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我经历过

第六章 我经历过

        一百三十六通未接来电几乎都是从二队的座机打出来的,而我的手机,因当时去医院的时候调成了静音忘了调回来,所以手机一直都是处于静音状态。

        “江楠,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拿着手机,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就朝刑侦二队驶去。

        我一直觉得,李西城在案发现场说的那些话不过就是用来调侃我的话罢了,可我还真就没想到,李西城竟然会主动打我电话,让我过去开会……

        只是,我赶到二队的时候,二队的会议室内只有李西城一人,他就这样坐在那一片布满线索的黑板之前,而在那块黑板的中央,曼陀罗碱这四个字,也赫然而立,不过让我诧异的却是在这曼陀罗碱的右下角,居然还有我的名字。

        我缓缓地推开了会议室大门,李西城侧身看了我一眼,随后又将一张沈若死亡现场的照片安插在了黑板之上。

        “李队,抱歉,我没有接到电话,但是请你相信,我一定会追查真凶,还方凡一个清白。”我看着李西城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落寞。

        “你倒也没对不起谁,队长是你自己的队长,又不是我的,不过相比于你不接电话,我倒是希望知道你那篇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西城缓缓地测过身,那一双漆黑的眼眸,更像是盯着一头猎物般的盯着我。

        听到论文二字,我有些发愣,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江楠在交检测报告的时候告诉的李西城。

        我太清楚她的性格了,关于真相,她不会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尽管这一条线索,会直击他最亲近的人。

        是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疏远她的理由之一。

        既然瞒不住,那倒不如坦荡一些自己说出来,毕竟我知道李西城在问我论文的时候,那矛头已经直指向了我。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沈若体内检测出曼陀罗碱,江楠和李西城就这么怀疑我,毕竟曼陀罗碱并不是不可触及的东西,也不是及其稀少的东西,如果说,我的论文中出现过使用曼陀罗碱的杀人手法,那么那些个医学药典的作者,不是更要被怀疑了?

        我缓缓地走到了李西城面前,随后轻声说道:“那篇论文的确是我写的,而论文中第一个案件,就是以我为角度出发,设计的幻觉杀人案,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曼陀罗碱,您还想知道什么?”

        李西城笑了笑,顺手就将手上的验尸报告放在了桌上,随即转身就走到了窗台前,低声说道:“我还想知道,十四年之前,京市双警杀人案对你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我的心猛地一震,就像是停止了跳动一般,耳边更是发出了源源不断的嗡鸣声,紧接着,我的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发抖。

        “那个案件,应该是你心底最深的痛吧,每每午夜梦回,你的父亲,你的母亲倒在血泊中的样子重复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你痛恨自己,痛恨自己当年竟会那么的懦弱,其实我很好奇,一个八岁的孩子,放学回家后推开大门,看到自己的父母惨死,第一时间竟然会拿出作业本,坐在那个满是鲜血的屋子里面写作业,他的心,该有多大啊。”

        李西城的每一个字眼,就像是锥子般一下又一下的插入我的心脏。

        那是我的噩梦,甚至直到现在,我只要一闭上眼睛,那血腥而又恐怖的场景就像是幻灯片一样的在我脑海播放。

        我的父亲是一名缉毒警,在出事之前,他曾在大毒枭吴光年手下卧底两年,而我的母亲也因此被警方除名,之后,我和母亲过了一段颠沛流离,到处躲藏的日子,那些时日,也是我最恨我爸的时间段。

        直到有一天,他穿着一身警服将我抱起,告诉我,我的父亲不是黑社会,不是大毒枭,他是一位真正的英雄,至此之后,他……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偶像。

        只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们一家团聚的时间竟会这么短暂,十几天后,当我满心欢喜的拿着考了一百分的数学卷子回家后,却发现原本洁白的墙壁上全都是血,不,不光是墙,还有地,家具和那两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和那一双躲在卧室门后的白色皮鞋。

        当时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脑子瞬间一片空白,耳边更是回荡起父亲时常说起的那一句话。

        我拿出了作业本,心有余悸的在纸上写着答案,再然后,一阵破窗声从卧房内传来,那一刻,我使出了浑身力气去拉扯我的爸妈,渐渐地,我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我父母惨死的场景,还有那一双沾染了他们血液的白色皮鞋,那每一帧的画面,都让我彻夜难眠。

        我不知道李西城为什么会翻出十四年之前的案子来,是为了讽刺我?讽刺我是一个见到父母惨死,却还顾着自己安危,胆小,懦弱的人么?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紧接着,我死死地攥着双手,咬牙说道:“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身为他们的儿子,我很自豪。”

        其实,我很清楚,如果当时我不那么做,我很可能会成为那个恶魔的下一个目标,可我不能死,我死了,就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来到过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看到那个凶手绳之以法。

        李西城笑了笑,顺手便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说道:“不要这么紧张,放松放松,这次找你来呢,也没什么意思,我看过你的论文,很精彩,作案的手法,犯罪者的心理,你都写的完美无瑕,就好像是,你曾经真的亲手制造过这种完美的杀人手段一样。”

        听到这里,我心突然就沉了下来。

        这句话不光李西城说过,就连当年我的校长也曾经说过,但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顺手就将那篇论文砸在了我的脸上,还指着我的鼻子说我这种人,出了社会就只有一条路,谁敢惹我,我就能利用我的反向逻辑思维去杀了他。

        那些话,我至今没有忘却。

        “我翻阅了历年来的所有案件,知道么,你是第一个想出来,利用曼陀罗碱让死者自己坠落万丈深渊的人,不可否认的,你有天赋成为一个完美的凶杀犯,却也有天赋成为这个城市的守护者,叶杨,我看过你所有的报告,小学,初中,高中乃至警察学校,你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而你的现场痕迹鉴定课程,几乎拿了满分,我不在乎你的心里测评报告,因为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好好考虑一下我在现场跟你说的话。”

        在我眼中,李西城是一个特别谨慎的人,他几乎没有在人前夸奖过任何一个人,而他……刚刚是在夸我么?

        看着李西城拿起包准备往外走的背影,我愣了愣,顺势就叫住了他:“李队,曼陀罗碱是自带异香的植,他的毒性很强烈,闻者虽不至死,但会产生强烈的幻觉,以国内的技术和设备,是几乎不可能将其提炼成香精的,更不要说将香精内的香味祛除,除非,这种无色无味的曼陀罗碱是从国外引入。”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曼陀罗碱有剧毒,明面上是禁止贩卖的,所以凶手只能去黑市买入,但进口的东西,一过黑市,价格就会翻上好几倍,所以,如果凶手真的从黑市引入,那么这个凶手近期一定会有一大笔的资金流出,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死者周边的人,最近他们的经济状况如何。”

        李西城若有似无的点了点头,继而看了我一眼,朝我说道:“我现在准备去沈若家看看,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说起来,你现在也算是协助我们二队侦办这个案件。”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生怕李西城反悔,立马拿起了外套就跟着李西城上了车。

        “靳岩,去调查一下沈若的周边关系,调查一下他们的资金问题,关注一下,谁近期有大笔资金流出。”一上车,李西城就拿起了电话,给靳岩打了过去。

        靳岩也是二队的,只是他不怎么喜欢露面,在队内,他只负责有关于it方面的事宜,我听说他曾经是一名黑客,几年前曾遭到诬陷,是李西城帮助了他,后来,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去考上了公务员,成功入聘刑侦二队,成了李西城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挂了电话,李西城一脚油门,直接就朝着沈若三年之前所居住的紫宸小区飞驰了过去。

        沈若是从乡下考到江北的,自从来到江北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而她三年前所居住的地址,也是她父母东拼西凑首付下来的房产,自沈若失踪之后,其父母就将自己乡下的房产尽数变卖,搬到了城里,据当时民警备案,说是为了等沈若回家。

        二十分钟后,我和李西城在一处相对于比较老式的小区门口驶入,在上去之前,李西城还特地嘱咐我,沈若死亡的这件事情,暂时先不要跟两位老人透露,两个老人一个有高血压,一个有心脏病,谁也承受不起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沉默了数秒,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总是要知道的,或许让他们参与到抓捕凶手的行列里来,也算是有个活下去的念想。”

        我比谁都能理解身为死者家属的情感,我经历过,那件事后,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死,因为我知道,只有我活着,才能将当年的凶手绳之以法。

        “那么,就由你来开这个口。”李西城看了我一眼,顺势走上了楼。

        就在这时,一阵惨叫将我们两人的注意力直拉到了位于四层的405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