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九章诡异的房间

第九章诡异的房间

        我朝屋内望去,大厅就只有一张桌子,一个木柜子,而在那木柜上,更是放了两张老人的遗像,想来应该就是这屋的原主人。

        李西城大步跨入门槛,我直接一把就拉住了李西城,随即伸手指了指地面,后者顺着我的手指往地上看去,厚厚的灰尘似乎在告诉我们,这个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拜访过了。

        所以,这里不可能会有人来过,但楼下的血渍,又怎么解释呢?

        “行了,你也看到了,那么厚的灰,有人来过就会有脚印,所以这里不可能会有人来过,我们走吧。”在李西城的眼里,我看到了失望,其实他跟我一样,一样希望从这一条线索上找到沈若失踪的答案。

        “等等。”我下意识说道。

        “又怎么了?叶杨,我知道你也是为了这个案子好,但你也看见了,就算那些血渍是恶作剧,你也不能证明什么,最起码,他那些血渍不可能会是从这个房子上落下去的。”李西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又朝四周看了一眼,当我看到那一扇被紧紧关闭着的窗户时,顿时皱眉说道:“这个客厅是封闭的,左右两侧房门也是被关闭的,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灰尘?有问题。”

        后者顺势朝窗户看去,脸上也惊现狐疑之色。

        这太诡异了,要知道灰尘都是从窗户飘入屋内的,那么既然窗户是关死的,那些灰尘又是怎么进来的?

        “进去看看。”李西城说着,一脚就踏入了房内,我看着李西城行走的轨迹,也在他一旁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两室一厅一卫,地板全都是水泥砌城,周围的物品之上被堆积了满满的灰尘,要说这里几年没有人来,我都相信,但前提条件是这里一定要有一个空间是打开对外的,如果不符合这个条件,要想将灰尘堆砌的这么厚,这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两扇门都被反锁了,看来,你猜对了?”李西城站在靠近厕所的那一扇门前,轻声说道。

        我笑了笑,轻声说道:“门外布满灰尘,看似像是许久没有人来过一样,但房门却是反锁的,呵,看来这个人,是真想把这个恶作剧往鬼神上靠拢啊。”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话间,李西城又将我在门口捡到的发卡递给了我,我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即往后退了三步,紧接着我抬腿一踹,眼前那一扇木质房门,瞬间被我踹开。

        李西城嘴角微抽,有些无语的说道:“你不是说给队里省钱吗?”

        我白了他一眼,轻声说道:“那铁门我可踹不开。”

        说话间,我缓缓地走进了门内,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房内十分整洁,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这是主卧室,卧室中央是一张一米八的双人床,床前是一台液晶电视,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衣柜,和客厅一样,这个卧室的窗户是关着的,但却并没有关严实,两扇窗户中间,还是有一道手指粗细的缝隙。

        “砰”的一声巨响,李西城依样画葫芦的将另外一扇房门也给踹开,我并没有出去,毕竟两个人搜查两个房间的进度,总比两个人搜查一个房间要来的好。

        想到这里,我朝着左右看了一眼,伸手将那被镶嵌在墙壁之内的衣柜打开,衣柜内摆放了很多女士衣物,看这些衣物的尺码,住在这里的女人应该有些瘦小,而她的每一件衣服之上,都有着一种特殊的香味。

        随后,我将这些衣物一件又一件的从柜中拿去,可就在我正欲将两件叠放在衣柜内侧的两件红色呢大衣拿出时,却意外的在大衣内发现了一根钓鱼线。

        我将这根钓鱼线拿起,一张陈旧的照片瞬间就被我拽了出来,然而,当我将这张照片拿在手上低头看去时,我整个脑子,都陷入了一片空白。

        紧接着,强烈的剧痛感瞬间涌入了我的脑间。

        我拿着照片,双手死死地攥着太阳穴,冷汗更是一点一滴的从背后冒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一下就在我心头油然而生。

        我半跪在地上,强烈的疼痛感让我单手死死地拽着一旁的床铺,而另一只手,更是恨不得直接朝我脑仁开一枪。

        血流成河的地面,满是血手印的房间,还有那一双男人的皮鞋,就像是幻灯片一般在我脑海中回放,渐渐地,我耳边响起了嗡鸣声,我的视觉也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可就在我觉得我快要死了的时候,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竟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喂,叶杨,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醒醒,喂……”李西城一手抓着我,一边拍着我的脸颊,一边急切的说道。

        李西城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荡,我缓缓地摇了摇头,抬手扶了扶额头,呼出一口冷气,直接就将照片放在了李西城面前,凝重的说道:“照片,照片,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出现在这里。”

        我看的真真的,李西城那一双目光扫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明显愣了愣,随后那一张原本红润的脸颊瞬间就变得煞白了起来。

        这张照片上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警服倒在地上,而那个女人,则穿着一身警服内的衬衫,倒在了那个男人的身旁,不同的是,那名女死者除了身上各处都有血渍之外,脸上的皮,也被人剥了去。

        李西城一把抱住了我,紧张的看着四周,边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叶杨,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去想……”

        不要去想……

        怎么可能不要去想……

        那是我的爸妈,他们惨死的样子至今在我脑海中都历历在目,我也曾经想过要忘记他们,可我越努力,却记得越清晰。

        我以为,这根刺早已经淹没在我的心底,在那个凶手没有露出狰狞的面孔之前,不可能会有人去触碰,可偏偏……

        我浑浑噩噩的看着四周,一抹红点在我眼前悄然而逝,我浑身一怔,缓缓地将李西城推开,而后起身快速走向了正面对着床的电视机。

        那个红点是从电视机摄像头处发出来的。

        我呆滞的将手伸到摄像头前,可那一抹红点却直射我的手掌。

        我咽了口唾沫,努力的平复着情绪,轻声说道:“李……李队,有没有螺丝刀。”

        很显然,李西城被我这句话说得云里雾里,虽心中有所疑问,但可能也还是碍于那张照片对我的冲击力,他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的疑问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隔壁房间有个工具箱,我去给你拿。”

        几分钟后,李西城拿着工具箱回来,我从工具箱内取出螺丝刀将电视外壳打开,果不其然,我在外壳内部发现了两枚被安装在投射器内的针孔摄像头。

        “摄像头?这里怎么会有这玩意儿?”李西城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手上的摄像头,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轻声说道:“监视。”

        我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四周的陈设,从我们进门开始,住在这里的住户就给我们设置了第一重假象,那布满灰尘的地面,无论是谁闯入都会觉得这里根本就没有住人。

        然后,我们进了这扇房门,房门内的摆设和干净程度和那肮脏的客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一处房间,至少在三天之前还是住人的,而且,住户根本就没有想要搬走的意思,因为衣服和一些日用品都完好无损的摆放在这里。

        电视,地面及一切房内家具都没有落灰。

        紧接着,我又在衣柜内发现了十四年之前,我父母惨死现场的照片及电视机内的针孔摄像头。

        说实话,仅凭我们现在已知的线索,我只能猜测,住在这里的人,要不就是被软禁了,要不,就是故意躲避谁,住在这个常人都不可能会觉得能住人的房子里。

        只是,我总觉得,有些奇怪,至于哪里奇怪,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叶杨,这钢线里面好像有纸条。”

        就在我拿着摄像头苦思冥想那个关键点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李西城一把接过了我手上的摄像头,随后又从工具箱内拿出一把老虎钳将这缠连摄像头的一根钢线外皮慢慢的从这根钢线身上剥落。

        几秒钟后,一张指甲大小的纸条顺势落在了李西城的手掌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