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我有十个历练分身在线阅读 - 第199章 天竺武者突袭昆仑市,纪如月出手

第199章 天竺武者突袭昆仑市,纪如月出手

        纪如月看到了他的表情,疑惑道,“你似乎并不惊讶,反而还有点……高兴?”

        林玄轻咳一声,“我惊讶,我可惊讶了!”

        纪如月饶有兴趣道,“我之前跟你们那个……叶总长也说过,不过没有说得这么细,但也暗示了不少,她得反应就比你剧烈得多,完全想不到自己生活的世界之外居然还有世界。”

        林玄心中感叹,原住民在接受新理念这方面确实要比他这个穿越者难以接受一点。

        毕竟,他连穿越这种事都能接受了,世界之外的更多世界,又有什么可惊讶的。

        “我觉得你这个人挺有趣,额外附赠你一点消息。”纪如月忽然站了起来,指向几个方向。

        “那几个方向都有古老而强大的存在正在苏醒,我只能粗略感受到,但很显然他们并不是昆仑宫和天龙寺的人。”

        林玄先是一愣,脑海中迅速浮现昆仑市附近的地图。

        随后他赫然发现,纪如月指出来的几个方向,分别正是天竺、真理骑士团和救世会。

        “比你强?难道是十阶武者?”

        纪如月闻言笑了起来,“距离太远,我的感知很微弱,不清楚他们比我强还是比我弱。”

        “至于什么十阶?我不明白,这应该是你们地球的武力体系吧?”

        “按照昆仑宫的体系,我现在是结丹期圆满,此外我还兼修肉身,具体力道我还真不知道了。”

        说完,纪如月无奈道,“昆仑宫成为废墟之后,灵气也变得极为稀薄,就只有山顶大殿这里还有一些,至于山腰、山脚,几乎没有。”

        林玄微微点头。

        结丹期圆满……看来还真是个修真世界。

        从这个境界要想类比到武者等级,恐怕还真的没法类比。

        除非某一天自己又找到了秘境本源,并把高级观察术的品质也提升为七彩不朽,到那时恐怕才能看到纪如月的具体等级。

        “那你出去看看?”林玄试探着问道。

        纪如月摇头,“我出去过,当时你们这个地球上到处都是凶狠的怪物,我还救了几个人呢,但救了几个人之后我就发现了,地球上一点灵气也没有,导致我体内的灵气会向外逸散,而且每次动用术法也会消耗几倍于之前的灵气,那之后我就没再出去过。”

        林玄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怎么像扩散现象。

        物质会从高浓度区域流向低浓度区域并最终达成均匀分布。

        “灵气,能让我看看吗?”

        纪如月伸手一招。

        林玄立刻感受到脸颊有微风吹过,还带着淡淡的香味。

        轻轻一嗅,立刻能感觉到神清气爽,好像体内的杂质都被这清气给洗涤了不少。

        “这就是灵气?感觉像是某种富含能量的气体,长期呼吸,说不定我的武者等级都会自然增长。”林玄很是惊讶。

        林玄还想说话,纪如月却面色微变。

        “有很强的东西在外面。”

        林玄一愣,“在昆仑墟?”

        “不,在昆仑墟外。”

        林玄顿时反应了过来,“昆仑市?”

        “昆仑墟外叫做昆仑市吗?那应该就是在那里,”纪如月眉头微皱,“我感受到了一个强大存在的靠近,但又不像是本体靠近。”

        “可能是来进攻你们建设司的。”

        林玄询问,“很强?”

        “很强,昆仑市所有人都挡不住那东西,你们很可能会全军覆没。”

        林玄追问,“跟你相比呢?”

        “如果是它的本体过来,我不一定说能胜,但现在过来的只是一部分,只要我出手,它没有胜利的机会。”纪如月缓缓道。

        说到这里时,她身上升起了无比的自信。

        “那能否请你出手?”林玄忍不住道。

        既然纪如月都这么说了,恐怕没她出手不行。

        很有可能是数名九阶武者联手围攻昆仑市。

        纪如月此时反倒笑了起来,“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出手?”

        “我给你说服我的机会。”

        她干脆坐了下来,手掌放在了古琴上,开始缓缓弹琴了。

        刺耳杂乱的音符立刻冲入林玄的脑海,粗暴地攻击他的耳朵和听觉神经。

        林玄不得不克服这刺耳的噪音,竭力思索。

        纪如月给了他机会,说明纪如月可以出手,也可以不出手。

        只是缺少一个理由。

        自己要做的就是给她这个理由。

        “一,我们虽然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我们的长相类似,外面攻击昆仑市的人则不然,非我族类,我看昆仑宫像是名门正派,处于人伦道德,你可以选择出手救人。”

        “二,你对那个强大的存在并不熟悉,如果能击杀那东西并由此对那个存在有了些许了解,这对你应该会很有用。”

        “三,那个强大的存在为何要出手攻击昆仑市,我大胆猜测,可能目标并非建设司,而是你,对方也感应到了你的存在。”

        林玄没有继续往下说,如果再挤一挤,他还能说出几个勉强的理由。

        不过他认为,这三个已经足够说服纪如月。

        他注意到,纪如月拨动琴弦的手顿了一顿,但没有彻底停下来。

        林玄努力逼迫自己听了十多分钟的穿脑魔音之后,纪如月终于停了下来。

        “我奏的曲子,好听吗。”

        林玄心中一沉。

        这不是送命题吗。

        自己现在正是求人的时候,要是真诚回答说不好听,那还求个鬼。

        但如果昧着良心说好听,是否有点太过昧着良心……

        做人可以没良心,但特么不能是负的啊!

        沉思再三,林玄才严肃道,“我觉得有很大进步空间。”

        纪如月一愣,旋即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有意思,你这人真有意思。”

        “如果你说我弹得难听,确实诚实,但我会不开心。”

        “如果你说我弹得好听,那更让我不高兴,因为我不喜欢撒谎的人。”

        说完,她缓缓起身,“时隔一百年,这是我第一次动手。”

        林玄长出一口气。

        他还真怕自己说错了话惹纪如月不高兴,真就不出去帮忙了。

        与此同时,昆仑市。

        陆平海用断剑插在地上,强撑着维持摇摇欲坠的身体没有倒下。

        他的胸口满是窟窿,血液在身下积成了小小的血池。

        昆仑市建设司司长周鼎山,人现在嵌在城墙之中,四肢都被轰成了肉泥,流血过多,昏迷不醒。

        护送林玄等人来到昆仑墟的领队李卫国,一条右腿齐溪而断,靠在残垣断壁之中,勉强没有瘫倒在地。

        而在他们身边,建设司的干员大片战死。

        就连昆仑市的城墙都被轰塌了一段。

        昆仑市内,大量民居硝烟弥漫,哭嚎声连绵不绝。

        陆平海等人面前,则是两名九阶武者与十几名八阶武者。

        他们都来自天竺。

        此时此刻,他们身上一丝一毫的伤势也没有。

        牛角缓缓向前走了几步,脸上满是畅快之色。

        “陆平海,你怎么也想不到吧,我明明只有九阶一级却能如此轻松地将你击败!”牛角哈哈大笑。

        牛角身边另一位九阶武者喀拉,微微皱眉,退后了几步,没有说话。

        陆平海吃力地站直了身体,视线一直汇聚在牛角手中的那块臂骨上。

        牛角冷笑,“你果然是个识货的,一眼就看出此物的不凡了。”

        陆平海吐出一口血痰,“废话,你就是拿那东西打伤的我,我能看不出来。”

        牛角,“……也对。”

        “算了,跟你们废话没什么意思,喀拉,动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喀拉听到牛角这颐指气使的语气,又是微微皱眉。

        “牛角,我与你都是九阶武者,你不应该使唤我。”他冷冷道。

        牛角也冷冷道,“但我的职位比你高!”

        喀拉深吸一口气,攥紧拳头,朝着陆平海走了过去。

        陆平海嗤笑一声,“多少年了,你们天竺内部贵族派系和军官派系还在内斗啊。”

        “而且,不以实力高低排职位,真是奇葩。”

        “我记得喀拉几年前就达到九阶四级了吧,牛角是最近才晋升为九阶,谁强谁弱一眼就能看出来。”

        “喀拉,我真为你心痛,如果你是建设司的成员,早就成为高层核心,可惜你是天竺的成员!”

        这一番话深深刺痛了喀拉。

        牛角则恶狠狠道,“你死到临头了还要挑拨我们天竺人的关系,该死!”

        “喀拉,杀了他!杀死陆平海的功劳我就不要了,留给你。”

        喀拉淡淡道,“我知道,我们派系的斗争怎么说也还是家里的事,轮不到外人来插手。”

        陆平海哈哈大笑,“无妨,我也就是临死之前过过嘴瘾而已,只要能让你们心里不爽,我就很高兴了。”

        喀拉从储物格里拔出了一把巨斧。

        巨斧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寒光,好似门板一样大小,极其渗人。

        陆平海没有惧色,迎着巨斧望去。

        喀拉深吸一口气,狠狠一斧斩落!

        当!

        下一刻却陡然响起了金铁碰撞之声。

        喀拉立刻感受到虎口传来了巨大的反震力道。

        这力道大到他差点没握紧武器。

        喀拉噔噔噔后退数步,惊疑不定地看着陆平海。

        陆平海也愣了一下。

        “我的头,还在?”他疑惑道。

        “当然还在。”

        陌生女子的声音缓缓响起。

        牛角和喀拉眼前一花,立刻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任何人,不论性别、不论老幼,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会发自内心地感叹。

        地球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子。

        “剑来。”

        陌生女子低喝一声,双手伸出,空气忽然自行凝聚,眨眼间变成了两把冰蓝色的长剑,朝着二人暴刺而去。

        牛角和喀拉上一秒才刚刚看到这冰蓝色长剑,下一秒就感觉胸口一凉。

        冰蓝色长剑已经穿心而过。

        并且,冰霜以恐怖的速度冻结全身,瞬间就淹没了他们的意识。

        两人当场就变成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碎。”

        纪如月淡淡开口。

        两座冰雕瞬间粉碎,炸成了一地的冰块。

        两名九阶武者,就这么被干脆利落地诛杀当场!

        这一幕,让陆平海、周鼎山、李卫国和一众建设司干员都始料未及。

        这女人是谁?居然能一招秒杀九阶武者。

        而且,牛角和喀拉刚才完全没有动手,半点生命值、魔力值、精力值都没有损耗,只是凭借那奇异的臂骨将陆平海打得完全失去战斗力。

        也就是说,这女人一招秒杀了两个巅峰状态的九阶武者!

        我们建设司有这么强的人?

        陆平海却立刻反应了过来。

        等等,她该不会就是叶姐说的……那人?

        “陆总长,放心,她愿意出手,我们没事了。”陆平海身后响起林玄的声音。

        纪如月出来时,也带上了他。

        陆平海惊愕地盯着林玄,有些难以置信。

        纪如月秒杀了牛角和喀拉之后,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紧盯着那一截落在地上的臂骨。

        她的两指之间忽然激射寒气,朝着臂骨暴刺而去。

        嗖。

        臂骨忽然没来由地一弹,躲开了这一道攻击。

        随后,臂骨周围好似出现了奇异的磁场,大量土木、血肉自行朝着它汇聚而去。

        眨眼间就形成了一头巨象的模样。

        臂骨为心,土木为皮,血肉为里。

        巨象足有十米,咆哮天地,声震天穹。

        尤其是那对尖锐弯曲的象牙,粗犷而危险,好似能刺穿一切。

        “造物凝形之术?”

        纪如月轻蹙柳眉,伸手一招,腰间黑剑忽然自行离鞘。

        巨象猛踏地面,骤然扑来!

        那一刻好似有一座山峰从天而降,要将一切镇压。

        纪如月则一剑刺出。

        那一剑好似夺尽所有光芒。

        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朝那边望去。

        轰!

        黑剑好似一条黑龙,与巨象接触的那一刻,巨象象牙陡然粉碎,随后巨象身躯也好似豆腐一般碎裂!

        眨眼间,巨象就摧枯拉朽一般化作了漫天的飞灰。

        噗通。

        那截臂骨也好像失去了所有力量,落在了地上。

        纪如月上前,双指微动,在臂骨上刻下了一些奇异的纹路,这才将其收入囊中。

        “我先回昆仑墟了,你们想问什么,可以来找我。”

        纪如月说完,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昆仑墟。

        陆平海等人只感觉一阵狂风刮过,对方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后出现不到三分钟,两个九阶武者死了,那头恐怖的巨象也消失了……”

        陆平海瞠目结舌。

        因为刚才牛角正是通过臂骨唤出了那头恐怖的巨象,才将昆仑市打成了这般模样。

        在陆平海看来,那巨象的实力至少也是九阶九级,甚至可能超越了九阶九级。

        “林玄,那女子是你叫出来帮忙的?”陆平海追问。

        林玄点头,“陆总长,我想您一定有很多想问的,趁她心情好,赶紧问。”

        “好!”陆平海不顾身上伤势,稍微把血迹擦了擦,就赶紧冲进昆仑墟。

        留下林玄和李卫国大眼瞪小眼。

        “我现在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李卫国挠头。

        林玄递过去几瓶大生命药剂,“没事老李,你知道的东西太少了,没明白也很正常。”

        李卫国,“……总感觉你跟我说这话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