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窗外的手印

第七章 窗外的手印

        我和李西城来到了405室的门口,后者更是敲响了大门,而我,则往楼上沈若家看了一眼,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可当我准备走上楼去时,405室的房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从屋内走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只见她双眼泛满血丝,左侧脸颊一片红肿,右侧眼眶处,还有一大块淤青。

        很显然,这个女人似乎,刚刚被人打过。

        我看了李西城一眼,随即将我的警官证出示,并轻声说道:“您好,我是派出所民警叶杨,这位是我的同事,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在说话时,女人浑身都在发抖,从她那惊魂未定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一丝闪烁。

        “谁啊?我说你个臭老娘们儿,给老子带了绿帽子不说,是不是你外面那个野男人找上门来了?”

        这时,一阵男声正骂骂咧咧的朝我们传来,下一刻,一个穿着白色背心,走路摇摇晃晃的男人从这女人身后朝我们走来。

        “他娘的,还真特么是小野狗?居然还敢找上门来?看老子不废了你。”

        说话间,那男人顺手抄起一个啤酒瓶就朝我们砸来,我眉目微皱,快速伸手直将李西城拉到一旁,只听“砰”的一声脆响,啤酒瓶被砸的稀碎,而那个男人更是在出门的那一瞬间,直接被李西城制服。

        “哟,一下还来两个?还他妈有没有王法了?你这个臭老娘们儿,野男人都带回家了?看老子不打死你。”男人凶狠的看着那个女人,尽管已经被李西城制服,可他那股劲却依旧不依不饶。

        无奈之下,我只能再次拿出警官证告诉他,我们是警、察。

        他这才呆滞的看着我们,而后连忙朝我们说道:“哎哟,弄错了,对……对不住了,两位警官,我……我这也不是故意的,您二位行行好,先放了我,我保证,我保证不冲动了。”

        李西城一把将这男人推到了门口,顺势说道:“你知不知道家暴是犯法的?”

        “警官同志,您以为我想动手吗?我花了三十万,娶了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回来,每天不到十二点不回家,一回到家,这电话就跟被轰炸了一样,您说,哪个男人被老婆带了绿帽子不激动的?”男人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看表情,倒也是对他老婆有几分感情。

        我看了那个女人一眼,轻声问道:“需要跟我们回去验伤吗?”

        女人怯弱的看着我,而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咱们夫妻的事情,哪儿用的着闹到警、察局,这不丢人嘛,警官同志,咱们没事了,没事了。”

        没等这男人说完,那女人吞了口唾沫,连忙小声的对着自己男人说道:“志……阿强,房间有……有脏东西。”

        “你这傻老娘们,该不是被我打傻了?脏东西?我看我们家最脏的东西就是你。”男人白了他一眼,随即一下就把门给关了上去。

        可这房门刚关上没几秒钟,屋内竟又传出了一声女人的惨叫。

        我和李西城互相看了一眼,随即抬腿就揣了进去。

        “怎么了?”

        屋内一片昏暗,那个女人正瘫坐在地上,而那个男人,则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那一扇房门咽着口水。

        我眉目微皱,顺手就打开了那一扇正矗立在两人面前的房门。

        让我意外的是,房内除了杂乱不堪之外,也没有什么任何异常的地方。

        李西城当时就站在我身旁,我看到的他自然也看到了,只见他微微蹙眉,顺手就将那个女人从地上扶了起来,疑惑的问道:“你们看到什么了?”

        “我……我……我看到……看到满房间的血手印,我……我就说里面有鬼,有鬼啊。”那女人快吓疯了,连忙抓着李西城的手,恐惧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那个男人,问道:‘你也看见了?’

        那男人呆若木鸡的点了点头,一滴冷汗瞬时落下,似是没有回过神来。

        “李队,这样吧,你先上楼,这里我来处理。”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四十五分了,周边的那些个老阿姨都已经拿着菜篮子准备出门买菜,我寻思沈若的父母都是从乡村来的,这个点,也差不多要出门了,所以让李西城赶着他们出门之前,先上去再说。

        李西城看了我一眼,顺势点了点头:“那行,这里就交给你了,完事了上来。”

        李西城走后,我看了一眼一对男女,我并不觉得他们在说话,因为人在受到惊吓之后的第一表情是不会骗人的,他们两人的目光中都透露着惊悚和不敢置信,当然,作为现代社会的年轻人,我自是不相信有什么鬼神的。

        我让他们两人站在原地别动,而我则侧身打开了一旁的白炽灯开关,那昏暗的房间瞬间就变得明亮了起来,房内除了一张床铺之外,几乎就没有半分像住人的样子,满地的衣物,满墙的画纸贴报,说是杂乱,倒也算不上,只是没有衣柜,没有任何家具,他们只能放在地上,看上去,这户人家的条件,似并不怎么好。

        我测过身去,顺嘴问道:“你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那女人惊慌失措的拉着自己男人的手腕,而后抬起手指,朝着窗口说道:“手……手,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的手就贴在窗上。”

        我回过身子朝窗边看去,窗户是那种铁质玻璃窗,窗内是磨砂材质,我进来的时候,这窗是关闭着的。

        我顺手推开了窗,而后侧身朝窗外看去,天空此时已经朦胧,楼下的老阿姨已经拿着菜篮子朝小区外行走。

        而这扇窗的外侧是一个空调架子,空调周边的架子已经开始生锈,那一扇空调更是垂垂欲落的被这生锈的铁架架着。

        如果说,他们看到的的确是一双人手,那么很可能当时有人正站在这窗,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足以容下这个人的地方,也就仅仅是这空调架子之上。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这架子,别说是一个成年人,就算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这脚刚踏上去,人就会立马随着这空调外机摔下来,所以,这空调架子之上是不可能站人的。

        除了这个架子,这窗户周围十分空旷,就连排水管道距离这窗户都有六十厘米左右,而且管道的周围并没有任何落脚点能够攀爬到这窗外,再加上这是四楼,时间又如此尴尬,如果真的有人排除万难,爬到这家的窗口,很容易就会被对面楼道或正出门买菜的人给看到。

        所以……

        我抬头看了一眼这铁框内的玻璃,却发现这玻璃外侧竟有些水渍滴落,这是什么?

        我转身朝那一对男女看去,疑惑的问道:“你刚刚进门的时候也说,你碰到了鬼?”

        “是……是啊,今天我们同学聚会,喝的有点晚了,所以你们来之前我才刚回家,这一回家就被我老婆打……我情急之下就把房门反锁上,当时我也没有开灯,那……那个时候,我蹲在门口,不敢出声,生怕他踹门,可我刚蹲下,就听到了一阵呼吸声,呼吸声是从外面传来的,我是真的听到了,我没有说谎。”那女人还是拉着自己的老公,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再次看了一圈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这一对男女却也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怎么回事?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如果真的有,也不可能会在这个点儿出现吧?

        我轻拍着窗口,想着有没有什么可能是可以单独上来却又不能被人发现的,可我想破了天,却怎么都想不出任何办法。

        “老公,你说,会不会是楼上那个女人的鬼魂回来了?”

        突然,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缓缓地开口,那脸上更是露出了无比惊恐的神色。

        我眉目微皱,顿时问道:“楼上的女人?什么女人?”

        这个小区的最高楼层是五层,而沈若所居住的楼层,正巧在他们家的右上方,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说的这个女人,就是沈若。

        那男人脸色一怔,连忙说道:“怎么可能?”

        只见那女人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恶狠狠地说道:“怎么就不可能了?秦强,你以为你和她的事情我不知道?怀孕,打胎,引产,哪一道工序我不知道的?当年要不是我去医院骂这个小狐狸精……”

        “啪”的一声脆响,秦强伸手就给了自己老婆一个大嘴巴子,而后又狠狠地瞪了自家老婆一眼,示意让她不要乱说话。

        “你……秦强……你敢打我?好,好,今儿个老娘就和你一拍两散,我跟你说,楼上的那个女人失踪了,但我知道,她死了,而且杀死她的,就是他,你快把他抓走。”女人上前就一把抓着我的手臂,义愤填膺的指着自家丈夫,朝我大声说道。

        “行了,你们要让全小区的人都知道你们这点事儿么?一个一个来,你先说,到底怎么回事?”我皱了皱眉,低声朝这个女人说道。

        她估摸着也是气急了,直接一股脑的就朝我抖了出来。

        她叫刘桂芳,今年三十岁,六年之前和丈夫秦强结婚,两人婚后还算和谐美满,之后两人便做了一些小生意,日子过的还不错,只是房价飞涨,两人无奈,也只能先买下这一套房子来在江北扎稳脚跟。

        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两人住进来的第二个月,沈若买下了他们楼上的那一套老式房子,并住了下来,自那之后,沈若每一次都趁着刘桂芳不在的时候上门借东西,一开始还是酱油沐浴露之类的小东西,可到了后来,沈若竟堂而皇之的进门问秦强借用卫生间洗澡,当然,这些事情一开始刘桂芳是不知道的。

        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年轻女性这样挑、逗?久而久之,沈若和秦强产生了婚外情,之后没多久,沈若怀孕了,她逼迫秦强和刘桂芳离婚,并在第一时间,就忽悠秦强将卡上仅有的三十万汇给了自己。

        可刘桂芳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在她知道秦强出、轨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律师,并以夫妻共同财产不能赠与追回了这三十万,当日,刘桂芳跑到新华医院找到了沈若,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沈若一个巴掌,并将沈若和秦强的这些个勾当全数抖露。

        可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沈若就失踪了,刘桂芳怀疑,是秦强杀了沈若,在之后的三年内,刘桂芳其实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婚,可秦强就是不同意,所以,在之后的三年内,刘桂芳和秦强的关系形同虚设,只不过两人还是住在一起而已。

        “你怀疑你丈夫杀了沈若,而沈若又对你积怨已深,所以死了之后来找你报复?”我看着眼前的刘桂芳,她双目呆滞,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恐来形容了。

        但,说实话,我还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无稽之谈,鬼?有时候,眼见都不一定为真啊。

        “对啊,就是这样,要不然她干嘛每天缠着我不放?警c同志,我告诉你,他每一次不在家,我都能听到婴儿的哭声,还有女人的哭声,但是他一回家,这哭声就没有了,我真的快要崩溃了,每一次我收拾行李要走,他就是不让,还说如果我走了,他就杀了我,警c同志,现在我报警,就是他杀了沈若,他还想杀我。”刘桂芳一惊一乍的躲到了我的身后,指着秦强大声说道。

        面对刘桂芳的言辞决绝,秦强马上就开始做起了撩袖管的动作。

        我眉目微皱,直接说道:“怎么?当着我的面你还要打人?”

        “我真的没有杀人,是,我是和沈若有一段感情,可那早在三年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啊,我对我老婆还是有感情的,而且当年娶她的时候我可是下了彩礼的,在我们乡下,离婚可是大忌,说出去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我……”

        秦强见我站了出来,当即又将袖口撩了下去,可没等他这句话说完,他的双眼突然瞪大,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及其惊悚的东西一般。

        我下意识回头,然而,下一幕,却让我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