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峰回路转

第十九章 峰回路转

        电话是张晋打来的,他告诉我两个老人都已经救回来了,但,沈若的父亲却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护士台内的一根大针管。

        “李队知道了没?”我一边开车,一边打开车载电话,低声问道。

        “知道。”

        听到这两字之后,我就挂了电话,然后猛打方向盘,直接就朝着沈若家飞速驶去。

        “你觉得沈若的父亲会回家?”靳岩抱着电脑,坐在副驾驶座之上轻声问道。

        我专注的看着前方的红灯,顺手就将放在座椅底下的警报灯拿出并塞在了车顶,而后强踩油门,轻声说道:“当然。”

        “为什么?”

        “我们在他家发现了酚酞和那布满石灰粉的漏斗也就表示刘桂芳家的“恶作剧”就是沈若父母所为,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三年了,在这三年里面,恶作剧从来都不曾间断过,很显然,沈若一直住在那房子里面,她也是知道这个事的,不管在这三年间是她在恐吓刘桂芳还是他的父母在恐吓秦强,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一家子都很恨住在楼下的夫妇。”

        说到这里,我微微打了一下方向盘,继而说道:“既然他们一家子都做出了恐吓秦强夫妇的事情,那么她的父母肯定知道秦强和沈若之间的纠葛,现在沈若死了,如果你是她的父亲,你会不会将一切都迁怒与秦强和刘桂芳?毕竟,沈若死亡的这件事情,秦强和刘桂芳也有一定的杀人动机,不是么?”

        按照刘桂芳的说法,沈若在此之前曾经怀过秦强的孩子,而以刘桂芳的脾气,又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所以她才直接找上了沈若的工作单位大闹特闹。

        秦强就更加简单了,在沈若那件事情之后,是秦强拖着刘桂芳不肯放手的,所以,在秦强的心中,野花终归是野花,变不成家花,所以,为了不造成对自身家庭的影响,沈若在失踪之后很可能一直都和秦强有联系,而秦强站在两个女人的天平之上上上不去,下也下不来,所以也有可能干脆就将沈若杀死。

        当然,这些我都只是将自己想象成沈父,再去推断他的思路,这两个人,在沈父的眼里,很可能就是杀死沈若的凶手,为了替自己女儿报仇,他很可能会折返刘桂芳家。

        五分钟之后,我和靳岩率先来到了刘桂芳家门口,可我刚举起手准备敲门,门竟自己开了一道裂缝。

        此时,刘桂芳正拿着一个皮夹准备出门,见到我之后倒也是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不是,叶警官吗?怎么?找我有事?”

        我看了一眼刘桂芳,她的头发虽说在出门之前梳理过,但脸上的淤伤却又多添了几道,而眼角处更有几道裂痕,我想,在我们离开他家之后,秦强又对她进行过家暴。

        但,这些都不是我现在该去想的问题,我直接一把将门推开,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但愣是不见秦强的人。

        “你老公人呢?”我侧身看着刘桂芳,皱眉问道。

        后者微微一愣,稍有些迷茫的说道:“你们走了之后,阿强就出门上班了,怎么了?”

        “快。”

        靳岩听罢,顺势朝我看了一眼,而后转身就快步下楼。

        我离开之前,直冲刘桂芳说道:“你现在马上打你老公电话,让他在上班的地方等我,哪里都不要去。”

        “哦……哦……好……”

        我们下楼的时候,李西城也带着人赶到了楼下,我连忙拍了拍李西城的车头,直朝其大声喊道:“茂华建筑公司,沈父很有可能去找秦强了。”

        李西城在车内点了点头,而后猛打方向盘就朝小区门口驶去。

        在行驶的过程中,我们一直都在联系秦强,刚开始的那几通电话都是通的,一直没有人接,打了几通之后,电话就直接关机了。

        我暗道不好,沈父应该已经找上了秦强。

        我倒是没有替秦强担心,毕竟秦强的年纪摆在那边,对付一个老人,别说双手,就连单手就能制服,但,沈父毕竟这个年纪了,又刚刚经历了丧女之痛,不免会和秦强拼命,在这过程中,万一有个闪失……

        想到这里,我又是一脚油门直朝秦强公司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靳岩也一直联系着就近派出所让他们现在火速赶到秦强公司,

        可就在我们将所有警力全都投向秦强的公司时,一道寒光瞬间闪过了我的脑间。

        不对……

        刘桂芳脸上的伤是新添的,也就是说,在我们离开之后,刘桂芳再次承受了秦强的家暴。

        我刚进门看过,周围一切都杂乱无章,虽说秦强家本就不是这么整洁,但也不至于桌椅板凳全砸在地上吧?

        如果说,这个家里的凌乱程度,是两人争吵后所至,那就更说不过去了,按照这种砸法,我估摸着都要重新置换家具了,但奇怪就奇怪在这个点上。

        我记得沈若的父母说过,秦强和刘桂芳每天都在吵架,而他们每一次吵架,楼上楼下的邻居都会报警,毕竟像刘桂芳那种嗓门,要是一喊,从这里到小区门口,周边街坊四邻听到都不足为奇。

        再加上今天是周末,大部分的居民都在家休息,按照这屋内的家具损坏程度,她和秦强一定吵了一次大架,周围居民能听不到?

        等等……

        今天是周末?

        我愣了愣,随即侧身朝靳岩问道:“秦强所处的那家公司,是不是在三环华镇路上?”

        靳岩听罢,顺手就调了一张江北市的地形图,看了一番之后,这才点头说道:“是的,化镇路三百六十号四华贸大厦,怎么了?”

        我皱了皱眉,顿时摇头说道:“我下楼的时候,看到了一辆黄色吉普,如果资料没错的话,秦强开的,应该就是一辆黄色吉普车,黄色的吉普,在整个江北市也没几辆吧?”

        “等等,如果这辆车真的是秦强的,也就是说,秦强还在家?”靳岩震惊的问道。

        “四十公里,秦强不可能不开车,按照那个时间段,在接受我们盘问之后已经是十点多了,那个点,就算是要上班,秦强也会跟公司请半天假下午再去,再加上,今天可是周末啊,而且,你觉得一个长期忍受家暴的女人,会三年了,还不走吗?真的是秦强强留?而不是她有什么目的?”我看着靳岩,后者听罢,想了片刻,立马就拿起手机给李西城打了一个电话。

        而我在他打电话之际,直接就在前面的一个红绿灯处掉头,并朝靳岩说道:“但这些也都是我的猜测,你让李队先去秦强公司,我们回去看看,这样两不耽误。”

        其实还有一点,我大致确定,秦强应该在家。

        因为秦强最近才转的公司,他们和沈家并没有交流,所以沈父应该不知道秦强的公司在哪里才对,而按照沈父现下的状况,在听到沈若死亡的那一刻起,心中自然就将刘桂芳和秦强划分为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一列。

        所以,如果沈父离开医院之后直接回去找到了刘桂芳,那么他们很可能见面就发生了质问或是搏斗。

        势单力薄的沈父当然抵不过他们一对夫妻,所以……

        我心中猜测,沈父,会不会已经……

        十五分钟后,我们的车在刘桂芳家楼下悄然而至,我拉开车门就朝楼上冲去,而靳岩也拿着工具箱紧随其后,右手更是和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寸步不离。

        赶到五楼之后,我连连敲门,可门内几乎没有给我一点儿反应,无奈之下,我只能从工具箱中拿了一根撬棍,可正当我准备将撬棍卡在门缝内时,这扇铁门,竟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我和靳岩面前缓缓地打开。

        紧接着,刘桂芳那一张苍白的脸一下就从门缝中探出,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她只探出了头部,身子却依旧在门内,但从我这个角度,不难看出,门内的她,只穿了一件睡衣。

        “是……是叶警官啊,怎么了?没有找到我老公吗?”此刻,刘桂芳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甚至于她脸上的笑容都是僵硬的。

        这是震惊之余,潜意识主导大脑强制冷静的直线反应。

        看到刘桂芳的那一刻,我更加确定,沈父,应该就在刘桂芳那一扇紧闭的房门之内。

        “你不是出门了么?”我看着刘桂芳,不慌不乱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贸然闯入的时候,因为我不确定秦强在不在里面,更不确定此时沈父的状态是如何的,而且,我现在只是一个民警,而站在我身后的靳岩也只是一个技术人员,我们两个人都没有配枪。

        我想过,这屋内最差的结果就是秦强此事正在屋内,并杀害了前来报仇的沈父,这个结果一旦形成,秦强手上很可能有凶器,而且按照他的脾性,很可能在我们闯入门内后,劫持刘桂芳。

        但,真是如此吗?

        看刘桂芳的神情,倒让我觉得,如果沈父真死了,那她至少,也会是杀死沈父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