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门俏妃:憨痴王爷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碧血染就桃花

第三百四十九章 碧血染就桃花

        御花园:

        依氏姐妹拨动天魔琴引来了众多人的注意,蓝如玉,慕容谨,铁面邪君,这把琴究竟有何秘密?依氏姐妹的主人究竟是谁?蓝如玉和这把琴有何关联?

        天魔音传出的阵阵音波如千军万马般朝飞舞和晓晓袭过来!铁蹄声,喊杀声混成一片!

        晓晓淡淡一笑,快速的挑拨着琴弦,黑暗的夜空升起一道刺眼的白光,白光直破云霄,狠狠的劈向天魔琴的杀气,原本来势汹汹的天魔音瞬间化作一缕雾气消失在空气中。

        依蓝呆滞的看着安晓晓。

        就连不可一世的依鸀也不再说话,她心里的震惊已经无语言表,这个小王妃究竟是什么怪物?

        秦泽晔和秦泽枫相视一眼,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天魔琴,可关于天魔琴的传说他们已经听得太多。

        相传得天魔琴者得武林至尊,朝廷想收编那群武林人士,自然要先夺得天魔琴。这些年来太子党在暗中追查天魔琴,因此秦泽晔和秦泽枫对于天魔琴的威力是知道的,他们没想到安晓晓竟能一招就破了天魔音,晓晓的实力是一个谜!

        她去苗疆究竟经历了什么是一个谜!

        他们只知道这个丫头很强大,很强大!

        天魔音被破后,天魔琴开始蠢蠢欲动,带着几分跃跃一试的冲动,琴弦开始微微的颤动,依鸀不甘心,也想拨动琴弦,“你二人武功不够,若遇到能克制天魔琴的人,切不可硬来,否则会自断经脉,天魔琴也会失去控制,切忌!”这是师父传下天魔琴时说的话,依蓝当然记得,见依鸀准备强行拨动琴弦,依蓝眉头一皱,微微阻止,脸色带着分不悦。依鸀不甘心的看着依蓝。

        “哐——”晓晓挑拨琴弦重重一挑,一道重重的玄音直直向天魔琴刺过去,只见那天魔琴的表面立即被厚厚的冰封住,蠢蠢欲动的琴弦安静下来,但封印的冰上面游走着若有若无的红色血丝。

        依氏姐妹第一次见到天魔琴被冰封,也是第一次见到那红色的血丝,她们发现自己守护天魔琴多年并不了解天魔琴。

        还有,安晓晓究竟是如何冰封住天魔琴的?

        宫宴上的人都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四个人,距离太远,好像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请。

        安晓晓嚣张的看着依氏姐妹,“现在轮到我指点你们了!”语气霸道之极!这就是安晓晓,猖狂霸道!

        琴瑟合音,潺潺的琴音慢慢传来,滚滚的乌云开始慢慢消散“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晓晓抚琴,飞舞吟唱,众人沉醉在美妙的歌声中,随着歌声和琴音,他们好像看到了一副画面:三月天空,桃花灿烂,战鼓敲响,越奏越急,几十万大军在城外黑压压的排成几个方阵,远看如一片乌云,向矗立在广阔平原上的孤城涌去,令人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慌。战火纷飞,烽烟四起,原先安宁平和的土地上只剩下铮铮铁骑,它们所到之处,一片血腥,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高高的城楼上有一白衣女子日日期盼,盼着良人的归来,终于,一骑快骑疾驰而来,一玉树临风的男子回来了,远远的他就看到了高楼上的女子,坐下之马立即抬起前蹄,仰天长啸。马上之人翻身下马,动作迅捷,略略昂首,俊秀的面孔,眼前之人骄傲、幸福,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势。若不是他身上象征着地位的铠甲,和眉宇间掩饰不住的自信与神采,实在是让人联想不到这是一位战场归来的男子。眼中忽然掠过一丝温柔目光,与这铁马金戈的战场极为不符,城墙上的人是在等他?瞬间,他脸色阴郁,高楼上的女子凄美一笑,从高楼上坠下来,鲜血染红了城外的桃花,他发了疯的狂奔,不,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