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死婴失踪案

第三章 死婴失踪案

        一块又一块鲜血淋漓的尸快瞬间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别说我,当时就连那些刑警们都纷纷捂住嘴往外跑了出去。

        而我仔细朝那块圆形物体看去,居然是一个拳头大小的人头?

        “这……江法医……”李西城见到这颗人头,顿时皱着眉,震惊无比的说道。

        只见江楠将先前的手套置换,随即缓缓的将人偶体内的那些尸块捡出,我数了数,人头总共有三颗,但都是婴儿的脑袋,而那些尸块更是数不胜数。

        “从尸表上的肤色来看,这些婴儿应该都是一些在母胎体内吸入羊水窒息而死的死婴,死亡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但是……”

        “但是什么?”李西城连忙问道。

        “但是这具婴儿,从肤色和面色来看,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顺利生产的婴儿,死亡时间,大约在三个小时之前,按照正常来说,婴儿的血流量很少,更别说死婴了,不该会流这么多血,更何况死亡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看,现在这人偶里面的血,还在流淌。”江楠单手握着刚刚从人偶体内取出的一双小手,看了一眼李西城,缓缓的说道。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的确,就算这三具婴儿都是在这电梯内被弄死的,也不该出现这么多血才对,所以,这些血……

        “李队,能让我看看人偶吗?”我的话,直接就将江楠和李西城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有些后悔,毕竟我的头儿才刚被李西城以犯罪嫌疑人的名义抓获归案,他又怎么可能让我接触尸体?

        然而,就在我尴尬的挠着头,想说就当我刚刚这句话没有说过的时候,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李西城竟往后退了一步,直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塑胶手套递给了我,低声说道:“小心点,不要破坏物证。”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呆滞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带上手套,便蹲在了江楠身边,一边将手从那一道缝隙中伸入往里摸索,一边说道:“就像是江法医所说的,三具已经死亡两个小时以上的尸体,早就应该出现血凝,所以他们不可能流出一点血液,那么,这具人偶体内为什么会流出这么多血?”

        说到这里,我伸入人偶的手似乎碰触到了一块薄膜,紧接着,我慢慢的将这个人偶内的一块薄膜拉扯而出,缓缓的说道:“原因,可能就出在人偶的本身。”

        说话间,一个空瘪的血袋瞬间就被我从人偶体内扯出,李西城眉目微皱,当即说道:“所以是凶手事先将血袋装入人偶内,然后再将这些死婴通过那个孔装入人偶,离开之前,他又将人偶体内的血袋刺破?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凶手想要表达什么?混淆警方的视线?还是另有所图?

        “李队,我们在现场找到了这个。”这时,一名刑警拿着一个装在证物袋内的香烟屁股直朝李西城走来。

        我趁着李西城拿证物袋的时候看了一眼,是一根外烟,烟嘴上有些还没有干透的唾液。

        “相信是嫌疑人在进入电梯之后留下来的。”那名刑警继续说道。

        “不可能。”

        “不可能。”

        我和李西城异口同声的说道。

        李西城眯了眯眼,随后便饶有兴趣的朝我问道:“你说说,怎么不可能?”

        我尴尬的看了一眼李西城,随即挠了挠头,轻声说道:“因为电梯内侧的墙壁,地上,到处都沾满了血液,可有一点没有觉得很奇怪么?这电梯里面到处都是还未干涸的血渍,那为什么,电梯内的地板上没有任何脚印?所以我猜,凶手根本就没有进过电梯。”

        “没有进过电梯?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没有进电梯,他怎么杀人的?这烟蒂又怎么解释?我说你一个新来的就别添乱了行吗?”一旁的刑警在我说完这些话后,更是皱眉反驳道。

        这个问题倒是问到了点子上,其实赶到案发现场看到一幕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凶手会不会是利用了电梯的惯性运作,将钓鱼线事先布置在电梯内和电梯外,当电梯一启动,钓鱼线自然就会紧绷,而那原本勒在这个女人脖子上的钓鱼线就会变成一把锋利的尖刀,一秒钟,仅仅只需要一秒钟,就能让这个女人人首分离。

        可,这一点不光只有我想到了,就连站在一旁的李西城也想到了,他让现场的刑警顺着各个楼层的电梯口找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任何有捆绑过钓鱼线的痕迹。

        那么,凶手又是如何做到不进入电梯,却又能将这个女人杀死在这封闭的电梯里的呢?

        “关于死者,还有什么最新消息?”这时,李西城侧身对着那名刑警,开口问道。

        “死者沈若,二十三岁,卫校毕业,在人口失踪处有登记,因父母双亡,所以当时来报案的是其医院的负责人,据当时办案民警调查,沈若私生活混乱,经常和一些社会青年出入酒吧ktv,据调查,沈若当初除了在新华医院做实习生,还曾在一家名叫夜歌的ktv内做过点歌公主,只是很可惜,沈若失踪之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发现她的尸体,她已经有三年没有出现过了。”

        我习惯性的摸了摸鼻梁,顺势皱眉问道:“沈若曾经在妇产科做过护士?”

        那刑警微微一愣,随后白了我一眼,不悦的说道:“我记得你好像只是下属派出所的民警吧?”

        当时我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民警刑警不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么?凭什么就要被区别对待?

        “对,我是民警,但我也是……”

        “好了,你跟我过来。”我刚想反驳那名刑警,可却被李西城突然打断,只将我带到了电梯一侧。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确定,方凡跟这件案子有关吗?”李西城将我带到一旁,直接开口问道。

        我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方凡曾经在栋楼里出现过的视频被找出来的缘故?但是李队长,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案发现场是被人事先设置好的,那么这个人在不在现场,其实并没有关系,不是么?”

        “呵,你凭什么那么笃定,凶手是利用机关杀人,而不是亲手杀死死者的呢?就因为现场没有脚印?”李西城听罢,顿时笑着说道。

        “是,就是因为现场没有任何脚印,电梯内测的血渍离电梯外有三十厘米的距离,就算是我站在电梯门口,拔出砍刀,那么凶手和死者的距离应在三十厘米之上,我之前就说过了,方凡的手受了伤,他根本没有办法拿起看到,隔着死者三十厘米,还能将死者的脑袋完美的切下。”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好,就算我退一万步说,凶手是在门口行凶的,他也顺利的将死者的脑袋切割下来,那么当时电梯门应该是处于打开的状态下,这些假设才能成立,既然电梯门是开的,那么为什么门口没有任何血渍?李队长,我相信我们刑侦技术的职业素养,他们应该在案发现场周围早就做过血液检测了吧?如果检测到了什么,想来技术人员这个时候一定蹲在哪里进行血液取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整座楼勘察了吧?”

        其实不光是感性,我也理性的认为方凡不是杀人凶手,当然,这并不是我的一面之词,而是就算当时那种状况成立,的确是方凡杀了沈若,那么方凡的身上应该是有大量溅射性血渍的,可是我见到方凡的时候,他的衣服上却并没有任何异常。

        “还真是屈才啊,三言两语,就把你们队长的嫌疑推的一干二净,只不过,我也不能凭借你的一面之词,妄下定论,这样吧,我看你还挺喜欢查案的,那么,你就暂时协助我们刑侦二队侦查这桩案子怎么样?也为了洗清你那位队长的嫌疑。”我说完这些,李西城随后便拍了拍手,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李西城那双眼睛里,有些不怀好意的意思。

        “怎么样?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李西城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即头也不回的就又回到了那群刑警之间。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一具女尸,直接就跟上了李西城的步伐,连忙问道:“那李队长,我能见见方凡么?”

        “不能。”

        “为什么?你既然让我协助你们查案,那么我就有权利见见那个被你们抓了的犯罪嫌疑人。”在听到不能的时候,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就窜了起来,我明白李西城是什么意思,毕竟我现在还是方凡的下属,为了避免我们串通消息,他自然不得不开这个口,但,他都答应我让我协助调查了不是么?

        “你也说是犯罪嫌疑人了,我们都没有审问,哪里来的道理给你见?你与其在我这里白费功夫,不如多去查查这件案子吧。”

        我咬了咬牙,没有说话,转身就快步走出这栋大楼。

        虽说在我眼里,李西城可能也就只是这么一说,但说实话,我不能明知道方凡是无辜的,还任由刑侦二队这样扣留他,所以,这句玩笑话我也接下了。

        离开案发现场之后,我直接就来到了新华医院。

        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晚上的医院安静的令人可怕,除了护士台内的一名年约二十多岁的护士之外,我愣是听不到一丁点儿响动。

        “唉唉唉,你不能进去,已经过了探视时间了,而且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有凌晨来看病人的吗?”那名护士见我径直朝她走去,以为我是患者家属,连忙把我拦在了护士台前。

        我挠了挠头,连忙扯了一个连我都不相信的谎,笑着对这名护士说道:“那个,我不是来看病人的,我是沈若的表哥,刚从m国回来,这不听我家人说她不见了,我连忙过来问问是什么情况。”

        “沈若?没听说过,但这里是医院,你来找人也得白天找啊,这晚上来算是怎么回事,出去出去。”那护士没听完我的话,立马端着架子,直接就把我轰到了电梯门口。

        “护士姐姐,我这是刚下飞机,你听我把话说完行吗?我表妹原来是你们这儿的护士,这三年之前不知道怎么的就失踪了,我家人也怕耽误我的学业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坏人吗,而且我不进病房,我只是想来问问,我表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在医院里面上班,怎么就失踪了?”我佯装恳求着这名护士,随后又将我从那名刑警给李西城看沈若简历的时候偷拍的大头照递给了护士。

        “护士小姐姐,你看,这就是我表妹,她之前真的是你们这儿的护士,小姐姐,我求求你了,就帮我问问吧,你们护士站一定有认识她的人。”

        护士朝这照片看了一眼,随后缓缓的摇头,说她没有见过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可能那时我显的比较着急,这护士似乎相信了我的话,连忙说道:“那行,今天也算你运气好,我们科室主任刚下手术,这会儿正在休息室休息呢,我给你去问问,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