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别骗我,没结果

第十四章 别骗我,没结果

        张晋这话刚说完,老两口顿时呆滞,老爷子就像是没听懂张晋的话一般,连续问了三遍是谁死了,而且当我确认的点了点头,说沈若早在今日凌晨被发现死于瑞星大厦电梯间的时候,沈若的母亲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直接就昏厥了过去。

        而老爷子则是捂着自己的心脏,连番说着不可能,两眼一翻,也倒在了地上。

        “叫救护车……快……”我大声的朝张晋喊着,心想这次……恐怕是真的惹祸了。

        我不想用这么直接的方式告诉二老,我也知道,不管我多么的委婉,结果总是一样的,沈若是死了,但至少,我可以最大程度的让二老接受这个现实,而不是只用死了两个字,诠释我想要说的话。

        在救护车来的期间,老爷子被我唤醒,而沈若的母亲则是比较严重,我做了长达十分钟的心脏按压,她这才缓了过来,但我能看得出,我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

        十多分钟后,张晋跟着救护车和二老一同去了医院,而我,则被李西城骂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直到刑警队的同事勘探完毕,和他们一起回了刑侦队。

        当然,涉案其中的秦强和刘桂芳也一同被带了回来。

        回到刑侦大队,李西城就对秦强和李桂芳展开了询问,而我,也被他安排到了另外一个审讯室等待和方凡的见面。

        当然,这一次见面李西城自然有他的心思,李西城在回来的路上告诉我,他和方凡的关系本来还不错,但之后又因为江孜的事,两人闹得很不愉快,再加上这一次抓捕方凡,方凡对他的芥蒂,就更明显了。

        而我们又在这一段时间内发现了一具疑似江孜的女尸,如果把这个消息透给方凡,说不定方凡会因此松嘴。

        毕竟当一个人守护的另外一个人不复存在,那他因时守护的另外一个人而产生的秘密,也将不复存在。

        不过,如果方凡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江孜的死讯,那将会对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那天下午,我如坐针毡的待在审讯室内,看着方凡被两名刑警带入审讯室,说实话,当时我是忐忑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方凡开这个口。

        我看着方凡,不知道为什么,才一天的功夫,他整个人变得憔悴了很多,见到我的时候,他很惊讶,可这一种惊讶的神情却一闪而过。

        直到方凡安静的落座,那两名刑警离去,我这才起身,替他解开了手铐,期间,我两相对无言。

        “是李西城让你过来的吧?”我这刚给方凡解开手铐,后者顿时冷不丁的问道。

        我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随后便站在方凡的身前,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凶手,我也知道,你不会干出这种事情,但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打死都不肯开口证明自己的清白?”

        方凡朝我微微一笑,而后苦涩的说道:“证明自己的清白?有些事情,就算我说出来也无济于事,也无人相信,那么我又为什么要说出来?你就当人是我杀的吧。”

        听了这话,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而后又深吸了一口气。

        自我来到所里之后,方凡一直都是一个人,但从李西城的口中,我知道方凡最大的弱点就是江孜,当年他可以为了江孜去医院大闹,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从而导致最后被停职查办,虽说后来又复职了,但他这一辈子,似乎都没有晋升的希望了。

        三年前,他因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的前途,那么三年后,他会不会又重蹈覆辙?

        此刻,方凡的脸上全然一副舍生忘死的神情,而我,也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了江孜两字,轻声问道:“你不说,是不是因为这个人?”

        说话间,我将笔记本递到了方凡面前,而当方凡看到江孜两字时,那目光明显停顿了一下。

        看来,我猜对了,方凡这什么都不说,就是因为江孜。

        可江孜明明就已经死了啊,为什么要为了江孜隐瞒?

        难道说,他以为,是江孜杀了沈若?所以要替江孜顶罪?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方凡,接着说道:“你该不会是因为以为江孜是凶手,这才什么都不说吧?”

        方凡眉目微皱,看着我,轻声说道:“是李西城告诉你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搬了一张凳子,直接就坐在了方凡面前。

        “李西城都跟你说了什么?”方凡的目光有些慌乱,自我进所起,就从没见方凡露出过这种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抬头朝方凡看了一眼,将我所知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方凡,当然,我并没有将江孜的死讯告诉他,因为我一旦将她的死讯告诉了他,我就再也问不出一句话来了。

        “其实,我多少已经猜到,你不说的原因,是因为江孜吧?你在案发当天,看到她了?”我轻声问道。

        可方凡却还是目光呆滞的低下了头。

        “方凡,于公,我是你手把手带起来的,我叫你一声师傅不为过,于私,你是我的学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该最清楚,我现在告诉你,江孜根本就不是杀死沈若的凶手,如果你不把当时的情况告诉我,你和江孜的清白,也就毁了,你以为他李西城不知道这件事和江孜有关?除了江孜,你方凡还为谁这样过?”

        说实话,我当时的确有些生气,我们寻找真相是为了公义二字,是为了死者讨回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个公道,而不是在这里,为了任何一个人,去隐瞒真相,隐藏任何线索。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方凡被抓之后,再次见到他,我会有一种,特殊的陌生感。

        见方凡还是一如既往的缄默,我咬了咬牙,一把将手中的笔记本摔在了地上,转身指着方凡,怒不可遏的说道:“还记得我们的校训吗?你看看现在的你,还配穿上那一身制服吗?方凡,我看不起你。”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朝审讯室大门走去。

        可就在我握住门把手时,方凡却冷不丁的开口说道:“我没有见到她,可是,我在现场……找到了这个。”

        我一个转身,方凡顺手就将一串白色的玛瑙珠手链放在了手掌心之上。

        我疑惑的看了一眼这窜手链,说实话,这手链很普通,大到商场专柜,小到地摊网络购物,几乎都能挑出几窜一模一样的手链。

        “这窜手链很普通,你怎么就能认定,这是江孜的?”我拿起这窜手链打量了几分钟,最终还是放弃观察,直接开口问道。

        方凡将我手上这窜玛瑙手链取回,并将其中一颗玛瑙石的侧面翻开,只见这块玛瑙石珠上镌刻着两个英文字母。

        “jz,是江孜?”我脱口而出的说道。

        方凡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告诉我三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江孜,但这江北都快被他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江孜的任何消息,直到昨天,他接到了一封匿名短信,说他知道江孜的下落,要求方凡在12月25日凌晨12点05分赶到瑞星大厦和他碰面。

        收到这个消息后的方凡几乎可以用失去理智来形容,想也没想,直接就在12月25日,也就是案发当日来到了瑞星大厦附近。

        只是,他还没有踏入大厦,抬眼就看见了沈若正推着一个行李箱走入了大厦。

        沈若是和江孜一同失踪的,所以,在方凡的意识里,沈若是最有可能得知江孜下落的人,而且,当时方凡已经确定,那个给自己发送匿名短信的人,就是沈若。

        想到这里,方凡也没有多做犹豫,直接就跟着沈若走进了大厦,可方凡并没有赶上电梯,当时他抬头看到电梯行到八楼的时候就停了,所以,方凡更是迫不及待的从安全楼梯内一路向上,直到他跑到了八楼,却又不知为何,不管他怎么按电梯,这电梯就是没有要开的意思。

        当时电梯是行驶到九楼,他又再次跑上楼梯。

        但……这一次,当方凡刚刚迈入楼梯时,只觉身后一阵生疼,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时要不是你的那通电话,我可能会和沈若的尸体一同被刑侦队的人发现。”方凡平静的朝着我说道。

        “这窜珠子,你是在哪里发现的?”我继续问道。

        后者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挂了你电话之后,我听到楼梯内有跑步的声音,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以为是沈若,就追了上去,在追到二楼那家公司大门处的时候,我看到了这窜玛瑙手链,我来不及多想,一个女人的身影就这么从我面前的窗口掠过,我也追了出去,可等我追出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说到这里,方凡停顿了一下,紧紧地握着这一窜手链,继而说道:“这窜手链是我刚和江孜在一起的时候,去西藏求来的,说是能保平安,我们还请当地喇嘛在这串手链上刻下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她一串,我一串,所以我能确定,这窜手链是江孜的,之后,沈若又离奇的死在大厦里……当时我怀疑,是江孜干的,所以……我欠她的太多太多,我……”

        “所以,你误以为杀人凶手是江孜,这才想要替她隐瞒?”我追问道。

        可我这句话才刚说出口,审讯室内的大门竟突然被打开,我抬头一看,李西城正拿着一份文件站在门口,看脸色,似是不太好看的样子,而其身后,还跟着一名皮肤黝黑,体型偏瘦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