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调查.

第四章 调查.

        我跟着护士直走到医生办公室的内间,只等她轻轻敲了敲门,一位看似身高在一米七左右,相貌俊朗的年轻医生顺势就打开了门。

        “张主任,是这样的……”护士小声的在这医生的耳边恰恰私语,不时间还朝后看我,直到护士说完,医生这才朝我点了点头,示意护先回去值班。

        护士走后,他这在让我在他办公室坐了下来,并给我倒了杯热茶。

        “你好,我刚听护士说,您是沈若的表哥?可是沈若已经失踪三年了,你这突然到访,我倒也不知道该书什么了,这样吧,你想知道什么,我要是知道,一定告诉你。”医生将杯子递到了我的面前,下意识的架了架他那金丝眼镜框,笑着说道。

        我看了一眼这医生的胸牌,张智成,新华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说实话,他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文质彬彬,倒一点儿也不像是我想象中的那么成熟。

        “你好,张医生,我叫叶杨,是沈若的表哥,其实我早该回来,只是家人一直瞒着我,直到刚刚下了飞机我才听说我表妹的确是失踪了,张医生,我就想问问,我表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好好的在医院上班,怎么会失踪的?”我看着张智成的双眼,佯装焦急的味道。

        有些事情,用警察的身份可能我什么都问不出来,但如若换一种身份,相信多少,还是能问出点什么的。

        他见我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稳定,立马起身拉着我又坐了下来,开口说道:“别着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样,你听我慢慢说,行吗?”

        我抿了抿嘴,直接就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即说道:“好,您说您说,我妹妹到底怎么回事,三年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智成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跟我说沈若的确是他们医院的实习护士,只不过那都是三年之前的事情了。

        “沈若这个姑娘啊,人缘好,也会说话,不管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我记得那是09年的事情了吧,好像是中秋后的一天,我刚从手术台下来,沈若就惶惶张张的跑来告诉我,停尸间有两具死婴不见了。”

        话说到这里,我顿时眉头微皱:“死婴?”

        张智成点了点头,道:“是的,死婴,那两具死婴是当天刚刚下台的,原本是一对龙凤胎,但是因在母亲身体内吸入了过多的羊水,一个也没能活下来,按照一般流程来说,其父母签署将死婴交由医院处理的协议书之后,医院就会对其进行处理,基本上三天一次吧。”

        “然后呢?这和我表妹失踪有什么关系?”我沉下心来,不紧不慢的问道。

        张智成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因为那两名死婴是由沈若和另外一名护士负责的,对此沈若一直很自责,要知道,如果被人发现,我们医院不见了两名死婴,会有多少人说我们医院处理不当,以后还会有谁相信我们医院?所以上面对这件事情很重视,甚至最后都报了警,后来,可能是因为沈若因为这件事情的情绪太过于紧绷了的缘故,竟直接指着另外一名护士,说死婴是她偷了去,再贩卖给黑市商人,用作烹饪食材。”

        “什么?”听了这话,我无比震惊,用死婴来作为烹饪的食材?

        “你不用这么惊讶,有很多人都认为,刚出生或者胎死腹中婴儿是最有营养的东西,但实则都是无稽之谈,甚至前些日子还有人跟我说想和我们医院合作贩卖胎盘,我差点儿没报警,现在的人啊,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张智成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然后呢?”震惊之余,我还是按捺住了情绪,继续问道。

        紧接着,张智成告诉我,因为沈若的话,那名叫做江孜的女护士被医院停职查看,而就在沈若失踪当晚,江孜再次来到医院,和沈若在护士站内大吵了一架,江孜走后,沈若继续回到岗位工作,但到了第二天凌晨三点二十五分的时候,沈若在护士台接了个电话就朝厕所方向走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沈若了。

        “时间这么精确?是看了监控了?”我看着张智成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道:“是的,那个时候的监控还不怎么清晰,但是行为举止和大概轮廓还是能看清的,更奇怪的是,警方调取了医院内所有的监控,监控显示,江孜是在十一点的时候进入住院楼的,她进去之后就没有再次出来过,而在当天凌晨,没有任何人,从那监控范围内,离开过住院楼,也就是说,沈若和江孜,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之后沈若和江孜的家属都来闹过,可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去了哪里,要不是今天你来问我,我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死婴,沈若,都和这起凶杀案有关,难不成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如果按照张智成所说,沈若于失踪之前,曾扬言江孜就是死婴失踪案的嫌疑人,那么江孜蓄意报复倒也无可厚非,可她们两个,又是怎么悄无声息的从这家医院里面失踪的?

        沈若的死亡时间是凌晨,那在这三年里,警方和其家属为何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在怀疑,会不会是江孜把沈若给弄不见的,只是当时也是一个猜测,也没有真凭实据,我知道也就这么多了,哦对了,沈若当时还有一个男朋友,听说是道上混的,你可以去问问,不好意思,我明天还有一台手术,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吧。”

        我看了一眼时间,的确也不早了,所以直接起身朝张智成点头道:“谢谢您,张主任,那我就不叨扰了。”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离开了张智成的办公室。

        我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因为医院离我家还是有点距离的,所以还是决定先回所里明天再说,只是我走过医院门口那些大排档的时候,肚子却还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我随便找了一家大排档坐了下来,可我刚一坐下,一阵清香却从我身后飘散而来,我回头一看……

        “……”

        不会这么倒霉吧,怎么走哪儿都能碰到她?

        “老板,我还有些事,蛋炒饭不要了。”我冲着老板说了一句,随后准备起身就走,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却突然压住了我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