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方凡的动机

第十一章方凡的动机

        顺着墙壁的碎裂处,一张干瘪的脸若隐若现,抬头望去,那深陷的眼眶内甚至还镶着两颗干瘪的眼珠正直勾勾的盯着我,而在这张脸颊之上,居然还被人包裹着厚厚的保鲜膜。

        这是一具……

        “喂,城南小区发现了一具女尸,你现在马上带人过来,对了,记得通知法医,鉴证。”我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李西城直接就拿起了电话,给二队打了过去。

        挂了电话后,李西城缓缓地抬起头,无奈的摇头说道:“看来,方凡的嫌疑,是真的洗不清了。”

        听了这话,我顿时皱眉,疑惑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李西城看了我一眼,而后低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认定方凡跟这个案子有关吗?”

        李西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那一双目光更是死死地盯着墙内的那一具尸体,不缓不慢的继续说道:“沈若有个闺蜜,叫做江孜,三年前失踪的不光只有沈若一个人,还有她的这个闺蜜,而江孜当年,差点儿就快跟方凡结婚了,江孜的失踪,让方凡颓了一段时间,要知道,那时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刑侦大队提选单上了,为了江孜,他大闹新华医院,到处查访,甚至还扬言让其医院鸡犬不宁,为此,警局还停了方凡的职,这也是为什么方凡各项业务能力都很好,就是提不了职的原因。”

        “什么?江孜是方凡的女朋友?”我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西城,生怕自己听错了。

        李西城抿了抿嘴,轻点了点头,继而说道:“江孜是和沈若一同失踪的,两人失踪之前还大吵一架,但没有任何人见到过沈若和江孜从医院内出来,如果这里真的是沈若生活了三年的地方,那么这一具女尸……应该就是江孜,如果这具尸体真的是江孜的话,那么方凡……”

        我心头一震,连忙说道:“李队,你知道方凡不可能是杀人凶手的,如果凶手真的是他,他身上为什么没有血渍?如果真的是他,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潜入……”

        “我没有说过行凶时凶手一定要站在电梯内,电梯内没有脚印,这是最好的证据,而且,我们还在电梯上方捆绑人偶处发现了几条细线的痕迹,凶手大可以站在电梯之上行凶,这也佐证了为什么电梯内没有脚印,可人却死了,方凡对江孜的感情,是你想象不到的,他可以为了江孜不做警察,违反纪律,也可以在知道江孜的死讯之后,替江孜报仇,不管怎么样,这个案子已经分割成了两个案件,叶杨,我想你有必要见见方凡,现在,他对我们所有人都保持警惕,油盐不进,除了他父母外,你平日里和他关系最好,好好劝劝他。”李西城拍了拍我的肩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我抿了抿嘴,虽说我是打心眼里认定方凡并不是凶手,但李西城的这些话我却也是无可反驳,的确,按照他说的那些方法,方凡是有可能成为凶手。

        再者说,江孜和沈若是三年之前失踪的,沈若死了,那么江孜呢?

        看着眼前这幅被无数条保鲜膜包裹着的尸体,从尸架的大小来看,也的确是名女性,但她会是江孜吗?

        如果是,那么方凡,可就真的麻烦了。

        “李队,我还有个疑问,你是怎么知道方队当时在楼内的?我记得一楼的摄像头……”

        “那栋楼最近才招租,所以入驻的公司并不多,不多也有不多的好处,那栋楼内还没来得及安装监控装置,有些公司就已经入驻,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们有的都会在自家公司或楼梯口和电梯口安装摄像头,我记得,当时看到方凡的准确位置,应该是在八楼的电梯口,方凡在电梯口处来回踱步,像是在等着什么,不过他停留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转身走出了监控范围。”

        说到这里,李西城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去相信方凡是凶手,但他的确有这个作案动机,江孜是和沈若一起失踪的,如果他看到,三年后沈若还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定会起疑心,上前追问,亦或者是……而且,他到现在为止,都不肯交代,他去那栋楼里面干什么,又是怎么出来,然后又为什么佯装无事的回来,回来之后,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种种行为不能解释,我们也无能为力。”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墙内的那一具女尸。

        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希望,这具女尸不是江孜,如果是,那会给方凡造成多大的打击我们谁也不知道。

        十五分钟后,法医,鉴证,刑警全数赶到现场,而现场楼道也被拥挤过来的群众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甚至还有的人拿出手机向上拍摄。

        我和李西城录了个简单的口供之后,就一直站在江楠身后,看着她慢慢的将那具女尸从墙内剥落,再然后,一张一张保鲜膜被缓缓地撕开,而当最后一张保鲜膜被完全撕开时,周围众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居然是一具干尸……

        众所周知,江北地区隶属于南方,南方多雨,潮湿,如果没有防腐措施,要想令尸体不腐烂,是根本做不到的,但这具尸体……她做到了。

        “叶杨,你过来一下。”就在这令人瞠目结舌的场景之后,李西城轻推了我一下,而后直接就将我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继而说道:“你觉得那个写纸条的人,会不会和刘桂芳家的那一睹血墙有关?”

        的确,我们是顺着刘桂芳家的那一堵血墙来到的这里,但这并不表示,写纸条的人和制造这些神神怪怪的“恶作剧”是同一个人。

        婴儿的哭闹声

        女人的啼哭声

        是这三年一直围绕在刘桂芳耳边的事,也就是说,不光是今天,接连三年,她一直都在饱受折磨,但他的老公却不知道,一直觉得刘桂芳在怪力论神,直到他今日亲眼所见这才相信刘桂芳的话。

        所以,这个恶作剧只是针对刘桂芳而已,今天也不过只是被我们碰巧遇见罢了。

        但的确也有存在这个写纸条的人想要引我们上来,发现尸体的可能。

        只是,既然想让我们发现尸体,那一个匿名电话就能解决,大可不必这么麻烦,而且,我看从电视机内拿出来的纸条也不像是新写的,如果是新写的,纸条外侧不会是微黑的才对。

        如果这张纸条是早就放入电视机内的,那么我第二种猜想,就不太可能实现。

        我大致猜测,这个写下纸条的人和制作恶作剧的人,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李队,这小伙子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在排污道口。”这时,一阵嘹亮的声音从厕所飘出,我看了一眼李西城就转身去了厕所。

        此时,厕所内站了至少不下三名刑警,三个大老爷们儿围着马桶口观望,这场面……着实也有些尴尬。

        “你们三个围着马桶干什么?找到了就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在我不知道该这么跟他们开口让我过去时,李西城那似严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三名刑警顿时脸色一怔,立马转身尴尬的走出了厕所。

        我侧身走入厕所,并在这下水道口看了一圈,紧接着,我带上塑胶手套,从江楠的工具箱内找来了一把镊子,直就从这下水道口取出了一块晶体粉末状颗粒。

        这时,李西城也来到了我的身后,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就是……要找这个?这是什么?”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就是楼下那一面血墙的罪魁祸首。”我侧身看着李西城,直将我手上的这枚颗粒递给了他,轻声说道。

        “不卖关子你会死是么?”李西城盯着镊子上的这一颗粒,瞥了我一眼,无奈的说道。

        我有些无语……

        这么简单的生活常识,他难道还不知道?

        “二(4-羟苯基)-3h-异苯并呋喃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酚酞,是一种化学成品,几乎不溶于水,在碱性溶液中通常呈紫红色,大红色和鲜红色,常被人们用来检测酸碱。”我将这玩意儿直接放入了证物袋,缓缓地说道。

        李西城看了我一眼,当即疑惑的问道:“不是说不溶于水么?”

        “……”

        “你没有闻到地漏里有一股酒精味吗?酚酞能在酒精中溶解,逐而成为酚酞溶液,而烧开的水为碱性,酚酞遇碱则变色,你高中化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我无奈的挠了挠头,轻声说道。

        所以,我刚刚在刘桂芳家里触摸墙壁的时候,那墙壁才会是热的,不,不是墙壁热,而是流下来的液体热。

        我缓缓地蹲了下来,敲了敲地漏的边缘,随后继续说道:“地漏管道的材质应该是塑料的,我猜测这个人当时在这里浇灌的应该是滚烫的水,水将管道捅穿,所以才导致这里的液体渗透进入了刘桂芳家的墙壁,在那些红色液体浇灌到刘桂芳家的墙壁那一刻,这一个所谓的血染红墙,就已经完美的实施。”

        “看来,把你留在片区分局,还真的是屈才了,红姐,把这个什么酚酞的,拿去化验,还有,检测这厕所的所有指纹,脚印,一根毛也不要放过。”李西城将证物袋直接就递给了一名身穿制服的女警官。

        这女警我没见过,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鉴证科的,我没见过也不奇怪,毕竟我们片区民警,和鉴证科那简直就是八竿子打不着。

        “如果检测出这东西的确就是酚酞,那么这个谜团,也算是解开了,可是,手掌印呢?”李西城继续问道。

        我朝李西城瞥了撇眼,随后便朝一旁厕所的窗户看去,只见一只手掌正死死地贴合在了那磨砂窗户之上,若隐若现,就像是这个手掌在外不断的摇动一样。

        李西城见罢,顿时一惊,直接一把将我推开,伸手就开了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