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门俏妃:憨痴王爷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章 投身青楼做一日的妓女

第五百七十章 投身青楼做一日的妓女

        “晓晓,为我忍受一次好吗,乖,一会儿就不疼了……”温柔,妖媚,蛊惑人心,他已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安慰她,身体却毫不停止地一直掠夺她的甜美。

        月亮似也忍不住脸红,躲进了云层,山涧一片朦胧,如梦如幻,她紧紧地抓着身下的红袍,放松自己去接纳他,这是她的男人……

        在她身体最深处,每每想到这里,总是忍不住悸动,疼痛渐渐淡去,山涧中只有轻吟和低吼声交错着响起,男和女最原始的律动。在一片昏眩的冲击中,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承受着他的热情,他力度越来越狠,汗水四溅,一声一声无意识地喊着她的名字,彻底迷失在情-欲中。

        终于在更密集冲击后释放在她体内,两人一起攀上云端,他覆在她身上,剧烈地喘息,久久不停,晓晓也好一会儿才从这片激烈的震动中回过身来。她脸如桃花,一双美丽的眸,媚得几乎能滴出水来,柔顺却妖艳地绽放在他身下,他突然吻住她的唇,狠狠地吻,她终于是他的,名副其实的王妃,是他的女人。

        …………只想狠狠地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欺负,狠狠地要……这一幕从她九岁开始,他就渴望了,那时候她太小,吻一下都觉得亵渎了她,可随着她越来越美,心意所属后,这种梦境不止一次出现在梦中。在她去苗疆的五年里,有多少个夜晚,他孤枕难眠,就这么梦见她,抱着她,吻着她,要着她,一直到天明,醒来感觉身下一片湿润。

        这样的梦做过很多次,是他最羞人,最甜美的梦,终于圆了,他哪会控制。…………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在王府里,这里是他们的婚房,这里的布置同五年前一模一样。刚想起床,直觉得浑身酸软得要命,好似被马车碾过般,特别是下身,有一种火辣的热疼之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一想到昨晚的疯狂程度,晓晓红了脸颊。两人在冷泉边已是够疯狂了,做了几次后秦泽枫便抱着她回了王府,她一直昏昏沉沉的,并不知道自己在哪,回到床上后他更是要得狠,她都不知道这极乐散到底功用有多么的猛,竟然能让人沉迷此事近一夜,最终她是抵不住昏迷了过去,脑海里回想起所有的细节,看着自己身上青紫的淤痕,掐痕,晓晓耳朵更是火辣。西域极乐散,果真名不虚传,一想到他们圆房了,安晓晓的脸红得更厉害了。晓晓掀开被子,看着身上的淤青,心扑通扑通的直跳,脸又红了……昨夜,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真正意义上是他的女人了。此刻,这个嚣张无比的小王妃也会娇羞,害臊……秦泽枫这时候走进来,还是一身火红的纱衣,经过昨夜的激战,那张妖艳的脸愈加的迷人,那双丹凤眼也更加的摄人心魄,这是秦月的第一美男子,这是她的男人。

        妖孽王爷温柔无比的的来到床头,看着自己这个娇羞的小妻子,可爱的小妻子,心里疼爱不已,真想再要了她,可昨夜她已经太累,他不想再蹂躏他,再说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醒了?”

        他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随后在脸颊上吻了吻,房间里洋溢着幸福与甜蜜。这是她的夫君,她妖艳温柔的夫君。安晓晓那张脸红得能拧出水来,想到昨夜……她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得很低,不敢正视秦泽枫。看着这样的妻子,他更是疼爱至极,温柔的嘱咐几句以后出去安排事情了。今日苍月娇和沧月杰要离开,秦泽枫和五王爷代表秦月送他们到北门口,关于昨夜苍月娇下药的事情四王爷不想再追究,所以在送人时也没有提到关于昨天的事情。毕竟他因祸得福,多亏了苍月娇的药他才能要了安晓晓,若不是他昨夜中了极乐散,他的小王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让他碰呢,这样想一想也就不再追究苍月娇的行为了。可四王爷不追究不代表其他人也不追究。四王爷和五王爷把苍月娇和沧月杰送到北门以后就停住了脚步,按礼节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总算送走了瘟神,四王爷应该好好喘一喘气了。

        北门外商旅络绎不绝,这可是进秦月国都的官道,那些往返于苍月和秦月两国的商旅必须从这里进入国都。林间微风,依然轻轻吹动,吹过树梢,吹过绿叶,吹过来来往往的行人,沧月杰和苍月娇等人出了北门就脱离了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因为沧月杰知道安晓晓很快就会得到他绑走云飞舞的消息,所以他们的行踪要尽量低调。出了北门,沧月杰让大部队先走,他们换了一身普通商人的衣服,日正当中,十分炎热,苍月娇坐在马车里百般

        无聊,口中颇为饥渴,看见路边有个小小茶摊,就让随从停下了马车。苍月杰也想和随行的队伍拉开一定的距离,于是让影卫们随了苍月娇,大家一起朝茶棚走去。里面已经坐了几位客人,看那打扮应该是过往的商旅。茶家一看苍月娇的打扮就知道是有钱人,忙上来招呼,苍月娇和沧月杰在一张桌子做了下来。出门在外无需太多礼节,有几个贴身影卫和苍月娇他们坐一桌,其他几个影卫坐在另一桌,店家忙着端上茶水和点心。

        还别说,这小小茶摊的茶水居然也着实清凉解渴,苍月娇喝了几口,登时上下舒坦,仿佛这天也不那么热了。今天天气很好,可苍月娇一直心神不宁,心乱糟糟的,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又或许是因为昨夜被安晓晓的眼神吓着了,今天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茶棚突然走进来一位年轻公子,剑眉方脸,眉目看着儒雅,但双目炯炯,额角饱满,却在这文雅中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还有几分贵气,一袭上等水纹蓝袍表明他身家不凡。

        腰间别着一块淡紫玉佩,玲珑剔透,隐隐有祥瑞之气,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此人不是楚二公子还能是谁?

        沧月杰斜睨了一眼,忽然惊觉,自己竟是被这年轻公子的风度所折,只觉得他这一走进来,原本包括自己在内,在茶摊喝茶的客人,竟都是默默然不能言语,被此人的气势给压了下去。苍月杰收回目光,但心中却是微微惊叹,同时对这蓝衣公子的气度大为心折,虽然看着这人也并非如何俊俏,但这份从内而发的气质,当真难得,这人是谁?看上去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可眉目间却有些武林英豪之气。那男子进了茶摊,接过老板递来的茶水,随意坐下,便开始慢慢品茶。周围原本还在谈笑的客人,现在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在这茶摊之内,气氛一时安静得有些古怪,但惟独那中年文士泰然自若,丝毫没发觉身边情况,一人独自在那里喝茶歇脚,似乎对这一切早有预料。过了一会,其他的客人或是歇够了,或是喝完了茶,一个个结帐走了,老板过来收拾了茶杯,这茶棚里,此时便只剩沧月杰一行人与那蓝衣公子。沧月杰有要事在身也不想在此多做停留,朝着身边的影卫做了一个手势,那影卫便去结账了。沧月娇也乖乖的收敛自己的性子跟着沧月杰准备离开茶棚,没想到经过蓝衣公子身边时蓝衣公子说话了“姑娘,我为你算一卦如何?”

        楚二公子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眼神却极为认真,那样的眼神让苍月娇无法拒绝,那双眼睛好像会威慑人。几名影卫杀气腾腾的站在苍月娇身边保护着公主,大有和蓝衣人打架的趋势。沧月杰也不是吃素的,本来就觉得这男子行为可疑,他们有事在身所以不想和他又牵扯,没想到绕开他了他却还找上门来。

        “这位公子,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没时间接受公子的算卦,我们把卦钱付了,这一卦先预存在公子这里,你看这样可好?”他现在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些不知来历的人身上,他要急着回苍月,从这男子的言行来看,这人是来者不善,能化解就化解,他不想再这里大大出手。“呵呵,我走南闯北多年,对相术略知一二,我看这位姑娘应堂发黑,看似心中有郁结,而且种下了恶因必有恶果,这位姑娘就要大祸临头了,既然公子不要我算,那卦钱我也不好意思收是不是,姑娘一切小心啊……”这蓝衣公子意味深长的说道。“公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公子,来日方长,他日有时间再向你请教卦术。”沧月杰轻轻一笑,拉走苍月娇准备离开,谁知道苍月娇听了楚二公子的话后觉得他说中了自己的心事,似乎看到了希望一般看着二公子不愿意离开“公子,那你算一下我种了什么因,又该如何化解这果?”沧月杰狠狠的瞪了一下自己的妹妹,那样的眼神着实吓人,苍月娇不免颤了一下,不过她今天心神不宁,真的想算一算。“呵呵,姑娘昨夜是不是做了什么害人之事?”楚二公子有模有样的掐着中指说道,俨然是一个算卦的居士啊,还算得很准呢。苍月娇听他说完后心里暗暗称奇,额头冒着冷汗,这人算得那么准,难道说他刚才说的恶果真的会发生?苍月娇也不正面回答昨夜是否做了什么害人之事,急切的问着化解之道“公子,你看我的劫难该如何化解?”看着急切的苍月娇,楚二公子又有模有样的掐指一算,面上带着几分诡异的笑“姑娘,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唯一的化解办法就是自己投身青楼做一日的妓女,伺候一百个男人。”“你究竟是何人?”楚二公子话刚说完沧月杰就怒气腾腾的看着楚二公子,这人看来是故意找茬的,哪有这样算卦的居士,这不是找死吗?

        茶棚里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空气里的气波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战火一触即发。那店主本以为今日迎来了几尊财神,没想到迎来几个杀神,这小小茶棚可经不起折腾啊!影卫也全都杀气腾腾的看着楚二公子,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寒剑,做好了随时作战的准备,这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叫他们的公主去做妓女,敢叫公主去接一百个客人,他不是找死吗?苍月娇听完楚公子的话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愤怒,愤怒!这绝对是对她的羞辱!她堂堂的苍月公主,竟然叫她去接客?沧月杰目光凶狠的看着楚二公子,这楚公子也不畏惧,依然是平静的看着沧月杰,“呵呵,本人姓楚,名傲天,三皇子,你确定要动手?”

        这楚二公子嚣张得很啊,看来是得到了安晓晓的真传啊,徒弟学师父,合情合理嘛,怎么,你有意见?楚傲天?楚国首富楚家的二公子?难怪敢那么嚣张,楚家在苍月的产业可不是一般的大,楚家要是歇业几天,只怕这苍月就要乱了,难怪他敢那么嚣张。

        看来他是冲着他们来的,明明知道他们的身份却敢在他们面前说出那么嚣张的话,敢这么说苍月公主,楚家和苍月皇族虽没有什么交情但也没有恩怨,楚二公子敢说出那样的话也未免太放肆了。“原来是楚家的二公子啊,久仰大名,楚二公子,我们皇家与楚家没什么恩怨,你这是?”

        他是皇族,怎能被楚家踩在头上。“三皇子,我这也是受人之托。”

        说着把目光放到苍月娇身上“公主,安晓晓让我在此等你,她让我稍句话给你,你是自己去青楼接客还是要她来请,她让你自己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