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门俏妃:憨痴王爷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三)

第五百七十四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三)

        “哼,看来皇帝陛下还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身在帝王家不是你的理由,要理由你也找一个好一点的行吗?

        若不是你权利熏心,怎会算计我的母亲,算计一个单纯的女人,利用她接近慕容一家,最后还杀光她所有的亲人,连我你也不放过,皇帝陛下,你当年真的不该放过我,你若杀死我,今天也不会有这样的局面,你那宝贝儿子也不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

        哦,错了,他可是继承了你尊贵的血统,为了江山不择手段,你应该庆幸你那卑鄙的手段后继有人了。”

        慕容谨阴阳怪气的看着苍月皇,眼中全是不屑之色,他就是要践踏他的自尊,他就是要把这个男人狠狠的踩在脚下!苍月皇,你死一千次,死一万次也不足以向慕容家谢罪,不足以向慕容雨谢罪!“瑾儿,朕知道,就算我再怎么做也得不到你的原谅是吗?”

        “哼,皇帝陛下,你今日屈尊到此究竟何事,你别告诉我你是来忏悔的!”

        慕容谨咬牙切齿的看着苍月皇,那双眼睛显露出来的恨意真想活生生的把眼前这个万劫不复的男人吞了,眼神如寒山之巅的冰刀,冰冷刺骨,仿佛来自地狱深渊最骇人的阴寒。

        温文儒雅的男人发起火来比十二级的龙卷风还来得强烈。

        “瑾儿,如今苍月的形式你也知道,杰儿又不在,朕知道你会帮父皇这一次的,是吗?”苍月皇伤感的看着慕容谨,亡国,对于任何一个君王来说都是最心痛的事情,就算他再怎么心狠手辣,可想到自己要亡国了心还是会疼的。现在能救自己国家的也只有这个儿子了。“帮你?”慕容谨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脸上是冰冷的笑,几乎咬断了牙龈,脑海里闪过那张折磨了他的脸庞,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喉咙间尝到了腥甜的味道,当初诛杀慕容一族,赶他如冷宫,赐他毒药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他是他儿子,他当时还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这个所谓的父皇心事用什么做的,怎么可以对他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当时杀他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需要他救国了又来谈什么父子情,当初父子情死到哪去了?他慕容谨不是什么烂货,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就算他是商品也是他付不起的价!他慕容谨是冤大头吗,没自尊吗,凭什么要被他利用,凭什么?慕容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孩了,他现在能保护自己,能铲除自己的敌人!那些该死的人早就该死了!他之所以没有灭掉苍月,他就是等着这一天,等着这个男人回来求自己!“要救苍月?可以。前提是我明天不想看见坐在朝堂上的那个人还是你!”他神色更冷,咬牙切齿,额上青筋暴跳,要极力容忍才不至于出手去杀他,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变得安静,霸气和怒气渐渐收敛,没必要,没必要为了那些没用的人生气,哼,这个男人不配惹他生气。慕容谨的话是那么的嚣张那么冷漠,他不希望明天龙椅上的人是他,是在逼宫吗?就算逼宫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就是hi要赶他下台,他就是否定他的一切,否定他用着肮脏手段得到的江山!第二天,苍月皇禅位,沧月谨继位,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快,文武百官和百姓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沧月谨又颁布了一条皇令,苍月国姓由苍月改为慕容,那消失已久的慕容姓氏成为了国姓!天下一片哗然,二十几年前那场血腥的屠杀又被翻出水面,苍月百姓这时才知道五王爷原来一直忍辱负重,一直背着一身的血海深仇,原来苍月皇当年是如此的……老皇帝在当天早上就驾崩了,

        苍月,变天了!三皇子在黑山上得到江山易主的消息时愤怒不已,不过看着地牢里那个昏睡的女人他的嘴角又扬起了一丝笑容,很好,只要这个女人在,江山早晚会回来的。慕容谨登基后给西狄,秦月和楚国的军队送去消息,苍月让道,让他们的军队直达黑山山底,他们也可以调集三十万兵马维持治安,可前提是他们的军队在踏入苍月后不能烧扰百姓!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快,似乎早就预谋好了一般,在这场纷争里面没有人说不,也没有百姓敢站出来质疑他们的新皇。

        楚国看战争打不起来,也就收兵回去了。西狄和秦月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进了苍月,黑压压的军队驻扎在黑山底下。慕容谨也调集了三十万精兵过来,名义上维护治安,实则是给西狄和苍月送去了黑山的地势图和机关图!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对付山上的沧月杰!安晓晓也不闲着,这个白衣胜雪的无双公子一把纸扇,一匹白马来到了黑山山脚,秦泽枫他们跟在身后!阵法?机关?对于安晓晓来说什么也不是!

        一百万的大军驻扎在山底下,等着王者发号司令!朗朗白日,晴天万里无云,原本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可山脚下那黑压压的百万大军却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气息!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容了,谁见过如此精锐的百万大军?…………安晓晓一匹白马已经上山,只有秦泽枫尾随,其他人在山下等命令!只见进山后的安晓晓离开马背,飞到半空之中!半空之中,一双明眸亮若星辰,黑发衣襟在大风之中飞舞飘荡,风姿绝世,动人心魄。

        她口中似在低低念诵咒文,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随着咒文的飘扬,黑山突然天旋地转,那一个个阵法凸显,杀机四起,林中数目沙沙作响,犹如猛兽狂吼,声震四野,刹那间白光大盛,那白光从晓晓体内发出,如狂龙出渊,方圆十数丈内的所有云气竟在片刻间全部被逼得消散开去,无影无踪。

        随后安晓晓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眼睛微闭,缓缓从袖中取出一只通体白璧无瑕的笛子,瓷白的手指轻轻跳动,优美的旋律轻轻奏起来。那美妙的音符似高山流水倾泻而下,万木逢春灿烂而生。笛声蜿蜒而出,如流水,似春风,所过之处仿佛置身在满园春色之间,流水叮咚,蝶飞蜂舞,清风拂过,幽香沁人心脾,简直让人如置身其中,如痴如醉而不得醒。

        笛声所过之处原本杀气腾腾的机关全都自动废除,片刻,黑山上的机关全都废了!安晓晓缓缓睁开双眼,玩味的朝秦泽枫看了一眼,两匹骏马从山里奔跑出来,马上坐着俊美无双的无双公子和妖艳无比的红衣公子。司徒无情他们见这二人回来以后,骑上战马,百万雄狮整装待发!片刻之间,原本晴朗的青天黑了下来,天际突然出现的乌云翻涌不止,雷声隆隆,黑云边缘不断有电光闪动,驰骋天地间,一片肃杀,狂风大做。

        谁都知道一场杀戮即将出现,为了统一指挥,百万雄狮听从司徒无情的号令,秦泽烨,秦泽逸,萧寒,萧木等人尾随其后!司徒无情一身黑色的戎装,向地狱里的索命阎罗,他的铠甲是黑色,恐怖的黑,死亡的黑!有谁能想到一个云飞舞会招来百万雄师!

        为了一个云飞舞,西狄太子会跋山涉水而来,还带着大部队!他嗜杀,他冷血,他是西狄的太子,是西狄的战神!司徒无情手臂一挥,地动山摇,黑压压的雄狮扬鞭启程,向黑风寨冲去,那气势,那阵容,百姓们从未见过,那只军队似魔鬼,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黑山上的杀手和军队已被几里外的灰尘和马蹄声吓破了胆,不停的颤抖着,似乎已知道了自己的劫数。黑山下,司徒无情愤怒的看着这座黑山,敢伤害云飞舞的人,死,死无葬身之地……杀手们不停的颤抖,看着门外黑压压的一片,他们颤抖……机关早已经失灵,他们唯有面对面的攻击!他们面对的是百万雄师!“杀!片、甲、不、留!”

        司徒无情振臂一呼。百万雄狮像魔鬼,像洪兽冲进树林,那阵势没人敢挡,也阻挡不了。“杀,片、甲、不、留!”

        简单的几个字,从他的口里说出来却那么的有威力,天塌地陷……遇人杀人,遇鬼杀鬼,遇佛杀佛……片甲不留!片甲不留!片甲不留!杀无赦!杀无赦!杀无赦!杀无赦!兵狂马啸,刀山戟林,烟尘弥漫。苍穹之下,百万人马在混乱的厮杀、逃跑、死亡、流血,杀声、惨叫声、求饶声、马蹄声、脚步声混杂,喧嚣一片,黑山上的军旗旗倒在地上,

        被马啼践踏着。血流成河,血流成河……血流成河!血流成河!血流成河……滚滚的血液如洪水般冲向山下……血洗黑山,几百个头颅被马蹄践踏着,血像河水一样冲下山去,那些看热闹的人在山下关注着山上的情况,当那红色的液体滚滚流下山的时候,他们大惊失色,杀人无数的他们此时全身颤抖,一两个头颅顺着红色的液体冲刷到他们面前时,他们更是恐慌,这哪里是军队,这是一支魔鬼,一只嗜血的魔鬼,有些人实在受不了这血腥的场面,开始不停的呕吐……黑山尸横遍野,无一生还,场面惨不忍睹,乌鸦在树上上不停的叫着,似乎在给那些死去的人哀悼……黑山,苍月的诡秘之地,传说中的死亡之山,有进无出,谈山色变,今天,这黑山就这样被血洗了!血洗黑山!

        地牢里的云飞舞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她已经沉睡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