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活着不好吗

第十七章 活着不好吗

        的确,我在想,如果将侧重点放在那具活婴的身上,他的父母,到底会不会因这婴儿而杀人。

        但在下一刻,这个推论方向就被我否决了。

        因为不管那个原本应该活着的婴儿是谁杀的,如果凶手真的是婴儿父母,那么,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父母,是愿意自己的孩子留在案发现场的。

        这个推论否决了的话,那么,我只能跟着第一条推论继续下去。

        江孜,就是这个推论的唯一要素。

        三年之前,江孜和沈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们为什么会一起失踪,失踪之后,江孜又是怎么死的,而沈若既然活着,又为什么要躲藏三年,三年之后,杀死沈若的人又是谁?

        我将这连番疑问写在了我的笔记本之上,随后跟着靳岩转身就走出了审讯室,与审讯室外的李西城汇合。

        再次见到李西城时,他的脸色比之前要好了许多,毕竟方凡的嫌疑又降了下来,但我知道,他还是很在乎,方凡为了一个女人,竟会做出这种事情。

        “沈若房内的那一具女尸正在尸检,因为我们要的急,所以法医院特许我们观看法医尸检,叶杨,你和靳岩去一趟。”说到这里,李西城看了一眼手表,继而说道:“有什么最新的消息随时给我打电话,四点钟我们开个会。”

        靳东无话,只是点了点头。

        “李队,我觉得,医院那边是不是也要个人盯着?毕竟听那二老的口气,似乎是认识这个女人,而且我认为,他们一定知道沈若为什么在这三年里面要东躲西臧不肯见人……”在离开之前,我止步不前,朝着李西城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说道。

        后者则白了我一眼,一脸无奈的朝我说道:“你是不是想篡位啊?”

        听到这话,我脸色立马白了起来,当即摇手说道:‘没……没有啊,我只是……只是怕你忘了。’

        “这事儿我会忘?张晋盯着呢,她父亲醒了,醒来之后一直都在说胡话,可她母亲还在抢救,不过情况应该不太乐观,有消息张晋会通知我的。”

        李西城说完这些,背朝着我挥了挥手,直接就朝拘留室走了过去。

        在去法医院的路上,靳岩下车买了一些快餐带上了车,说实话,这个点儿正巧是饭点儿,从今天凌晨到现在我一直都没有吃东西,但……这也买的太多了吧?

        “岩哥,您这……是怕我撑不死?”我拿起一个汉堡就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顺手又递了一个给靳岩。

        后者见我这种吃相,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将一份薯条和一杯可乐递给了我,随后,他竟然将其他东西全部放到了后车位处。

        “别叫我岩哥,和队长一样,叫我名字或者岩都可以,这些你先吃着,如果不够的话,回来的时候再吃。”说话间,靳岩猛踩油门,直接就朝法医院冲了过去。

        来到法医院之后,靳岩并没有在前台登记,而一向严谨的法医院前台见到靳岩竟打了个招呼,连登记本都没有拿出来。

        这让我有点儿懵逼,要说来拿鉴定报告的时候我也跑了很多次,有几次没有带警官证,愣是不让我进,就好像这法医院里面的尸体都是金子做的一样。

        为这,我在所里没少吐槽法医院的人,可这靳岩就跟买了贵宾票一样,法医院里人人见靳岩都笑口常开。

        “李姐,这我新来的同事,以后可不会少网你们法医院跑,认个熟脸,以后好办事儿。”靳岩将手上一部分快餐直接就放到了前台上,笑着说道。

        “行,进去吧,对了,快月底了,让你们李队来补登记。”李姐将快餐拿进了前台,直对靳岩说道。

        后者一边点头,一边带着我快步走到电梯旁,回头还不时的和李姐招手笑道:“得咧。”

        “我说,你这一顿操作猛如虎啊,这平日里,李姐可没少给我脸色啊,咋到你那儿,笑的就跟鸨母一样?”我站在靳岩的身后,看着他按下6楼电梯,疑惑的问道。

        靳岩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弯,拍着我的肩膀便轻声说道:“派出所和刑侦队的办事性质两样,你们来法医院,不过就是做一些取证鉴定而已,而且还不着急,所以对你们,自然是规章制度排在第一位的,但我们主要负责的都是一些要案,碰上一些恶性杀人案,再加上上头给我们压力限期破案的,所以我们的时间,就是减少下一名死者的死亡时间,规章制度什么的对于我们来说当下无效,不过以后我们还是得补上的。”

        “也就是法不外乎人情?”我饶有所思的说道。

        “是啊,法不外乎人情,但人情不相当于法律,人情,也不能抵抗法律,在我们面前,法律就是一切,没有法律,就没有我们,也没有这种和平光景,好好学吧,李西城这家伙,对你可是评价很高的。”

        我是真不觉得李西城对我有什么评价,总觉得李西城这个人平日里做事说话也有点儿太放浪形骸了。

        电梯被缓缓地开启,靳岩拎着剩下的一些快餐直接就带着我来到了江楠的办公室门口。

        “那什么,你这些东西,不会准备给江楠吃吧?”我看着靳大包小包的拿着,为了让他不至于热脸贴冷屁股,我想了半天,还是把这些话给说了出来。

        和江楠熟络的人都知道,江楠从来不会吃这种油炸食品,而且,她这辈子压根就没有碰过可乐,记得当年我们学校有个老师追她的时候,架不住这个老师有些抠门,天天给江楠叫一些垃圾食品,都被她无情的丢到了垃圾桶里,而且还是当着这个老师的面。

        江楠这个人,狠起来六亲不认,她不会管你到底是谁。

        “不然呢?他们法医院的人工作起来和我们一样,不睡觉不吃饭,这个点儿,她怕是饿了吧?”靳岩一边说着,一边敲响了江楠办公室的大门。

        没一会儿,一名穿着白大褂的青年给我们开了门,我看了一眼他胸口挂着的工作牌,魏黎,实习助理。

        “是岩哥啊,老师已经在换衣服准备解剖了,等老师出来,你们也进去换件衣服吧。”魏黎看上去有些腼腆,但他和靳岩之间,表现的倒是挺熟络的,似乎,靳岩没少往这里跑的样子。

        “恩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二队的新同事叶杨,这位是江科长的助理,魏黎,名牌大学实习生,也是江科长的关门弟子。”靳岩给我们两人介绍了一番之后,魏黎立马伸手,朝微笑着说道:“你好,我叫魏黎,很高兴认识你,那个,别听岩哥说的,到了这里,哪里还有什么名牌大学……”

        我笑着伸出了手和他握了握,继而说道:“我只是协同办案而已,你好,南城派出所叶杨。”

        “咯吱”

        然而,就在我们两人正握手亲自做着自我介绍的时候,位于办公室右侧的一扇木门被缓缓打开,抬头望去,江楠正穿着一身绿色手术服从门口缓缓地走出,见到我和靳岩后,她的目光又瞥向了靳岩手上的快餐,随即说道:“来这里野营了?”

        靳岩挠了挠头,直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江楠,道:“累了吧,中饭,要不你先吃完我们再验尸?”

        江楠冷冷的看了靳岩一眼,随即侧身走到魏黎身旁,扫了我一眼,而后说道:“看来靳警官是来我这里吃午饭的,那么就让他吃完午饭再进来吧,你,换好衣服,跟我进来。”

        “是的,老师,叶警官,进去换衣服吧。”说话间,江楠转身直走入了位于她办公室内部左侧的解剖室,而靳岩似乎还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只好摇头,坐在江楠办公桌对面的茶几上吃起了午饭。

        换好了衣服,我看了靳岩一眼,从他那张无奈又苦逼的脸上我看到了生无可恋,看来他也还算知道,江楠在办公室里从来就不喜欢开玩笑。

        走入解剖室,我将录像机摆放在尸体的正中央,江楠朝我点了点头后,顺手就掀开了这具女尸身上盖的裹尸布。

        她的双手轻轻地在死者表皮按压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死者表皮未有任何损伤,体内除了器官不齐全之外,也无任何淤伤,排除死前与人打斗的迹象。”

        说话间,江楠抬起死者的双手看了一眼,继而说道:“死者双手有明显被捆绑的痕迹,且捆绑物应为三毫米甚至更细的丝状物体,环绕数圈,从而导致死者双手的尺骨有同一程度上的凹陷,且死者双指有明显磨损。”

        “被绑架过?”我疑惑的问道。

        江楠看了我一眼,没有接话,只是从一旁拿出一把手术刀,顺手就将死者的脖颈竖向切割,我皱了皱眉,虽说恶心,但总还是要习惯,所以,她的手术刀挪到哪里,我的双眼就看到哪里。

        紧接着,让我有些不能接受的一幕瞬间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也不想的死死地闭上了双眼,尼玛……江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