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令人愤怒的遭遇

第十八章令人愤怒的遭遇

        只见江楠抬起带着塑胶手套的左手直接就朝死者的下颚探去,随着那及其令人惊悚的粘瞅声,我的胃酸也正呈直线上升状态。

        我发誓,这可能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恶心的场景了。

        这时,江楠从死者的下颚至脖颈中端处掏出了一些黑色物体,这些物体都已经凝结成块,但不乏有些类似泥沙状的颗粒散落在江楠手掌心之上。

        “这是什么东西?”

        一开始我以为这不过就是人体内自身携带的一些东西,但看到江楠那若有所思的目光,我想我应该是猜错了,这块东西,应本就不属于人体自身,也就是说,它很可能,是某些关键性线索。

        虽说我的胃酸还在不断的翻滚,但当下我也没管太多,直接凑近江楠的身前,朝这玩意儿仔细的看了一圈,这玩意儿只有手指大小,看上去黑布隆冬的,卖相也着实难看。

        不过,随后江楠从工具箱内取出了一把镊子,将其中一小块放到了玻璃器皿内,再撒上一滴水,只见她拿着镊子开始不断的挤压着我们眼前的这块小东西。

        没过多久,这块原本黑色物体慢慢的在水中融化,让我觉得神奇的是,这块东西在水中竟慢慢的融化成了浅咖色,而外部的那些黑色物体,也开始慢慢的剥落成了皮状物体。

        “应该是泥土。”江楠将这块器皿密封,并在器皿之上贴了个封条放入待鉴定处,而后缓缓地说道。

        “泥土?”我一边说着,一边测过身子看着身后那具女尸,匪夷所思的问道。

        “嗯,呼吸道里取出来的,我想你那么聪明,应该不用我浪费时间再给你解释一遍了吧?”江楠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又取出一把手术刀,沿着死者的头皮慢慢的切割道。

        我微微一愣,看着江楠干脆利落的下着刀子,也顿时恍然大悟了起来。

        一般来说,如果死者是活着溺死的,那么他在河中挣扎时,口腔和食道还有呼吸道内都会沾有泥沙,但,这是泥土,并不是泥沙。

        泥土……

        嗯?

        想到这里,我连忙快步朝死者身旁走去,随后抬其其双手仔细查看了一下,他的双手是干净的,指甲缝隙内也并没有发现泥土状物质。

        如果死者在死前曾经接触过泥土,那么……

        不对啊,真要是这样,死者在死亡之前曾经挣扎过,那么以人的惯性来说,她应该用手才对,就算要沾到泥土,最先沾上的,也应该是她的双手才对,怎么会是呼吸道?

        “死者口腔内部被人用利器刮过,牙齿和舌tou都不翼而飞,鼻腔内的组织也完全被破坏,相信应该是有人在死者活着的时候,用类似螺丝刀一样的器具直插其内。”

        说着,江楠缓缓地捧起死者的头颅,并在其耳旁用光照手电筒看了一眼,而后又用紫外线光束照了一下血测反应,继而才将它的那颗脑袋放回了轮床之上。

        “死者不光口腔,就连耳蜗也完全被捣碎,而且,耳蜗处的伤痕更深,疑似捣入大脑,应该是凶手效仿埃及木乃伊的制作方法,将其人脑浆从七孔伸入并将其捣碎,捣碎后的脑浆会顺着鼻腔,耳蜗处流出,而最容易腐坏的内脏也被挖出,再在死者体内塞入特制的香草,并在其体内和体外涂抹可以完全吸干人体水分的食用盐,从而导致尸体存放百年不腐不烂,看来,现代网络,还真是害人不浅啊。”江楠摸着死者的腹部,直从内处掏出了一叠早已干枯成黑色的稻草,而当其将尸体腹部内部翻过来的时候。

        我却愣住了。

        黑色的……

        她的腹腔内侧,竟是黑色的……

        我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江楠,震惊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怎么会是黑色的……

        难道,在经受了这种磨难之后,有人还对死者下了毒?

        这一幕,不光是我,就连江楠都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她显然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放心,我一定把你想说的,告诉他们。”江楠用着一双及其温柔的目光看着身前的女尸,随即继续将其颅内打开。

        “颅内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但都是内伤,颅骨有被硬物碰触过的痕迹,相信是利用硬物嚼碎脑浆时所致,死者的脖颈处,食道处乃至整个躯干内侧都呈黑色,应是中毒所致,但至于是什么毒,还需要取样鉴定,而且,这个鉴定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们要做好准备。”江楠顺手取了两三根死者的毛发塞入袋中。

        我无奈的瞥了江楠一眼,搜集死者毛发一直都是她的癖好,不光搜集,她在家里还买了无数个类似手指一样的小盒子放在家中抽屉里,每尸检一次,总会将死者的毛发放入。

        美其名曰,这可能是他们在人世间,最后留下来的东西,她必须好好保存。

        但实际上,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纪念品,而这种纪念方式,自然也阻隔了她以往所有的交际圈。

        从我认识她到我离开,我就没有见过她的任何朋友,用她的话来说,她压根不需要朋友。

        毕竟她的人生乐趣,就在这些不会动,不会呼吸的尸体身上了,谁还敢去接近她,估摸着,能这么不怕死的,也就只有我了。

        “死亡时间约为三年之前的冬季,死者年二十三,死因是脖颈间的那一刀。”江楠将塑胶手套摘下,随即丢进了垃圾桶。

        “不是也中毒了吗?而且她呼吸道的泥土……说不定……”

        “活埋?”江楠侧身看了我一眼,随即问道。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尽管我不愿意去相信,这个女人死之前曾经遭受了诸多折磨,但活埋,却是针对那些泥土为什么会在死者的呼吸道处被发现的最好理由。

        死者在死前,双手曾被捆绑,假设我是凶手,我要活埋一个人,一定会事先在某处泥土过多的小丛林或隐蔽的庄家处挖好一个足以将死者买上的洞,而后拿起铲子,一下一下的把泥土从上往下的灌溉。

        而死者呼吸道里的这些泥土,很可能是死者在极度惊恐下抬头朝凶手求饶时,口腔张开时造成的。

        第二点,死者的食道,呼吸道和驱赶处几乎都已经变成了黑色,为了验证是中毒的这个说法,江楠甚至还将死者的一块肋骨剔除,和小腹内侧一样,也都已经变成了黑色。

        这也就表示,死者在生前曾经吃过毒药,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毒药。

        以上两点,都足以造成死者死亡。

        再加上死者脖颈处的那一刀,江楠怎么就知道,那一刀一定是在死者生前砍的呢?

        明明,死者的生死就在凶手的手上啊。

        江楠缓缓地拿着手术刀,指了指死者脖颈处的伤痕,随即说道:“这个伤口皮肉外翻程度较高,如果这个伤口是凶手在死者死亡之后造成的,那么伤口不会外翻,而且从尸体表皮上可见,死者在死亡之后应被处理过,至少,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基本不见,在耳边和大腿皮侧处,我还发现了几处被刷子刷过之后的痕迹。”

        说话间,江楠转身将裹尸布重新拉上,而后缓慢的将这具尸体推到了一旁的冷柜外,慢条斯理的打开冷柜,将死者慢慢的放入。

        “总结一下,死者在死亡之前,的确有被人活埋过的症状,而且据呼吸道处的泥土集结状来看,死者应是被反复掩埋过,至于死者体内的毒素,我会尽快化验,还有,脖颈上的那一道伤口,是她最后致命伤,死亡时间我就不说了,你应该也都记录下来了,死者的特征是左胸处有一颗手指大的肉痣,如果要辨别死者的身份,这应该是唯一的线索。”江楠一边脱着身上的手术服,一边带着我离开了这解剖室。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靳岩在我们走出手术室的第一时间直接就来到了江楠面前,小声说道。

        江楠看了我一眼,而后缓缓地伸了个懒腰,轻声说道:“同样的话我不太喜欢说第三遍,你的同事应该全都记下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还要对第一个案件的三具婴儿和那名女死者进行三检。”

        靳岩点了点头,当即说道:“谢江科长了,下次请你吃饭。”

        我若有似无的看了江楠一眼,随后就从口袋里面将一瓶来时早已买好的气泡水放在了她办公桌上,转身跟着靳岩就走了出去。

        “把你们的东西带走,我不喝这种东西。”

        我微微一愣,顺势转身,朝着魏黎说道:“你们江科长不喝,你就喝了吧,算是见面礼了。”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跟靳岩离开了法医院。

        看来,江楠对于当年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以至于把气泡水这个爱好都戒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靳岩就上了车。

        上车之后,我将江楠今天尸检出的线索全部都告诉了靳岩,而他也同时在他那宝贝电脑上备了案。

        只是,在我说起死者身上有一处致命伤,且有被反复活埋和中毒的迹象时,靳岩那一双原本在笔记本上快速飞舞着的手,顺势就停了下来。

        只见靳岩的脸色开始慢慢的凝重了起来,他缓缓地攥紧了双拳,似有些怒气的看着眼前的文案,轻声说道:“叶杨,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正yi么?正yi,又是什么?”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发动引擎,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低声说道:“十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是欺负么?”

        靳岩不解的看着我,顿时点了点头,道:“当然。”

        “那一百个人呢?”

        “一百个人已经不叫欺负了,那是犯法。”

        我嘲讽的笑了笑,继而问道:“那么一万个人呢?”

        他愣住了,想了想,最后有些不解的摇头道:“那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这就叫正yi。”

        “我再问你,如果一个人,欺负一万个人,他叫什么?”我继续问道。

        靳岩想了想,又继续说道:“那应该,叫英雄?”

        “他是恶魔!”

        “我不明白……”

        我笑了笑,顺嘴说道:“不明真相的正yi之善是虚伪的,在见到死者身上的那些伤痕时,我也露出了与你一样的情绪,但我知道,那是错的,我们不能只凭死者的“一面之词”就将凶手定论为恶魔,那么我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我们的存在,仅仅只是寻找真相,这,才是正yi。”

        “……”

        “永远不要带着个人情感去办案,那样,你会成为死者,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现在,我把这句话转述给你。”

        我笑了笑,顺手打开了车窗,然而,就在我沉浸在这种微风徐徐的氛围中时,一通急促的电话铃瞬间就打破了车内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