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曼陀罗碱

第五章 曼陀罗碱

        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僵了,因为我确定,这个压住我肩膀的女人,就是江楠,她应该是刚刚从法医院里面出来。

        要放在任何人身上,我倒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深夜验尸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这个人是江楠,在我们学校乃至隔壁的法医学院都知道,这个女人验完尸之后,可是从来都不会洗手的。

        按照她的话来说,死人和活人一样,都需要尊严,要是刚刚解剖完毕就洗手的话,被那些死者知道了会有多难过。

        “一见到我就想走,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一阵冷漠的女声夹杂着背后摊位上的嘈杂声朝我飘来。

        我咽了口唾沫,立马僵直站起,随机机械性的转身,看着江楠尴尬的笑道:“您看您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对了,江法医,您吃了吗?要一起吃点?”

        没等我说话,江楠直接就坐在了我的面前。

        “一毕业就跑到江北,为了躲我,你也算是用心良苦啊。”江楠一入座,抬头就朝我玩味的说道。

        其实严格的说,江楠算是我半个导师,因为她曾经教了我们半年的法医学。

        我承认我们在一起过,她大我五岁,是一个解剖学狂魔,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谈论几乎都是关于她那该死的解剖学,后来,所有人都告诉我,我配不上她,我也能理解,毕竟那时她已经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女法医了,而我呢?却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学生。

        我们也渐渐的开始疏远了起来,而她也因临时调派,被调派到了首都负责一起命案,再之后,我考上了gwy,来到了现在所处的部门。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案子,我们两个人之间,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吧?

        “我没有躲着你,只是因为毕业了,我也不放心我姑姑一个人在江北,索性就来江北工作了。”我笑了笑,朝着江楠说道。

        江楠没有打算追问下去,只是跟老板点了几道我爱吃的菜,轻声说道:“我们好像连分手饭都没有吃过吧?”

        我沉默不语,夹着一块红烧肉就往嘴里送。

        “你对这个案子怎么看?”江楠突然问道。

        江楠是解剖狂魔,同时也是福尔摩斯的铁杆粉丝,她曾经说过,她之所以选择做法医而不做jc,是因为做法医能够第一时间体会到死者的痛苦,更能帮助死者,帮助他们了却最后的心愿。

        所以,对于她能问出这句话来,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只是那时我稍稍有些失落,她没有再追问下去,是不是表示,她已经放下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顺嘴说道:“什么我对这个案子怎么看,说好听点我是派出所刑侦科的,说难听点儿,我跟片警也没什么区别,要不是我去过案发现场,这个案子基本上跟我没关系。”

        的确,如果我不是第二发现人,我几乎连尸体都看不上一眼,就更别说参与这个案子了,要不是有李西城的那一句话,或许就连去医院询问张智成这事儿都会被刑侦大队看成是妨碍公务。

        江楠朝我玩味一笑,顺手就在我碗里夹了一块大肠,轻声说道:“一个在毕业论文中,将自己假设成凶手,继而带入凶手的情感,一步一步谋划如何做到完美杀人而差点被开除的疯子,会对这个亲眼所见的杀人案没有兴趣?叶杨,我记得你说过,真相,是你唯一的信仰。”

        我没有说话,只是拿起筷子将一块青菜夹入江楠的碗中。

        其实从江楠口中听到论文的时候,我是惊讶的。

        那篇论文总共十六万五千三百二十四个字,其中牵涉了我幻想出来的五个恶性杀人案,其作案手法就连我的导师都为之震惊,可就在我志得意满的觉得这篇论文会被推上毕业季的最佳论文时,学校竟一纸文书,直接就给我记了一个大过。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篇论文中,我以第一人称阐述一名刑侦人员,是如何利用凶杀犯心理,将自己代入从而还原凶手在犯罪时的第一作案心理被学校里的各个导师全盘否决,并直指我的心态已经构成了一名极度癫狂的恶性凶杀犯的动机。

        若不是我的导师张天骜极力袒护我,那时我连毕业都困难。

        只是,这篇论文在那一场风波后,已经被学校完全封闭,就连我都没有原稿,而那时江楠已经去首都了,她怎么会知道的?

        “很惊讶?更惊讶的还在后面,要不要听听?”江楠笑了笑,继续说道。

        我略微抬头,抿嘴笑道:“看来,你来江北是冲着我来的?”

        后者摇了摇头,看了我一眼,继而说道:“工作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任何私人问题,我记得,你那篇论文里面的第一个案子的死者,是因为曼陀罗碱中毒从而导致死者出现幻觉从而导致死者坠楼的吧?”

        “啪”

        我直将手上的筷子拍在了桌上,周围众人的目光更是纷纷向我们投来,我涨红着一张脸,看着江楠,皱眉说道:“江楠,别再说这件事了行么?”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认为我写那篇论文有什么错,我甚至一度以为,现在的刑侦技术完全导向了教科书,可教科书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只是将我认为对的破案手法写到论文里面,有什么错?

        可当那篇论文被全盘否决的时候,我崩溃了,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整个世界都要和我作对。

        是的,如果不是那篇论文,如果不是那一个不知所谓的处分,我的起点,或许会更高,可偏偏,我却背上了一份心理评估报告和一个所谓的疯子的外号毕了业。

        说实话,在我的潜意识里,对于这篇论文,我是及其抗拒的,可江江楠,却又是一个喜欢揭人伤疤的女人。

        “其实相比于你的方队长,我更有理由认为,杀死那名死者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听到这里,我微微一愣,顺势狐疑的抬头看着江楠,道:“就因为我也去过案发现场?江楠,你不觉得你这个推理,有点可笑么?”

        我自认为我是一个脾气还算不错的男人,至少从小到大,我没有骂过一句脏话,但此时此刻,面对江楠,我还真想爆句粗口。

        “就凭你的论文啊,我在死者的左侧臂间发现了一个几乎用肉眼看不见的针孔,顺着针孔,我提取了一些死者的血液样本,你猜猜看,我在这份血液样本报告里面,发现了什么?你那么聪明,肯定能猜到。”江楠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手轻轻地扣了扣桌面。

        这是她的惯用动作,每一次,她觉得紧张的时候,总会用手敲击桌面。

        我看着江楠,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

        “你该不会告诉我,在死者体内,提取到了曼陀罗碱?”我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江楠,震惊的问道。

        曼陀罗身含剧毒,花香更能使人产生幻觉,当时我在写那篇论文的时候,为了确保被害者百分之百的死亡,凶手利用从曼陀罗内提取百倍香精替换了被害者房内的香精蜡烛,从而导致被害者产生幻觉,并身重剧毒,由于被害者在被害之前也曾杀过一人,导致其心理阴影及大,这一致幻,心中所有阴影全部浮现在眼前,这才导致最后不自控上楼自杀。

        这是一套我认为的完美杀人案,也是让全校各个高层,闻风丧胆到不敢置信的典型恶性心理杀人案。

        从江楠那闪烁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了答案。

        曼陀罗碱。

        怎么会是曼陀罗碱……

        我的脑袋一下空白,整个身子也逐渐僵了起来。

        要提炼曼陀罗碱的工序十分复杂,在提炼的过程中,提炼者需要全程佩戴防护工具,若稍有不慎,吸入曼陀罗花粉,哪怕是一点点,也足以致命。

        用这种方法杀人?

        那他为什么不置换成其他毒药?

        “叶杨,你知道的,曼陀罗碱在国内,是根本不可能被制作完成的,我记得当时你写那篇论文的时候,你所用的曼陀罗碱,是从国外流入国内的地下市场的对吧?”江楠一脸凝重的看着我,低声问道。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的说道:“嗯,配置曼陀罗碱的工序十分复杂,曼陀罗的花很香,经过一朵曼陀罗花,身上的香味走至三公里都不会消散,但是,我在死者的身上并没有闻到曼陀罗花的香味,换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来说,如果你真的从她体内提取到了曼陀罗碱,那么,这个凶手或者制作这种曼陀罗碱的人,一定将这香精弱化到几乎为0,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弱化香精?难道是为了隐瞒曼陀罗碱?可是个人都知道,死者死后我们都会送去尸检做化验,隐藏?这是根本不可能隐藏的事情。”

        无数种可能在我脑间来回跳跃,黑市,国外,甚至是用国内低等仪器,只要不怕死,这些都能制作,但凶手一定要用曼陀罗碱去杀死被害者,用意到底是什么?

        无数个案发场景,无数张叠加取证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脑海,被吊起的人偶,人偶内的婴儿,还有那一具心态及其诡异的尸体,为什么,为什么凶手要这样摆放。

        我的身体开始逐渐麻木,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那一阵又一阵属于女人的尖叫声突然就回荡在了我的耳边。

        “叶杨,喂,听到我说话了吗?”江楠的声音瞬间就将我拉回了现实。

        回过神后的我,冷汗一直沿着衬衫往外冒,似乎周围的一切声音都跟我五官一般,耳边更是发出一阵又一阵强烈的嗡鸣声。

        “没……没事,既然发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那……那你怎么没去告诉李西城?”我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咽了口唾沫,问道。

        “出报告的第一时间我就给李队长打了一个电话,哦对了,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李队长让靳岩打电话给你让你去二队开会,怎么,你没收到电话么?”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后立马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在那屏幕被我打开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