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门俏妃:憨痴王爷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客栈风波2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客栈风波2

        “哟,我说这位大叔,你好歹也是一介武夫,刁难这么一个小二算什么英雄,你那么有本事,何不上楼去找人家饮饮茶茶,下下棋棋,实在不行和他们动武也行,你现在在这鬼哭狼嚎的算什么?”晓晓的眸中透着几分不悦。[]

        “你想死还是想滚!”萧寒冷冷的看着那个大胡子,萧寒一说话,周围空气都要降低几分。

        这个冰山,浑身上下都是冷气啊,也不知道他的内脏是不是也没有温度,标准的一座冰山嘛。晓晓腹黑的想。

        看着冷冰冰的萧寒,大胡子的气场减弱了不少,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脸上还是带着几分不悦。

        “扑哧!”楼上的房间里,一位正在饮茶的公子忍不住将茶喷了出来。

        “忘了告诉你,听她说话前,你要有强大的心里准备,还有,在她说话的时候不要喝东西,否则……后果你应该知道……”一位白衣公子面含微笑的看着桌前的棋局,这白子明显困住了黑子,一边听着楼下的动静,一边下着棋局。

        “你是早习惯她了吧,还真想知道是何方神圣值得你在此等这么久?”

        “呵呵……”他想到了什么,脸色露出温暖的笑,“她是……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白衣公子优雅的把白棋按下。

        废话,不特别能让你记挂五年吗?不特别能把龙吟剑当废铁卖了?青衣一脸的怒气,站在半尺之外看着公子和蓝公子下棋。

        一想到无双公子就在楼下,他摸了摸自己的龙吟剑,有三分不甘,三分不悦,四分欣喜,莫名的欣喜,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五年来他总会摸摸自己的宝剑,然后微微一笑,笑中含着几分怒,那张嚣张的脸在他的记忆里一直挥之不去。

        凤城的花魁大赛上,他才知道五年前那嚣张之人竟然是女子,而且还是惊才艳艳,倾国倾城的女子,他实在无法把这倾城的绝色女子与那嚣张的无双公子联系在一起,可心里又是一阵狂喜。

        无双公子,好一个无双公子。此时的青衣心思早就飞出去了,好想出去会会那无双公子,他有些小白的想,无双公子是否还记得他?

        “这位壮士,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对了,你看……”那贼眉鼠脸的男子上前了,准备和萧寒打口水仗,没想到“嗖!”的一声,一把冰凉的剑就架在他的脖子上,心里多了几分恐惧,那男子不停的打着颤。

        萧寒手中剑只要轻轻一划,便可以要了这人的狗命。

        “这位大叔,我们家冰山的脾气可不好哦,忘了告诉你,我的脾气也不好,所以……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哦。”晓晓笑意盈盈的看着那贼眉鼠脸的家伙,把“哦”的话音扬得很高,眼睛还吧嗒吧嗒的眨着,看上去水灵灵的,可爱无比,双手负在身后,“噢,忘了告诉你,我最讨厌和那些什么什么派的打交道了,一群废物!”

        “你长得这么有创意,活得真有勇气!顶着这么一张脸为毛还要出来吓人呢?你娘死得早没告诉你人要知廉耻么?昆仑派?都盛产你这么的品种?”晓晓一边毒嘴一边轻蔑的看了一眼另外两个形象不佳的男人。

        “你们昆仑还真的是极品嘞,老子怎么和你们站在同一片土地上,玷污了本公子,你也不看看本公子身边都是一些怎么样的人,你昆仑派如果没银子买铜镜我倒是可以捐些钱给你们买铜镜,只是麻烦你们不要出来吓人!还真以为自己是武林至尊么?即使你是武林至尊本公子也不屑!一个贼眉鼠脸,一个头大无脑,一个尖嘴猴腮,老子看着心烦,有多远滚多远,当心本公子不高兴了灭了你们,还不滚!”

        啧啧啧,安晓晓,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气死人不偿命?知道你美艳无双,可你也不用这么损人吧,你这么毒嘴让那些长相一般的人情何以堪呢?

        老子,老子,你还真以为你是男子?别忘了你是秦月国的王妃!王妃啊!注意形象!

        咦,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也没有,同情四王爷!为四王爷默哀!

        大家都知道你身边的人都是俊男靓女,那你也不用这么损人吧?

        低调,低调啊,安晓晓!

        二楼的厢房里,白衣公子听着晓晓的话狠狠的抓了一下手里的棋子。那俊美无双的蓝衣公子把眼睛瞪得很大,死死的盯着白衣男子,像在问他:这就是你说的特别?这就是特别?有哪名女子这么特别,谁要听到这些话不被气死才怪!

        青衣的表情也很惊悚,看来五年前她对他还算是手下留情了,呵呵,青衣圆满了,还好,还好有人比他被骂得更惨。

        那大胡子汉子早就被气得双眼通红,眼里全是杀气,手紧紧的握着斧头,他真的想不到从这么以为风度翩翩的公子嘴里能吐出这么恶毒的话,他一定要劈了他!他一定要劈了他!

        客栈里出奇的安静,大家都被晓晓的话雷到了,连一向镇定的萧寒和花袭也不得不用膜拜的眼神看着晓晓,继而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昆仑派的那几个倒霉蛋。

        飞舞的额头上飞过一群乌鸦,呵,想不到这死丫头腹黑的级别又提高了,谁要敢惹她,谁自认倒霉吧!

        那叫月红的女子和她身边的小师妹也被气得不轻,那小脸一阵白一阵红,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粉拳紧紧的握着,她们要努力的隐忍才不让自己咆哮出来,再怎么崇拜无双公子被他这么一奚落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无双公子也太目中无人了!

        那个精瘦的男子倒是不气也不恼,很镇定的看着晓晓,眼里还藏着几分欣喜,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猎物。

        那被萧寒用剑指着的男子被气得差点晕过去,他一向以毒嘴自称,也自诩“巧言公子”。凭他那三寸不难之舌能把活的说成死的,正因为能言善辩,师父很器重他。虽然长得黑了点,但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某方面的才能异于他人,今天他算是看见腹黑的主了。被无双公子这么一说,他竟然连一句话都反驳不了,他第一次在嘴皮子上败下阵来,而且还败得那么惨,靠!这无双公子到底是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