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恶作剧

第八章 恶作剧

        “啊……”一声尖锐的惨叫顿时从我身后发出,刘桂芳瞪大了双眼,直望着两旁的墙壁惊恐的蹲了下来。

        而我,也瞬间感觉到一种快要窒息了的感觉。

        一阵又一阵的红色液体此时,已大面积的渗透着四周那原本应雪白的墙面。

        几秒钟后,一组并没有被那些血色液体淹没的字竟慢慢的自我们面前浮现。

        “还我命来……”

        真是厉鬼索命?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还是,沈若真的找上门来了?

        这是我当下的第一想法,但很快,我的这个想法就被现实打破。

        我站的位置离左侧墙壁并不远,这三面墙壁已经完全被这些液体染红,如果这些液体真的是血渍,那么我站的这个位置,不可能一点血腥味都闻不到。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厉鬼索命,而是有心人,在这个房子里面动了手脚。

        很快,李西城闻声赶来,一进门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可当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喂,张所么?”李西城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拿出手机就给我们所长打了个电话。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顺势摇了摇头,后者看着我,眉目微皱,对着话筒低声说道:“没事了,张所,有空一起吃个饭。”

        说完这句话后,李西城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李队,这些不是血渍,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素养的恶作剧而已。”我看着这周边那一片又一片血红的墙壁,低声说道。

        “恶作剧?”李西城狐疑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没有闻到血腥味,所以这些渗透下来的不是血。”

        说到这里,我伸手直接就朝墙上剐蹭了一下,是温的,而且并没有什么味道。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鬼神作怪,是人为恶作剧。

        不……

        真是恶作剧吗?还是报复?

        要报复谁?刘桂芳,秦强二人?

        想到这里,我顿时眉头紧蹙,直朝李西城问道:“两位老人都在吗?”

        李西城点了点头:“该问的我都问了,他们是在得知沈若失踪之后才搬过来的,沈若失踪前后,根本就没有跟他们联系过,更别说这几年沈若的下落了。”

        我抿了抿嘴,连连摇头,道:“不对,沈若失踪之前和秦强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因此还怀了孕,刘桂芳得知秦强婚内出轨,气愤难填,直接就冲到了医院大吵大闹,如果你是沈若,在医院这么一个公众场合,你的患者,上级,甚至最要好的姐妹都在场时,被一个女人这么指着鼻子骂狐狸精,你会有什么反应?”

        后者看了一眼刘桂芳,皱眉说道:“当然是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我点了点头,道:“对,这是一个不管是什么性格的女人拥有的最正常的心态,然而,第二天沈若就失踪了,与此同时,这里就开始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状况,比如只有刘桂芳一人在家时,会听到小孩及女人的哭泣声,会看到窗外晃动的身影,这又是为什么?”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如果有,那么一定是人精心安排,鬼神之说?我不能说是无稽之谈,但至少到现在为止,我没有遇到过,所以,我只能按照最合理的解释,去解释这些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一切。

        “你们不觉得,刚刚在这些液体流淌下来的时候,这个房间有些闷热么?”我看着刘桂芳及秦强二人,轻声说道。

        刘桂芳愣了愣,随即连连点头,道:“对,我刚刚突然觉得后背有些热,可,这和这些血有什么关系?”

        我缓缓地走到了一面墙壁之前,伸手触摸了一下一旁的墙壁,顺嘴说道:“因为这些你所谓流淌下来的“血”,原本就是热的啊。”

        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三人都像看着傻子一样看着我,而李西城则是一脸匪夷所思的站到了墙边,伸手触碰了一下那些“血液”。

        我朝墙角走去,抬头一看,墙角的血渍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干,而墙边的血渍则是已经干的差不多了,所以,这所谓的血,应该是从墙角处流下来的,墙角处……

        我抬头看着刘桂芳,轻声问道:“你们家楼上住着什么人?”

        “楼上?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们住进来之后,就没见过这户人家,应该是废弃了吧,你也知道,这个是老小区,住着的都是一些老年人,年轻人在外闯荡,买了房子就把老人接过去,所以把房子空出来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没想到的是,刘桂芳还没开口,这秦强就直接抢着刘桂芳的话朝我和李西城说道。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朝李西城说道:“李队,我能上去看看么?”

        “我们现在办的是沈若的案子,而不是这种鬼神之说,我看这里,就交给……”

        李西城话还没说完,我直接开口说道:“沈若和秦强有过一段,还怀过秦强的孩子,之后又在众人面前被刘桂芳这样羞辱,沈若失踪之后,这里就开始闹起了鬼,难道,不可能是沈若的报复?我们不知道沈若这三年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身份证没有任何使用记录,能够查的,也就只有一个曼陀罗碱,与其我们在这里等消息,还不如寻找下一个突破点,李队,我想,您应该也找人插了方队和沈若的关系吧,既然你没有在我面前开口,应该就是还没有查到他们有任何的瓜葛,所以,我们现在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突破口,不是么?”

        李西城想了想,随即说道:“沈若今天凌晨就已经死了,如果这里的“闹鬼”事件真的是沈若所为,那你告诉我,这满墙的血渍和她看到的手掌印又是怎么回事?”

        我抿嘴不语,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所以,至少今天的恶作剧,肯定不是沈若做的,那么如果不是沈若的话,就应该是……

        “但是,不可否认的,这件事情,的确可能和沈若有关,李队长,反正给沈若父母做的笔录都已经做完了,不如,我们上去看看?”我看着李西城,咧嘴笑道。

        李西城这个人,我虽说和他不熟,但我却也知道,他是一个为了破案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人,当然了,我说的不包括犯法,我记得之前有个案子,受害人的手机掉到了化粪池内,他二话不说就穿上了防护服,听说之后的三个月,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队里的人都不太想和他接触。

        所以,我笃定了李西城,不会因为麻烦,而放过这一条可能成为沈若案的线索。

        果不其然,在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李西城直接就拿出了手机让靳岩调查了一下关于上楼房屋主人的信息,我们虽然是警察,但也不可能不征求户主的同意私闯民宅。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靳岩十分钟后给李西城回了一个电话,说是楼上的户主名叫林熙然,这房子原本是她爷爷留下来的,只是爷爷去世之后,他们全家都移民了,移民之前,她曾经把这房子卖了,但买家却为了省过户费,竟直接要求暂不过户,只做了一份协议书,而协议书上卖家的名字,经过查证,是伪造的。

        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李西城顿时觉得蹊跷,在征得原户主的同意后,我和李西城直接就上了楼。

        “下去拿工具吧。”

        李西城上楼后,看了一眼眼前那早已生锈的铁门,而铁门之后,更是一扇斑驳的木门,要想进去,只能破门。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又朝四周看了一眼,竟在墙角处发现了一枚黑色的发卡。

        “你要干啥?”李西城见我拿着发卡走近那扇铁门,当即皱眉问道。

        “这里是五楼,走下去再走上来累不累……而且破门不用赔钱吗?给队里节省一些经费也是好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发卡捋直,然后小心翼翼的就插入了那钥匙孔中。

        “你……还会开锁?我说,你在警校里面学的都是一些什么啊?”见我将发卡插入钥匙孔内后,李西城那无语的声音顿时从我身后飘来。

        我笑了笑,顺嘴说道:“我没有父母,有那么两年的时间是在我爸同事身边长大的,所以我上课下课都会去派出所看看今天轮到谁带我回家了,久而久之的,就认识了很多贼,他们别的没教我,就教了我开锁的技巧,这不,那么多年没有练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行。”我是笑着说完这些话的,但每每想起那些日子,心里头总是有些不好受。

        即使那些叔叔阿姨对我就跟自己亲儿子一样,但,那始终都不是自己的家啊。

        李西城听罢,沉默了半响,这才开口说道:“我为我在队里说的那些话跟你道歉,叶杨,你父亲,是一个英雄,所以他也希望你能过的好。”

        我抿了抿嘴,惨淡的笑了笑,左手轻拧发卡,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我回头看了一眼李西城,咧嘴说道:“李队,其实,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说完这句话后,我侧身直接就将那扇铁门打开,可打开这扇铁门后我才发现,铁门内侧的那一扇木门竟是虚掩着的。

        我看了李西城一眼,轻声说道:“如果那些“血渍”真的是从这里流下来的,那么里面很可能有人。”

        李西城点头示意,随即轻轻地将我推到了身后,并从腰间取出一把手枪,右手轻推木门,便缓缓地将那一扇木门推开。

        我跟着李西城的脚步慢慢的往里走去,可当我们将这扇门完全推开时,却发现,这屋子……根本就不可能会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