想象,她会不会跟靳岩同归于尽。

        与此同时,楼下突然响起一阵又一阵的警笛声,而这一阵声响,竟让刘桂芳顿时暴怒了起来,她拿着菜刀,死死地低着靳岩的脖颈,从而导致他的脖颈间的血液直接流淌。

        “刘桂芳,你想想,你还有你的父母,你还有你的孩子,不管怎么样,大人之间的罪过,跟孩子无关,我没有办法保证你放下刀之后的后果是什么,但我能保证,你放下刀之后,你的孩子一定会活着,堂堂正正的活着。”

        我见刘桂芳情绪这么激动,我的情绪一下也被她带动了起来,再这样下去,靳岩的颈动脉很可能随时被刘桂芳斩断。

        “刘姐,听我的,慢慢把刀放下来好吗?有什么话我们慢慢地说,来……”我缓缓地将手伸到了刘桂芳面前,而后脚步更是放的及慢,生怕惹怒了刘桂芳。

        果不其然,刘桂芳一听到孩子这两个字,目光顿时就呆滞了几秒钟。

        靳岩看了我一眼,下一刻,前者猛地抓住刘桂芳的手,而我,则迅猛的来到了刘桂芳面前,在她的手肘间关节用寸劲打了一下,只听“咣当”一声,菜刀落地,刘桂芳也架不住的往后倒了几步,我一把抓住刘桂芳,而后将其擒获。

        “你没事吧?”我担忧的看着靳岩,伸手就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着救护车电话。

        这时,李西城正巧带人赶到,一见靳岩满脖子的血渍,立马让人将其送往医院。

        靳岩离开之后,李西城一脸凝重的走上了楼梯,并冷冷的看了刘桂芳一眼,朝我问道:“怎么回事?”

        我呼了一口冷气,摇头说道:“来晚了,沈若的父亲和秦强都死在了刘桂芳家,杀死秦强的凶手应该是刘桂芳,但杀死老爷子的凶手,我并不觉得是她。”

        李西城一听,也没有给我任何回应,立马就带人上了楼,而我,则顺势就将刘桂芳带下了楼。

        他是本案的嫌疑人,按照规矩,在抓捕她的第一时间,就必须将其带会二队,不过我并不是二队的正式队员,自然也没有这个权限,所以我只能将其带到楼下,将其交给二队的人。

        在带着刘桂芳下楼的时候,刘桂芳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但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低迷情绪中,始终都不肯告诉我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将刘桂芳带到楼下,此时,因警队的急促而来而来围观的群众不在少数,和往常一样,一到发生案件时,那些前来看热闹的人们总是会拿出手机争相拍照,而那些绝少数不拿出手机的人,则在人群中指指点点,甚至于交头接耳。

        “看到了没有?我就说会出事吧,天天吵,天天吵,现在啊,我们终于能安静了。”

        “啧啧啧,平时还真看不出来啊,听说是乡下来的,两个都是外地人,我们江北的素质啊,都是这些外地人拉低的。”

        “是啊是啊,我听说啊,这个女人在外面还做舞女呢,接触的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能干出谋杀亲夫的事情来,肯定是哪个野男人教唆的。”

        周围一群老阿姨们每一个都露出了某种深恶痛绝甚至于鄙视的面容朝着刘桂芳指指点点,说实话,我怕的就是这种情形,刘桂芳的情绪虽说稍微稳定了一些,但……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受不了这种侮辱啊。

        果不其然,刘桂芳突然暴怒,张牙舞爪的就冲到了人群中间,如果不是一左一右那两名刑警反应迅猛,想来下一刻,她就能咬断某一个老阿姨的脖子。

        “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你们不是我,你们也没有跟我生活过,我不是舞女,我也没有不三不四,是秦强出轨在先……”

        刘桂芳近乎于疯狂的朝着人群伸出双手,那眼神,似乎是恨不得让那些说闲话的人们碎尸万段。

        只见其中一个带头的老阿姨伸手直指刘桂芳,大声讽刺道:“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只知道,你谋杀亲夫,也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教你的,见你第一面就知道你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每天浓妆艳抹的,去勾引谁呢?”

        “是啊,我还看到你那天勾着一个老男人的手在逛街呢,死到临头还狡辩,你这种人,放在古代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随着那名带头的阿姨挑衅声落,周围的居民更是重新掀起一阵批判刘桂芳的热潮。

        刘桂芳的双手握紧手铐,那脸上早已泪眼纵横,我心头一颤,一阵又一阵的回响瞬间侵入了我的脑海之间。

        “你们看,就是他,看着自己爸妈死在家里,还安安心心的在那做作业,心可真大。”

        “那可不,说好听点是自救,说难听点,那就是为了自己活命,不管自己爹妈。”

        “他才八岁啊,心机就这么重,长大成人之后还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你好,我们是新闻日报的记者,我想问你,看着自己父母浑身是血的倒在面前,你的第一想法是什么,为什么要假装做作业?是想让凶手放松警惕吗?”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年的社会言论是有多么的强烈,我几乎在一朝之间,就变成了京市的“名人”,那时,我甚至都惧怕出门,惧怕见人,我每天躲在那间派出所用来关押犯人的审讯室角落发呆。

        当年,这些言论,这些声音对我造成的阴影现在还在,更何况,是此时,情绪那么亢奋的刘桂芳呢?

        “你们够了吗?现在是法制社会,请注意你们的言辞……”

        只是,我站出来,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在他们那些毫无根据的唾沫中,刘桂芳,第一次,让在场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