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门俏妃:憨痴王爷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傻瓜 你以为这是普通的春药吗

第五百六十八章 傻瓜 你以为这是普通的春药吗

        “走!”看着地上的小侯爷,安晓晓霸气的说道,她没有时间和他再这里蛮缠,她多待一分钟,她的男人就多受一分煎熬。

        二人骑着俊马直奔宫门……安晓晓和萧木片刻便到了宫门口,安晓晓凭着身上的免死金牌可以顺利进出宫门,但萧木进宫门就有点困难了。

        看守宫门的侍卫是认识萧木的,但皇宫并不是寻常地方,在这里,身上要携带腰牌才能进入,没有腰牌你要拥有免死金牌,这天下拥有免死金牌除了安晓晓就是云飞舞,所以,就算萧木是将军要进入宫门还是有困难的。安晓晓前脚刚踏进宫门侍卫就拦住了萧木的脚步,“将军,你可有进宫腰牌?”

        一名穿着铠甲的侍卫严肃的看着萧木。“今日本将军有急事,他日把腰牌送上行吗?今日来得有些急了。”

        “将军,你知道宫里的规矩,不要难为我们这些小的……”侍卫有些难为的看着萧木。萧木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今天王爷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他一心想着王爷……

        “怎么,没腰牌就不能进攻吗?我把免死金牌拿给萧将军,我以王妃的身份进入皇宫可以吗?”安晓晓阴冷的看着那个侍卫,今天心情不好,千万别逼她发飙,否则她把这皇宫掀了!那侍卫被杀气腾腾的安晓晓震住,可宫里的规矩……侍卫可怜巴巴的看着安晓晓,“王……妃……”

        刚才还严肃的侍卫抬着一张便秘式的脸看着安晓晓,希望晓晓不要难为他们,可晓晓身上的杀气让他活生生把话咽了下去。“闪开!”安晓晓厉喝,谁敢拦萧木试试看看!

        那霸道的命令让人不敢违抗,那两名侍卫乖乖的让路不敢再加阻拦,里面的侍卫见到以后也乖乖的让了路。那么大的皇宫,该去哪里找他?如果是皇上传唤进宫的是不是应该在御书房?可……那杯西域极乐散是苍月娇让他喝下的,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在西殿?

        安晓晓立在午门前,该往哪个方向,计算时间,现在药力已经发作,秦泽枫,你在哪?

        “小王妃……”

        看着一眼不发的安晓晓萧木唤了一声,这么严肃的小王妃让他很不习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事情让王妃如此严肃?“萧木,我去西殿,你去御书房,记得一定要找到王爷,找到他以后发讯号给我。”晓晓一边说一边拿了一枚讯号弹给萧木,萧木也不敢再追问,接过讯号弹救走,他知道,知道王爷一定是出事了,否者王妃不会如此的紧张。两道身影在皇宫上空飞行,一道去了御书房,一道去了西殿。“奴婢参见王妃!”

        “奴婢参见王妃!”几名西殿的宫女见到安晓晓后慌忙跪在地上行礼。

        “免了,四王爷是否来过西殿?”安晓晓开门见山的问到,脸上带着几丝怒气。“回禀王妃,王爷和萧将军来了一会,公主说有要事要和王爷他们商量……”跪在地上的丫鬟话还没说完,安晓晓一个箭步冲进去了。

        西殿有两名宫女在正厅里添茶送水,萧寒一个人坐在大厅里,一张标准的冰山脸。看见安晓晓以后萧寒的脸上闪过一分喜色,接着便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小王妃,你怎么来了?”

        “王爷呢?”

        安晓晓看上去脸色不怎么好,那身上的怒气与杀气着实让萧寒惊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王妃会如此的动怒。“皇上让我妈过来取一点东西,公主说她一个人拿不动,让王爷进去帮她拿。”萧木话刚说完安晓晓眉头一皱,脸上的怒气更加的明显,急匆匆的朝着内殿走去。苍月公主的卧室,只见苍月娇衣衫不整,头发散乱,满脸通红的坐在床上,眼里全是愤怒。她是苍月国的公主,是一等一的美人,她还记得刚才,刚才四王爷欲火焚身,可是,他竟然拒绝她,拒绝她的投怀送抱!

        他服用了极乐散,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接受她,他宁愿自己充血而死也不接受她,为什么,为什么?

        这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满脸的愤怒,自己是被嫌弃了吗,投怀送抱竟然被拒绝?呵呵,她堂堂的苍月公主就那么一文不值吗?不矜持又怎么样,追求自己的幸福有错吗?

        秦泽枫,你为何这样嫌弃我,我有哪配不上你?苍月娇一脸的愤怒,愤怒!恼羞成怒!“嘭——”安晓晓一脚踹开卧室的门,萧寒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紧张的跟在后面。苍月娇带着几分苦笑的看着安晓晓,“呵呵,来得可真快,安晓晓,你怎么不去死?”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她还记得刚才秦泽枫说的那句话“本王今生今世只有安晓晓这一个女人,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人!”

        她恨,恨这个凭空出来的安晓晓,如果爱情讲先来后到,那也是她苍月娇先遇见秦泽枫的,安晓晓算什么,算什么?萧寒看着衣冠不整的苍月娇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言,冰冷的扫了一遍屋子,竟然没有王爷的踪影。

        “人呢?”

        晓晓看着愤怒不已的苍月娇似乎明白了什么事,她的秦泽枫没有让她失望,真的没有让她失望,可现在他在哪,在哪?他正接受煎熬,若再不与女子结合,全身会充血而死。她不想他死,也不希望他触碰其他女人,说她自私也好,说她小气也罢,她就是不允许他碰其他女人,不愿意!

        她就是那么自私,就是那么小气!可心却是那么的疼,秦泽枫……原本就阴冷的脸更加的阴冷,秀眉一拧,骤然出手掐住苍月娇的咽喉,苍月娇虽有点功力但根本不是安晓晓的对手,被她大力冲击连连后退,顶住背后的房梁,背脊受到冲击,疼得她眼泪都要掉出来,她却死死忍住,惊恐不已地看着安晓晓,这时候的安晓晓像地狱里的恶魔,要活生生把她吃了。

        苍月娇心惊胆战,安晓晓的嚣张和手段她死见识过的,殷素素,殷后……就算她是苍月的公主,也怕这个嚣张的小王妃不卖苍月面子,她怕得颤抖,害怕她杀了她。她爱了那个男人很多年,从战场上见第一面的时候就爱上了,苦苦追了那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他的拒绝,毫不留情的拒绝。

        她试图放手,可……真的很难,特别是看他再她面前的时候,他当着她的面和其他女人那么甜蜜,她怎能不心疼,怎能不生气,怎能不嫉妒?

        她追了他那么多年,都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可为什么她追了他那么久他却不心动,她究竟哪里差,他竟然不愿意碰她?她追了他那么多年,从不曾见到他真心的笑,刚才在宴会上他对晓晓的呵护,他看晓晓的眼神,深深的触碰着她心里的伤疤,那两道人影像一颗刺深深的插进了她的心里,她的信在滴血,她妒忌被他深爱的女子,嫉妒安晓晓!哪个女子能像她一样甘愿牺牲那么多年去追一个男人,她花费了多少心思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怎么能,怎么能就这么放手?她明天就要回苍月了,越想越不甘心,于是,她便动了手。既然那个神秘人给了她极乐散,她为何不用,不管怎么样,她要他!她算计着着时间,布下一个个局,只为在他药性发作的时候两人缠绵。刚才四王爷极不耐烦的和她进来拿木盒,没想到刚进门就觉得不对劲,浑身灼热,难受,他是男人,自然知道这种冲动是什么。当时房里只有他们,苍月娇特意打扮过,美艳无比,她心想,只要四王爷要了她,他就一直会负责的。

        他已欲、火焚身,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好似出现了幻觉,搂着她一直叫晓晓,可是即便是神智已失,当他一抱着她就浑身僵硬,她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睛里理智和渴望在交织。她甚至不惜宽衣解带去诱惑他,盼能承欢于下,这么多年就等他一人,她心中羞涩也放下,却不想王爷却说,不是晓晓,不是我的小东西,她刚想凑上去却被他推开,疯狂往外跑。安晓晓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人呢?”脖子被掐着,呼吸很困难,很困难,她知道,她承受不起安晓晓的内力,她吐出点滴鲜血,“从……从窗只飞出去了……”“苍月娇,这笔账先记着,你要为此付出代价!”安晓晓猛地一挥,苍月娇重重的摔在地上。时间还不算长,秦泽枫还不会跑出很远,他会去哪儿?她是杀手,知道怎么样才能降低xing欲,男人,只有用冷水冲洗才能减轻xing欲……她对皇宫不熟,可五年前进宫和这几日进宫让她多少知道一些地方,倏地想起,程凤阁后面有一条冷泉,离这儿最近,她略一犹豫,往程凤阁跑。

        安晓晓和萧寒跑到冷泉,果然看见秦泽枫泡在泉水中,萧寒紧张了一会,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但还是退了出去,离开了冷泉。

        看着泡在水中的秦泽枫,她的眼框有些湿润,有些心疼,她的男人,笨男人,傻男人,同时她也庆幸,庆幸他没有要了其他女人,庆幸他还活着。他没脱衣服,好似直接从岸上跳下去的,他泡在冷泉中瑟瑟发抖,脸却红得不像样,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水滴,流淌一脸。

        他好似很不舒服,呼吸沉重,脸如火烧似的,双手一直在水下揉搓着,她知道他在做什么,心疼不已,傻瓜,那是极乐散,你当那是普通的春药吗?渐渐的,泪水模糊了双眼,这个从不轻易哭泣的女子因为感动,因为心疼,模糊了双眼。

        心里的另一个声音轻轻响起,终于,他们错过了十生十世,她等了他十生十世,终于不再错过,他们终于可以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