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门俏妃:憨痴王爷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云家嫁女儿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云家嫁女儿

        龙门总坛;

        大病初愈的铁面邪君坐在书案旁,看着龙门这段时间的账目。

        “门主,我们真的要接下殷后的单吗?”

        “是,我已经说过了,而且这次由我亲自出马。”语气低沉,幽深的双眼多了几分坚定与怨恨。

        云飞扬出阁当天,天空飘着毛毛细雨,这场雨并没有影响到百姓对这场婚礼的热情,街上张灯结彩,家家出门观望,看那京城里来的接亲队伍,浩浩荡荡的队伍彰显了皇家的尊贵与奢华。

        接亲队伍和围观的人群在通向云家堡唯一的那条大道边停了下来,没有人能踏入云家的安全范围,即使是这皇家的接亲队也一样。这无疑让凤城的百姓更骄傲了,看看,这是他们凤城的大户,连皇家的面子都不给。

        晓晓是爱凑热闹的人,拉着四王爷在人群里窜。

        “美人,快点啦,待会奴家看不到飞扬穿嫁妆的样子。”晓晓一身白衣,清丽脱俗,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兴奋之色。

        “小东西,小心点……”成王宠溺的看着这清丽的身影,紧紧拽着她的手,不让她一个人流窜在这人群中。

        一红一白的两个身影,都美得极致,引来人们赞叹连连。

        他们就像一对精灵,游乐于人间。

        萧寒负手而立,站在灯火阑珊之处,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眼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也多了几分落寞。

        冷月倚在一棵树旁,静静的守护着自己的主人。

        “你说今天飞扬穿红装会是什么模样?”她笑意盈盈的看着成王那张妖娆美丽的脸。

        “自然是新娘的模样。”对于这个横冲乱撞的小东西他有些不高兴。

        “啧啧啧……怎么,美人生气了,放心好了,新娘再美也没我家美人美。”说完还不忘记在某人的脸上轻轻一捏,也不看看成王的脸有多黑。

        “出来了,出来了……”

        “出来了……”

        “……”

        …………

        人群开始涌动起来,原本就拥挤的人群个个都探头探脑的张望,晓晓和成王也被百姓挤着。

        成王轻轻一带,把晓晓带进了自己的臂弯,“太挤了,要看热闹待会有的是机会,安静的在这待着。”他低声在她的耳边呢喃到,这个温暖的臂弯让她的心微微抖了一下,什么时候他也是这么体贴的人,这个温暖的臂弯,给了她一个安全的空间,但给得最多的却是感动。这个女人比任何人都渴望这样的娇宠,他给了她。

        晓晓第一次这么听他的话,安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心跳错跳了几个几拍,小脸扑红扑红的,甚是可爱。

        涌动的人群开始安静下来,悄无声息……

        晓晓的眼睛死死的盯在飞扬的身上,脸色带着几分怀疑与震惊。成王也感受到了晓晓身上的变化,他的手一直是在她腰间的,看到飞扬的那一刻,她的身子僵硬了一下,身上的体温也明显低了几度。

        今天的飞扬真的很美,但晓晓是怎样的人王爷比谁都清楚,她不会因为飞扬的美貌而又这样的变化,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有几分不解的看着怀中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今天的飞扬的确很美,素闻云家二小姐容貌上乘,却不曾想过竟有如此美貌,虽比不是晓晓,但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

        一身红裙,这红裙是大家所陌生的。裹胸红裙,收腰设计,腰间用金线绣着几多栩栩如生的莲花,裙子的下面是一层层蓬松的流苏,裙摆很长,红色的裙摆有一丈多长,几个打扮得乖巧的童男童女在后边托着裙摆。

        今天的云飞扬头发高高的盘着,头上还戴着一块红色的纱巾,白皙的颈部带着一串水晶式的项链,本来就标志的五官略施粉黛……

        这个女人三分妖娆,三分英气,四分美丽,这就是云家的二小姐。

        这美丽的女子奇异的打扮震惊了所有的人,但大家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礼服很美。

        晓晓的心狂跳不已,这个装束,这样的结婚仪式,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是她那个时代才有的,云飞扬怎么会有这样的礼服,联想到云飞扬见到依依画像时脸色的不自然,想到几日前雅阁的对话,难道说她就是依依?可是,如果她真的是依依,凭着她们的关系,她又怎么不认她?晓晓的心有些乱了。

        “怎么了,小东西,你不舒服?”王爷的目光一直放在她身上,她现在脸色苍白,若说没事鬼才会信。

        “没什么,可能我快找到依依了。”晓晓淡淡说了一句,眼光一直在飞扬的身上。

        细雨在微微的飘着……

        喜气盖过这场细雨,人们都处于兴奋之中……

        “噼噼啪啪……”

        鞭炮声响起,云家嫁女儿,自然是不惜钱财,鞭炮一直从云家堡放到凤城,凤城摆了十天的流水席。

        大家都更在结亲队伍的身后,挤着,推着,要再看看这秦月国的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