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我有十个历练分身在线阅读 - 第178章 大战结束,全球震动

第178章 大战结束,全球震动

        与此同时,王下镇地底。

        七彩光芒已经逐渐散去,异样的气味也逐渐变淡。

        “提升了提升了,看看变成了什么?”

        林玄连忙察看。

        ————

        名称:身外化身

        等级:七阶五级

        品质:七彩不朽

        效果1:唯一技能,除非死亡,其他任何生物、非生物都无法通过任何途径获得该技能,包括但不限于击杀魔物掉落、击杀武者掉落、技能品质升级获得。

        效果2:制造5个100%继承本体属性和技能的分身,持续时间无限,分身具备较高智慧,且不消耗魔力,可随时取消。

        效果3:消耗10%魔力值,可随时在本体与分身之间切换。

        说明: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可能,这是仙人术法,一个猜测,不一定对。

        ————

        “名字又变了,从【高级分身术】变成了【身外化身】。”

        看到“唯一技能”四个字,林玄更是一脸惊讶。

        他还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这意味着,全世界只有他一人会拥有这个技能。

        哪怕有人拥有类似【分身术】或【高级分身术】的技能,他们也永远无法再将其技能品质提升为七彩不朽,变成这个【身外化身】。

        “独一无二,世间唯一……”

        林玄心中惊叹,自己得到秘境本源,果然是撞了天大的运气!

        不过,看到这最后的说明,他有些哭笑不得。

        “仙人术法?倒也不是不行,毕竟又有谁能解释全球数据化的到来,若全球数据化是某个意志引发,拥有那等强大能力的存在,说祂是仙人也不无不可。”

        林玄笑了笑,细细浏览这三个效果。

        “效果3,我怎么有点看不懂。”

        “什么叫在本体和分身之间切换,莫非是我可以直接把本体从小灵山带到苇名国来?而毒刃这具分身则切换到小灵山?回去之后试验一下。”

        林玄若有所思。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效果可太强了。

        对手的致死攻击落在本体身上时,他直接通过本体和分身的切换,让分身过来替死。

        不就相当于躲开了一次致死攻击?

        而这样的分身,他有五个。

        也就是相当于多了五条命!

        再加上身上还有【不灭霸主】套装,也能抵挡致死攻击。

        “现在就连九阶武者也没法杀了我,”林玄高兴笑了起来,“不过,九阶武者虽然不能杀了我,但发现我这其实是技能效果,对方一定会打探我的信息,追杀我到天涯海角,妄图击杀我来获得这个技能。”

        “所以,要想使用这个技能保命,还得是四下无人的时候。”林玄砸了砸嘴,想到了更多东西。

        “现在,该回去了。”

        林玄操控着毒刃,原路返回。

        他的记忆力很强,很快就找到了黑暗中的血色光门,立刻便通过光门返回修罗狱第八层。

        噗通一声。

        毒刃被扣掉50%生命值,落在地上。

        “嗯?”

        老伊万此时正在给霍尔、科多、吕萝、银狐等人疗伤,看到他顿时愣住了。

        “哎哎哎,老伊万你别偷懒啊,你……”科多恼怒着回头。

        一回头,他也看到了毒刃。

        “卧槽,小子,你还没死呢?!”

        霍尔、吕萝、银狐等人也纷纷转身。

        看到毒刃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之后,他们都惊呆了。

        毒刃掏出一瓶大生命药剂咕嘟嘟往嘴里灌,脸上恢复了些血色,才笑了笑,“狗屎运,活下来了。”

        吕萝冲了过去,反复确认他没事,才长出一口气。

        毒刃面色古怪,“别乱摸。”

        吕萝暗啐一口,“谁乱摸了,察看伤口而已,那个八阶武者呢?”

        “死了,穿过那道血色光门要扣除50%生命值,他生命值本来就不多,刚穿过去就死了,我勉强活了下来。”毒刃笑笑,说出早就编好的理由。

        “原来如此,怪不得山本玄信说血色光门很危险,不敢尝试。”老伊万点头。

        毒刃往前方看去,看到山本玄信正在被一名白发女子暴打。

        其实也不能说是暴打,因为白发女子的攻击一点也不粗暴。

        每一击都直截了当,干脆利落。

        但山本玄信却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后退,毫无招架之力。

        “那位是?”

        吕萝露出仰慕之色,“第一总长,叶漓江!”

        毒刃大为惊诧。

        为了救向浅瞰,竟然连叶漓江也亲自动手了。

        不过,同为九阶武者,山本玄信似乎有点可能大概弱得离谱了。

        还是说,叶漓江强得离谱了?

        霍尔看着他们二人交战,也啧啧称奇,“小伙子,别说你惊奇了,我们也很惊奇,叶总长这么多年没出手,大家都以为她忙于事务,放下了自我提升,没想到还是这么强啊。”

        “山本玄信,高天原为何要抓捕其他组织的武者。”

        叶漓江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语气也很平淡。

        山本玄信咬紧牙关,一语不发。

        咔嚓。

        叶漓江掌心的黑色漩涡直接落到他的左臂之上。

        他的左臂好似被卷进了绞肉机里,一寸寸地被黑色漩涡吞没。

        更恐怖的是,山本玄信感受不到疼痛。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左臂一点点消失,就好像被什么不存在的东西吃掉了一样。

        “我不知道!”

        山本玄信愤怒道,“放开我!等首领他们来了,你也跑不了!”

        叶漓江淡淡道,“你觉得他是我的对手?”

        说完,她甩出四个黑色漩涡,将山本玄信的四肢钉在墙上,自己则转身走到六十六号牢房前,准备开门。

        山本玄信又惊又怒。

        自从二十多年前交手之后,他就再也没和叶漓江交过手。

        结果,二十年后前,他还能与叶漓江平分秋色。

        现在却惨遭碾压!

        这个女人到底变强了多少啊!

        “你打不开的,那扇门是天羽匠呕心沥血打造,比九阶装备还要坚固,你能救走其他人,救不走……”

        山本玄信看到叶漓江的动作,顿时冷笑。

        叶漓江无视了他,只是朝着牢门扔出一个黑色漩涡。

        黑色漩涡缓缓旋转,所过之处,门锁顷刻消失。

        牢房门缓缓打开。

        山本玄信瞠目结舌。

        那到底是什么技能,这么恐怖?

        天羽匠可是宣称,那扇牢房门就算是擅长强攻的佐藤武人,也无法在三分钟内将其轰开。

        可叶漓江手里那黑色漩涡却能无声无息将其溶解。

        强,太强了。

        那到底是什么技能?

        向浅瞰赶紧冲了出来,朝着叶漓江微微一鞠躬,“谢谢老师!”

        叶漓江看起来年纪没比她大多少,但却是她的老师,已经教导了她十年之久。

        “没事,快回去吧。”

        叶漓江摆摆手,示意她进入秘境光门。

        “把他们带进秘境光门,撤退。”

        叶漓江低喝一声。

        毒刃,还有伤口差不多已经愈合了的吕萝,立刻起身,搀扶着其他人进入秘境光门。

        科多、霍尔、老伊万,都先后被送回建设司夏京市。

        “叶总长,您……?”

        林玄通过毒刃的双眼,却看到叶漓江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颇为惊讶。

        “好多年不动手,好多蠢人都以为我荒废修行,”叶漓江平淡道,“今天我就给他们开开眼。”

        山本玄信老脸一红。

        蠢人,骂得不就是他。

        “你也进秘境光门吧,待会儿打起来了我保不住你。”叶漓江摆摆手。

        毒刃深深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转身迈进光门。

        双脚再一次踩在了坚实而熟悉的土地上,这种感觉让人分外欣喜。

        科多、霍尔打量着四周的情况,啧啧称奇。

        科多惊叹道,“这就是建设司夏京市啊,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霍尔点点头,“比我们组织的首都建设得更繁华。”

        “嗯?怎么还有外国人?”一道雄壮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看到他们二人,顿时一愣。

        老伊万盯着高大身影瞅了几眼,“你是……高千尺?”

        高千尺愣了一下,盯着老头看了好久,顿时大惊,“我靠,老师?你不是死了吗?”

        他还是七阶武者时,曾在北极军那边交换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老伊万就是他的老师,教了他很多东西。

        老伊万上去就是一脚,“你他妈才死了。”

        高千尺挠挠头,“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去苇名国那边救我们的人吗,怎么救回来了其他人?”

        毒刃、吕萝和银狐,立刻把修罗狱内的情况一一向他汇报。

        高千尺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是个大消息,我要立刻通知北极军、救世会、真理骑士团,没想到高天原居然这么胆大妄为,居然抓了这么多人关押在监狱里!”

        “对了,叶姐呢?”他问道。

        向浅瞰指着光门,“叶总长还在那边。”

        毒刃开口道,“叶总长说,要给他们开开眼。”

        高千尺一愣,点头,“我懂了,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他直接转身匆匆离去,应该就是用特殊方法联络其他组织的人去了。

        林玄看在眼里,微微点头。

        高千尺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说明对叶漓江的实力很放心。

        看来第一总长能稳坐“第一”这个宝座,果然不是靠名望上去的,而是靠着实力。

        科多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咬牙切齿,“一定要灭了高天原!比我还邪恶!”

        霍尔,“……你也知道自己很邪恶啊,不过,我也赞成灭了高天原,囚禁了我这么多年,简直可恶。”

        老伊万冷笑,“就你们两家和高天原的关系,你们觉得,能灭了高天原?”

        “还有,要灭了高天原,谁来制定计划,谁来执行?哪个九阶武者愿意全力跟另一个九阶武者大打出手?”

        “万一哪家的九阶武者先死了,组织高端战力就会大幅削弱,其余组织趁虚而入呢?”

        “别忘了,全球不光只有六大组织,还有一些中等组织和小组织,我们打生打死,让他们渔翁得利?”

        “真要打起来,那就是全球大战,一打,就再也不会停下。”

        科多和霍尔都神色一滞。

        林玄听到他们的话,若有所思。

        全球六大组织,建设司与北极军是铁杆盟友,救世会和真理骑士团、高天原是盟友。

        天竺则比较中立,这百年来,有时偏向北极军,有时偏向救世会,但目前这十几年,一直也是救世会的盟友。

        正如老伊万所言,以救世会和高天原的盟友关系,不大可能真的谁灭了谁。

        大家都是这个体量的组织,就算你大一点,他小一点,也没有压倒性的差距。

        想要灭了高天原,最核心的手段就是杀了高天原的九阶武者。

        谁去杀?

        跟叶漓江一样,高天原首领也已经很多年没真正展露过实力了。

        万一他的实力又有所增强,寻常九阶武者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哪怕是死,高天原首领恐怕都能拉着一到两个九阶武者垫背。

        谁愿意去当垫背的?

        九阶武者就相当于全球数据化以前的核弹。

        核弹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闹着玩的。

        “唯一的方法,或许是……已有的九阶武者中出现一位十阶武者。”

        林玄忽然有了想法。

        十阶武者一出,就对九阶武者拥有了绝对压倒性的战斗力。

        相当于出现了比核弹更厉害、更具毁灭性的武器。

        那么,大家自然也就放下了武器,和和气气地说话了。

        苇名国秘境内发生了什么,林玄不知道。

        但他知道,一个小时之后,叶漓江安然无恙走了回来,就连衣服都没破。

        ……

        与此同时,苇名国秘境。

        修罗狱八层,现在变成了上下两层。

        其余的部分都被叶漓江的黑色漩涡给吞噬,无影无踪。

        首领站在残垣断壁般的修罗狱中,面色平静。

        其余武者都已经听从他的命令,撤出了修罗狱。

        修罗狱变成了这鬼样子,其实无关紧要。

        因为午夜零点一过,秘境内的一切又会恢复原样。

        他在意的,只是山本玄信受重伤这件事。

        山本玄信的四肢,都被黑色漩涡彻底废掉。

        现在他彻底变成了一根人棍。

        要想彻底恢复过来,需要大量时间和大量超生命药剂。

        但,超生命药剂的材料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首领又瞥了一眼天羽匠。

        天羽匠的情况倒还好,只是被叶漓江一拳打碎了胸膛,打烂了一个肺,此刻已经昏死了过去。

        天羽匠要想完全恢复过来,消耗的时间和药剂,比山本玄信要少得多。

        山本玄信苦笑一声,“首领,那女人太强了,比二十年前强了太多。”

        首领注视着他,点头,“我知道。”

        山本玄信被他看得心里有点发毛,连忙道,“不过,首领也比二十年前强了很多,要不是您来了,我恐怕就要死了。”

        首领点头,还是那句话,“我知道。”

        山本玄信干笑几声,“首领,我未来几年恐怕都发挥不了什么战力了,抱歉。”

        修罗狱内,死寂无声。

        “玄信,你现在这样,其实还是有点用的,”首领忽然没来由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不用跟我道歉。”

        山本玄信一怔,不明白首领在说些什么。

        首领忽然走近,将右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轻轻划过面颊,最后落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不同组织九阶武者之间,禁止生死相搏,但叶漓江居然在你投降的前提下,依然残忍地杀害了你。”

        “这件事我会抛出去,你的死会点燃高天原武者内心的仇恨之火,玄信,安心地走吧。”

        山本玄信面色瞬间苍白,“首领,我……”

        咔嚓。

        首领的五指死死抓碎了他的颅骨。

        其心脏内最精华的血液忽然倒流,顺着首领的五指没入他的身体。

        “九阶武者身体里最精华的血液,果然美味。”首领长叹一声,语气里满是畅快与满足。

        “嗯?佐藤武人带着鬼影进秘境了?也好,再杀一个九阶武者,我应该能达到九阶九级,如此便和叶漓江是一个等级了。”

        首领忽然轻咦一声,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不到半小时,外面就传来了佐藤武人的惊叫声。

        “首领!京都市安然无恙,鬼影众没敢进攻京都。”

        “我听到一些从秘境出去的武者说,修罗狱这边有大动静,我心急如焚就赶紧进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修罗狱居然变成了这鬼样子?”

        佐藤武人从几十米高的修罗狱入口跳下来,三蹦两跳安稳落地,来到首领身边。

        “叶漓江比二十年前强大了太多,我以【灵眼术】观测,她已经九阶九级了。”

        “匠被她一拳打穿胸腔,玄信投降,但还是被她杀了。”首领指了指两人,轻叹一声。

        佐藤武人看到山本玄信惨死的模样,大惊失色。

        他上前查看山本玄信天灵盖上的伤口,脸上闪过一丝惶恐,但很快被掩饰了下来。

        他们这些九阶武者,几乎都是老相识,对对手的技能、性格心知肚明。

        叶漓江是个什么人,他很清楚。

        当年他还仰慕叶漓江的强大与美貌,发疯地追求过她。

        叶漓江的回敬则是一拳。

        直接打飞出去一百多米。

        但佐藤武人知道叶漓江是个什么人。

        投降不杀。

        首领宣称,山本玄信投降了却被叶漓江残忍杀死。

        这不符合叶漓江的性格。

        那么,是谁杀了山本玄信呢?

        佐藤武人站直了身体,神色悲怆,“叶漓江……该死的叶漓江!”

        擦拭泪水之余,他瞥了一眼首领背后几十米处,残垣断壁之中的一道难以察觉的黑影。

        那就是鬼影,一位强大的刺客职业者。

        现在,修罗狱只有他们三个人,天羽匠依然处于昏迷状态。

        这个距离,这个场景,正是杀死首领的最好机会!

        不能再等下去了!

        作为一个靠着杀死老首领武力上位的人,首领天生就更提防身边的九阶武者。

        佐藤武人知道,首领早就对他有所察觉。

        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佐藤武人朝着首领走过去,悲怆道,“首领,我们一定要为玄信报仇!”

        首领也眼眶微红,握住了他的双手,“对,报仇!”

        “报仇……动手!”

        佐藤武人双臂肌肉忽然发力,反过来死死钳住了首领的双手。

        他的双臂之上,冰霜疯狂蔓延,眨眼间就蔓延到了首领的双臂上。

        二人的双臂,因此而彻底被冰霜冰封!

        啪嗒,啪嗒。

        鬼影直接从残垣断壁之中走了出来,一步步朝首领背后走去。

        首领又惊又怒,“武人,你!”

        佐藤武人长出一口气,这么一来,应该是稳了。

        “首领,就算我不动手,你也会先动手灭了我,为了不被你杀了,我只能先动手,对不起了。”佐藤武人沉声道。

        首领忽然开口询问,“你女儿加入鬼影众,是你的意思?”

        佐藤武人一愣。

        下一刻,鬼影就眨眼间出现在了佐藤武人背后。

        第一刀,抹过咽喉。

        第二刀,刺进大脑。

        第三刀,再刺大脑,狠狠一搅。

        人类坚硬的颅骨,在这把黑色短刀面前就好像豆腐一样脆弱。

        但因为自身的体质,佐藤武人并没有瞬间死亡。

        他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但说不出话,只能冒出血来。

        鬼影那张一直都覆盖在黑色面纱中的脸伸了过来。

        那张脸,与首领的脸,居然一模一样。

        鬼影,“我就是鬼影,鬼影就是我。”

        首领,“你一直以来的谋划,都在我眼皮子底下进行。”

        咔嚓。

        首领双臂发力,轻易挣碎冰霜。

        他的右手五指直接扎进佐藤武人的心脏,迅速汲取武者体内最精华的血液。

        眨眼时间,心脏内的血液就被吸收一空。

        噗通一声,佐藤武人高大精壮的身躯轰然倒地。

        他的生命值彻底清空。

        “虽然死了两个九阶武者,但我提升到了九阶九级,并不算变弱。”

        首领淡淡一笑,轻轻一挥手,斩断鬼影一条胳膊。

        随后,他抱着天羽匠,追杀鬼影冲出修罗狱。

        每一名高天原武者都看到,首领悍然追杀一名全身黑衣的九阶武者。

        苇名国上空响起首领冲天咆哮。

        “鬼影,你竟然与佐藤武人勾结欲暗杀我,今日我必杀你!”

        随后,一掌拍出漫天血影,竟是一掌便将鬼影狠狠拍进地面,砸出一个巨坑。

        轰!

        那一刻好似炮弹炸开。

        深度足有十几米。

        众高天原武者再望去,赫然发现鬼影全身已然四分五裂,血肉模糊,躺在坑底,一动不动。

        武者们无比震撼。

        同为九阶武者,首领一掌悍杀鬼影!

        果然,我们高天原的首领就是强横无朋!

        其他组织的九阶武者,怎么能比!

        几个小时之后,三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好似飓风一样席卷全球六大组织!

        高天原在十年间,连续抓捕血魔科多、光明骑士霍尔、冰熊伊万、雷枪向浅瞰等老牌八阶武者,囚禁于苇名国修罗狱,永不见天日!

        建设司第一总长叶漓江杀入修罗狱救人,激战高天原首领、天羽匠、山本玄信,悍杀山本玄信,全身而退。

        高天原佐藤武人联合反叛组织鬼影,趁虚而入欲暗杀首领、武力上位,却反被首领击杀,尤其是鬼影,被首领一掌拍死!

        消息一出,全球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