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我有十个历练分身在线阅读 - 第195章 太阳巨龙大杀四方,归途

第195章 太阳巨龙大杀四方,归途

        烈焰光柱之中传来艳丽女郎凄厉的惨嚎声。

        杰克也惨叫一声,赶紧一个懒驴打滚滚出来。

        艳丽女郎的生命值好似瀑布一样暴跌,她立刻效仿杰克冲出火焰的笼罩范围。

        冲出来之后,艳丽女郎全身上下的衣衫都已经被烧焦,但衣衫之下并不是什么赤裸玉体,而是通体焦黑!

        要是换成全球数据化之前,这种程度的烧伤,基本上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艳丽女郎毕竟是九阶武者,哪怕是最弱的九阶一级,她的生命值也相当顽强。

        就在艳丽女郎长出一口气时,旁边却传来杰克、枢机大主教等人的惊叫声。

        “快闪开!”

        艳丽女郎心头骤生警兆,本能闪避。

        然而,经过火焰灼烧,她的一双耳朵都已经被烧没,听力严重受损。

        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

        太阳巨龙锋利的龙爪好似拍豆腐一样从她腰间扫过,直接将腰部以下全部拍碎!

        艳丽女郎顿时感觉腰间一凉,低头一看,自己腰部以下已经荡然无存。

        地上则遍布这大片不足指头大小的碎肉。

        噗通。

        她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太阳巨龙给切碎了!

        “啊——!”

        艳丽女郎尖叫起来,难以想象眼前发生的一切。

        太阳巨龙抬起左前爪,狠狠拍下。

        噗嗤!

        艳丽女郎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等太阳巨龙再次抬起爪子时,原地只留下了一滩肉酱。

        浑然看不出来那滩肉酱生前是一个性感火辣的女人。

        在场所有人心中一阵恶寒,同时也十分惊悚。

        九阶武者,代号女郎,就这么轻易死了?!

        一爪子拍死了艳丽女郎之后,太阳巨龙没有丝毫停歇,一个神龙摆尾,尾巴狠狠扫向杰克和枢机大主教。

        砰!

        二人直接被远远抽飞出去,半空之中狂喷鲜血,生命值暴跌。

        “退!”

        影和教皇心中暗叹,同时大吼一声。

        他们都知道,这一战已经打不下去了。

        一切的计策、阴谋,都因为这死而复生的太阳巨龙而被彻底捣毁。

        如果五和六还活着,说不定还能与这头处于巅峰状态的太阳巨龙搏一搏。

        可惜他们死了。

        而且,九阶武者们也已经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毫无芥蒂地合作。

        说的难听一点,现在合作产生的效果,恐怕还不如不合作。

        嗖!

        影刚说完,立刻就好似鬼魅一样冲了出去,眨眼间就拉开了几百米的距离。

        教皇虽然是法师职业者,但跑得也很快。

        其余九阶武者有样学样,立刻撤退。

        现在看的自然是各自跑路的速度了。

        谁落在最后,就会死!

        高千尺、陆平江朝着林玄这边大吼一声,“快跑!别愣在原地了!”

        说完,二人也分头逃跑。

        霍尔带上林玄,科多带上布鲁诺,撒腿就跑!

        此刻他们恨不得多长一双腿,只求自己不要被太阳巨龙盯上。

        “不用……跑……那么快。”

        林玄被颠得上上下下,肚子里一顿翻江倒海,赶紧说了一句话。

        眼看霍尔还没停下来,他指着影那边,“你……看,太阳巨龙去……追他了。”

        霍尔用眼角余光往那边瞥了一眼,惊叹道,“还真是!”

        “停停停!”

        霍尔和科多这才停下来,望向影的方向。

        那头处于巅峰状态的太阳巨龙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见人就吃,而是莫名其妙、不知为何选中了影,狂追不舍!

        “教皇!帮我一下!我们是盟友!”影竭力躲避着铺天盖地砸来的火球,怒吼道。

        教皇捂着耳朵就跑,“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杰克你……你还是算了吧。”影看到杰克也哼哧哼哧从不远处跑过去,正想叫他帮忙。

        但他看到杰克胸膛塌陷,七窍流血,连自己的命恐怕都不一定保得住,他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看来,只能用鬼佛盏了……”

        影咬牙切齿,在烈焰光柱落下之前使用了鬼佛盏。

        幽蓝色的鬼火将他包裹,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伤害。

        影打开数据面板,看到自己的等级掉落了一级,心中在滴血。

        到了他这个等级,每一次升级都需要巨量精粹。

        现在掉了一级,再想提升回来,不知道要几年了。

        站在鬼火之中,影深深看了高千尺一眼,“这次没能杀了他,下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轰。

        鬼火燃尽,影的身躯也彻底消失。

        下一刻,他眼前一花,已经出现在了苇名国的中心广场。

        周围的武者纷纷露出敬畏之色,低下头颅。

        影没有理睬他们,而是径直走出了苇名国秘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拉上了窗帘,关闭了灯盏。

        身躯深深陷入沙发之中,思考对策。

        “救世会为什么会出现五和六那样的强者,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救世会的天使要塞出现了异动,这一切或许跟天使要塞有关……”

        影脑海中思绪万千,“启用救世会的那个木偶吧,我必须尽快得到天使要塞的情报,我有种预感,这个世界要大变样了……”

        巨龙山脉秘境。

        眼看着影通过鬼佛盏强行传送回苇名国,太阳巨龙鼻孔中喷出两道白气,朝着教皇追了过去。

        教皇暗骂一声,不得不一边抵挡一边后退,同时也拿出了自己的保命底牌。

        一龙一人,一追一逃,逐渐远去。

        高千尺、陆平江见状,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高千尺连连摇头,脑海中思绪错乱。

        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救世会那两个名为“五”“六”的老人就不说了。

        这死而复生的太阳巨龙才是最恐怖的!

        建设司深知其余组织肯定会针对他们,但依然愿意来巨龙山脉帮忙,就是因为他们知道,魔物才是全人类最大的敌人。

        但他们低估了其余组织的勃勃野心,也低估了这头太阳巨龙。

        现在,无人能制止这头太阳巨龙,它肯定会飞出巨龙山脉秘境,席卷整个世界,成为一个可怕的梦魇。

        “老高,通讯器可以用了!”陆平江摆弄了一下通讯器,惊喜道,“应该是太阳巨龙附近存在奇异的磁场,会干扰通讯器。”

        “好,立刻通知所有人,离开秘境,登上运输机,我们要尽快返回组织,商量接下来的对策。”高千尺点头。

        林玄四人这时也靠近了过来。

        “你们两位已经没有了归属,现在想去哪里。”高千尺问道。

        霍尔和科多苦笑一声,“我们已经成了他们口中的叛徒,确实无处可去了。”

        “那不如先来我们建设司吧。”高千尺笑道。

        这两位都是八阶九级,战力颇强,如果能吸纳进来,对建设司骨干力量而言也是不小的加强。

        “好,那我们就去建设司看看。”科多很豪爽。

        霍尔犹豫了一下,也点头答应。

        一行人在高千尺、陆平江的保护下,有惊无险地离开了秘境。

        秘境外,五辆运输机已经准备妥当。

        等待片刻之后,向浅瞰、李卫国等人也从秘境中安然走出。

        每一名干员都会经过登记才能登记,确保没有人被拉下。

        高千尺看了看人员名单,轻叹一声,“死了不少人。”

        陆平江在“毒刃”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叉,“这孩子之前在修罗狱立了大功,没想到这次就死在了巨龙山脉。”

        高千尺神色复杂。

        很快,所有建设司干员在高千尺的命令下迅速登机,没有因为贪图战利品而在秘境逗留。

        北极军也同样上了运输机,高千尺、陆平江代表建设司与他们告别。

        林玄、叶雨秋等精英干员与八阶武者、九阶武者坐在同一架运输机中。

        不过,与来的时候不同,现在机舱内的气氛很是沉重,没有人说话,每个人似乎都在想些什么。

        有的人盯着手里的照片,好像在回忆与战友朝夕相处的画面。

        有的人眼神空洞,思绪仿佛还在巨龙山脉。

        “咳咳……”科多轻咳一声,胳膊肘捅了一下霍尔,总感觉该说些什么来活跃气氛。

        霍尔无语,你特么想活跃气氛我明白,但你觉得我像是能活跃气氛的人?

        这时,霍尔忽然注意到了向浅瞰身上的气息不太对劲,他盯着向浅瞰猛看了几眼,惊道,“你……你是九阶武者了?”

        科多闻言也望向她,吃惊地发现,对方身上的气息已经大变样,变得好似深邃的海洋,又好像一片酝酿着怒雷的乌云。

        向浅瞰微笑,“运气好,完成九阶晋升任务了。”

        “你的任务是?”

        “用雷电系技能击杀二十头八阶九级秘境王者。”

        霍尔和科多微微点头,这种单纯的击杀任务是最好做的。

        听说有人的晋升任务时在某个秘境生存多少天,又或是保持着多少生命值以下进行击杀任务。

        这种晋升任务难度不定,但大致跟自身的实力有关。

        自身实力越强,晋升任务越难。

        林玄听到了他们的谈论声,不由得一阵腹诽。

        自己的八阶晋升任务不就是保持在50%生命值以下,击杀一百头同等级魔物。

        对他来说,太难了!

        这生命值的恢复,它压不住啊。

        这时,武者们聊着聊着,忽然聊到了林玄身上。

        “对了,你们恐怕有一件事还不知道吧。”科多嘿嘿笑了起来。

        “林玄现在已经是八阶武者了!”霍尔笑道。

        叶雨秋、向天秀等人都很吃惊。

        “不对啊,你的武者等级提升这么快?”叶雨秋是最惊讶的。

        自从林玄掉进地下世界之后,她一直在寻找林玄,但愣是没找到,最后收到高千尺的命令,莫名其妙就登上了回家的运输机。

        “武者等级提升比较快,其实跟我身上的一个小秘密有关,”林玄笑了起来,“有件小事我一直没跟大家说。”

        霍尔和科多对视一眼,差点没忍住笑。

        你管这叫小事?

        这件事说出来,能震惊机舱内的所有人!

        向天秀喝了口水,“说吧,什么小事?”

        “其实,毒刃是我的分身,所以其实相当于有两个人在获取资源,等级提升自然也就比较快了。”

        噗!

        向天秀神色错愕,直接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比他更惊愕的是向天秀的母亲,向浅瞰。

        “小伙子,说话要讲道理,你可不要凭空想象、凭空捏造。”向浅瞰严肃道。

        毒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于她有恩。

        而且不光是对她有恩,对霍尔、科多、老伊万都有恩。

        要不是毒刃、吕萝、银狐三人,就算建设司有手段,也难以锚定修罗狱,从而使用日之匙打开波动秘境光门。

        这件事上,向浅瞰很严肃。

        陆平江闻言也走了过来,“分身?不会吧,毒刃能说话,长得也是另外一张面孔,怎么会是分身。”

        “我知道你跟毒刃关系比较好,但也别用这种话来麻痹自己,对于他的死,我们感到不幸……”

        高千尺却来了兴趣,“分身?你可以把毒刃重新召唤出来吗?”

        林玄点头,“可以。”

        “嗯?”

        众人不由自主地都将视线望了过来。

        林玄轻咳一声,“不过……分身刚刚制造出来时是没穿衣服的,希望大家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机舱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男同胞们神色古怪。

        女同胞们面色一红。

        吕萝一把捂住了眼睛,但大眼睛还是透过指缝一闪一闪。

        叶雨秋也有点紧张,但还是保持了正常的神色,“放心,我们是专业的,我们不害怕。”

        林玄哭笑不得,“好,那他要来了。”

        他使用【身外化身】,浑身赤裸的毒刃立刻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林玄立刻从储物格里拿出了一件衣服把毒刃的要害部位挡住。

        但动作毕竟需要时间,小毒刃还是暴露在了空气之中那么零点零零零一秒。

        向天秀面色古怪,下意识道,“挺……挺大啊。”

        向浅瞰上去就是一个爆栗,“你当着你妈的面说这个?”

        向天秀满脸委屈,“……下次不敢了。”

        “还敢有下次?!”

        林玄又从储物格里拿出了恶毒套装给毒刃穿上。

        如此一来,毒刃就彻底变成了平时的模样。

        向浅瞰惊呼,“还真是毒刃。”

        “他能……说话吗?”吕萝严肃道。

        毒刃,“当然能。”

        “嘶……”

        机舱内每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真的是分身啊!

        “盾鬼、炎爆,这件事你们知道吗?”叶雨秋问道。

        盾鬼、炎爆对视一眼,都露出笑容,“早就知道,而且在龙海市时我们就暗示过你,不过你似乎没有发觉。”

        叶雨秋一愣,忽然想起那时候林玄突然失踪,当她满心愧疚去找盾鬼和炎爆时,他们两人跟她说过一句话。

        “放心,林玄很强的,他不会死。”

        叶雨秋又想起了,自己和林玄在巨龙山脉里搭档时,每当自己觉得林玄太弱,应该在她身后待着时,林玄都会苦笑,并且辩解说自己其实挺强的。

        一切都串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