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我有十个历练分身在线阅读 - 第176章 秘境本源完全孕育,时机终于来临!

第176章 秘境本源完全孕育,时机终于来临!

        离开宫城,毒刃直接进了苇名国都,寻找岛田龙也的踪迹。

        岛田龙也的战斗痕迹独一无二,非常好辨认。

        他击杀的魔物几乎都会被烧焦。

        “很浓的烤肉味,应该就在附近。”

        果不其然,没多久他就找到了岛田龙也。

        此时,岛田龙也随意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正在烤肉。

        “你好快,看来你已经看到了她的样子,告诉我吧。”他注意到了毒刃,似乎有些惊讶毒刃的速度。

        毒刃一五一十把那个女人的模样交代了出来。

        岛田龙也烤肉的动作顿时一僵,神情有一刹那的变化。

        那一瞬间好像有冲天杀气升起。

        但毒刃眨了眨淹没,杀气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知道了……”岛田龙也长出一口气。

        “接下来你会怎么做?”毒刃随口问道。

        “没想好。”

        林玄通过毒刃的双眼注视着这个青年,从他的眼里第一次看到了迷茫。

        第一次接触时是金刚山顶,此后的接触,林玄还从未从此人眼中看到这种情绪。

        “应该要杀人吧,等我够强了,就把佐藤武人和首领杀了。”岛田龙也顿了顿,缓缓道。

        “明天会有大动作,秘境光门会重新开启,首领等九阶武者应该会立刻进入苇名国。”

        毒刃微笑道。

        岛田龙也一阵惊讶。

        这些东西,他为什么会知道?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对方既然没说原因,岛田龙也也没追问。

        岛田龙也,“你的名字是?应该不是穆强吧。”

        “代号,毒刃。”

        毒刃起身,“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岛田龙也递过去一串烤肉,“下次再见。”

        毒刃笑笑,一边大口咀嚼烤肉,一边转身离去,“对了,有机会照顾一下平野阳太,那小子不错。”

        “平野阳太,好。”岛田龙也点头。

        “毒刃……”

        岛田龙也反复思索这个代号。

        “我好像在全球七阶榜看到过这个代号,他似乎来自……建设司。”

        ……

        京都市,夜色弥漫。

        首领望着夜幕之下的繁华京都,心思深重。

        “佐藤武人近期已经连续三次和鬼影接触了,还提出要求,希望鬼影众的人进入京都市,他的心腹会负责掩护,看来他的筹备很快就要完成,准备动手了。”

        “这个家伙打算上位了啊!”

        首领注视着窗户中的自己,露出冷笑。

        “佐藤武人,你想像当年的我一样,灭了首领武力上位?”

        “但你一定不知道,你所谋划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

        首领按动开关,灯光熄灭,办公室陷入了持久的黑暗。

        他则坐在柔软的椅子里,闭目假寐。

        然而他全身肌肉都绷得好似一张弓。

        几十年来,他一直都是这么睡觉,一夜如此,夜夜如此。

        ……

        一天时间,瞬间逝去。

        这一天跟往常的一天没什么区别。

        林玄用自己这段时间在小灵山出售药剂、锻造装备获得的精粹全部投入武者等级和技能等级。

        他的武者等级直接从七阶四级一口气提升到七阶六级!

        他因此获得了18个自由属性点,都尽数投入体质。

        再加上食用巨熊心脏又获得了3点体质。

        累积下来,他的体质直接达到了490点!

        如此一来,他的裸装属性便是:体质490、力量264、精神274、敏捷269点!

        而如同【元素之主】【全能骨甲】【风驰电掣】【闪现】等可以在战斗中提供极大助力的技能,其等级也几乎都提升到了七阶四级左右。

        他还将自己这段时间熔炼装备所获得的装备精华尽数投入【不灭霸主】暗金套装之中,将其等级提升为七阶六级。

        “不灭霸主,巨盾,穿戴完成!”

        “准备妥当!”

        林玄长出一口气,操控着毒刃与吕萝会和,再一次来到宫城城墙之下。

        和昨天一样,他们很快就等到了再次搬运物资的时机。

        二人在银狐的带领下轻易进入了修罗狱。

        那个八阶武者看到还是他们,甚至都懒得用【灵眼术】看了,心中反而还有些同情这两人。

        “山本勇男,你好歹换换别人吧,逮着这两个武者当苦力,要不要脸啊?”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

        跟昨天一样,三人一路向下。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

        直到第七层。

        到达这里时,正好是秘境本源完全孕育的那一刻!

        轰!

        剧烈的轰鸣声响彻整个苇名国。

        地面上,岛田龙也正在苇名国都猎杀魔物,此刻忽然抬头。

        他看到天穹中居然无中生有般出现了飘落的樱花花瓣。

        金刚山、洗金河、王下镇,还有秘境光门所在的广场,无数武者都纷纷抬头,吃惊地盯着这飘落的花瓣。

        宫城。

        药剂师擦掉额头的汗珠,将刚刚炼制完成的超生命药剂递给山本玄信。

        山本玄信大喜过望,立刻仰头喝光。

        他的生命值立刻缓慢而坚定地开始恢复。

        之前他只能依靠体质带来的生命恢复,自行恢复生命值,导致生命值一直在50%左右。

        现在喝下这瓶超生命药剂,应该能恢复到90%。

        轰隆隆。

        这时他忽然感觉脚下一阵晃动,同时还看到天花乱坠、异香扑鼻。

        山本玄信的一对浓眉深深锁了起来。

        “怎么回事?”

        秘境光门所在的广场上。

        平野阳太感受到鼻端萦绕的异香,十分吃惊,““好香!””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武者内心都升起了这么一个疑问。

        就在这时,一名距离秘境光门最近的武者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光门,然后兴奋地大叫起来。

        “各位!光门亮了!亮起来了!”

        武者们纷纷望向光门,同样无比喜悦。

        秘境光门真的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光。

        这意味着,光门即将打开!

        京都市中心广场。

        那个秘境光门同样开始发光,吸引了大量武者靠近。

        首领、佐藤武人、天羽匠等九阶武者收到消息,纷纷赶来。

        武者们赶紧让开,为三位九阶武者让出一片空地。

        周围十米范围,没有其他武者敢靠近。

        “我们不知道苇名国内发生了什么,诸位做好心理准备。”

        首领环顾一圈,沉声道。

        佐藤武人和天羽匠都重重点头。

        “报告!市场区抓获一名鬼影众,据其供认,已经有大量鬼影众武者渗透进入京都市,其中不乏八阶武者!”

        一名京都市特勤科武者箭步冲了过来,向首领汇报。

        佐藤武人听到这个报告,浓黑的眉毛没来由地一抖。

        首领也深深皱起了眉头,“鬼影众这个时候大规模进入京都市,想干什么?浑水摸鱼?”

        天羽匠沉声道,“首领,那就让我坐镇京都市,保证让鬼影众有来无回。”

        首领摇头,“我担心鬼影本人也亲自来了。”

        闻言,天羽匠微微色变。

        鬼影本人是一位九阶武者,因为不满首领,从而组建了鬼影众势力,长期与高天原作对。

        若是鬼影亲自来了,天羽匠不会是他的对手。

        天羽匠更擅长制造机械,但鬼影却是一位极强的刺客职业者。

        他一旦被鬼影近身,必败无疑。

        甚至还有死亡的可能。

        首领望向佐藤武人,“武人,不如就由你来坐镇京都市,你不惧鬼影的刺杀,而且,你不是很憎恨鬼影众吗,你女儿的失踪很可能就是鬼影众搞的鬼。”

        佐藤武人松了一口气,重重点头,“首领放心!武人誓死镇守京都市,若鬼影敢来,我必定斩下他的头颅!”

        首领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

        “武人,你是我之下最强的人,若我出了什么事,你就是高天原的下一任首领,可不要让我失望。”

        佐藤武人神色兴奋,“多谢首领!”

        但他心中则极其鄙夷。

        这样的话,这么多年来,首领已经不止一次跟他说过了。

        不过是拉拢人心的套话罢了。

        只有天羽匠那种心思单纯的人才会被欺骗。

        果然,他扫了一眼天羽匠,发现后者此刻神情艳羡,那眼神好像在说:首领夸你了都没夸我,我好羡慕你。

        佐藤武人心中一阵恶寒。

        要不是知道天羽匠的为人,他都要怀疑天羽匠是不是跟首领有什么男加上男的特殊关系。

        三人在这里静静等待,等待秘境光门彻底亮起的那一刻。

        ……

        修罗狱第八层。

        那个不停旋转的血色光门,这一刻突然高速旋转,并且散发出了惊人的香气。

        守卫第八层的八阶武者神色奇怪,立刻靠近查看。

        他并没有发现,毒刃三人已经出现在了第八层。

        “吕萝,你和我一起,偷袭那个八阶武者,我的潜行能力比较强,我先上,你随后跟上。”

        “银狐,趁着我们拖住那八阶武者,你立刻用这东西锚点,尽快与建设司取得联系,让九阶武者通过日之匙打开光门抵达苇名国。”

        毒刃将机械核心交给银狐,低声吩咐。

        银狐和吕萝都郑重点头。

        下一刻,毒刃便悄无声息地进入修罗狱第八层。

        这里的许多监牢大多空置,并没有人。

        有的监牢里甚至只有一具骨架,也不知为何不去收敛遗骸。

        而在银狐和吕萝看来,毒刃的潜行能力简直可怕。

        “刚才那一瞬间他进入阴影,就好像一滴水融进了大海!我要是没盯着那里看,根本发现不了。”银狐大为震惊。

        他跟毒刃接触得不多,并不知道毒刃的拿手绝技。

        “大惊小怪,我这些天早就见怪不怪了。”吕萝轻笑。

        银狐不由得咂舌不已。

        一号牢房、二号牢房……

        毒刃迅速掠过,而这一间间牢房也在他眼前闪过。

        “那个骨瘦如柴的家伙,好像是救世会成名已久的血魔科多!失踪时达到了八阶八级。”

        “那个大胡子,好像是真理骑士团的第三副团长,光明骑士霍尔!四年前失踪,杳无音讯!”

        越看,他越是心惊肉跳。

        “难道这些年,高天原早就在有计划地暗中捕捉各组织富有潜力的八阶武者了?”

        血魔科多、光明骑士霍尔猛地睁眼,却没有看到任何一道人影,不由得轻咦一声。

        六十六号牢房!

        林玄通过毒刃的双眼往里一看,看到一个面容清雅、身段成熟的女人正在其中闭目假寐。

        不过哪怕身处苇名国修罗狱,哪怕身处高天原的核心地带成为阶下囚,她也没有丝毫颓色。

        只不过,她身上的装备早就被高天原武者拿走,她身上也几乎没有什么气场,可能是被九阶武者以强大的能力给封印了。

        毒刃从六十六号牢房前掠过,朝着八阶武者飞速接近。

        向浅瞰突然猛地睁开眼,似乎心有所感。

        “咦……是我的错觉?”

        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

        毒刃与八阶武者的距离越来越近。

        那个好奇心过分旺盛的八阶武者,此刻已经凑到了血色光门前。

        要不是山本玄信坦言这血色光门很危险,林玄毫不怀疑这家伙肯定会冲进去查看。

        毕竟,一百年的经验告诉人类武者,光门的对面必定是另外一个秘境。

        哪怕很危险,大不了原路返回嘛,有什么可怕的。

        又不是什么真空无氧、高压低温深海、超高辐射等等见也没见过的,落地就暴毙的环境。

        “就是现在!”

        毒刃好似猎豹一样骤然跃起。

        淬毒短剑直指八阶武者的后颈!

        八阶武者根本没有料到,这么安全的修罗狱居然有人从背后攻击他!

        一刀,鲜血迸发!

        要害暴击!触发了300%的暴击伤害。

        “可惜看不到他的完整信息,不知道他是什么属性,什么职业技能。”

        林玄心中微叹。

        “混账!”

        八阶武者又惊又怒,这一击他居然掉了30%的生命值!

        他的手里霎时间就出现了一把银质中盾,狠狠砸向偷袭者的面部,本能回身一击。

        毒刃一个后跳,轻盈地躲开这一击。

        “你……是什么人!”

        八阶武者又惊又怒。

        他的【灵眼术】品质很低,只有蓝色品质,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详细信息。

        甚至连等级是什么都无法获取。

        但他本能地感觉对方很厉害。

        毕竟,居然能潜行到他背后十米左右暴起动手。

        绝对不是一般的八阶武者可以办到。

        但毒刃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想法。

        一柄闪烁着黑光的镰刀已经朝着八阶武者的脖子狠狠劈来!

        趁着毒刃搅乱八阶武者思维的同时,吕萝已经开启技能狂奔而来,凌厉无比的攻击,瞬息而至!

        当!

        黑色镰刀劈在盾牌上。

        吕萝倒退十几步,双臂因为反震之力不断震颤,差点没握紧镰刀。

        而八阶武者只是感觉手臂有些发麻。

        “七阶武者?七阶也敢攻击我?”

        这名负责守卫的八阶武者感到自己好像被羞辱了一般。

        吕萝有点懵。

        为什么毒刃上去一剑就能见血,对方如临大敌,把毒刃当成同等级的对手。

        但自己却连防御都没破,还倒退出去十几步,双臂都麻了。

        毒刃这家伙……莫非也隐藏了实力?

        可恶,盾鬼也是,炎爆也是,这些家伙怎么老是喜欢隐藏实力啊。

        “山本勇男?等等……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们是来救人的?建设司的卧底!”

        八阶武者一眼就看到肥肥胖胖的山本勇男来到了六十六号牢房前,费力地打开一个古里古怪、泛着微光的圆球物体。

        他大为惊诧,但也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山本勇男恐怕已经不是真正的山本勇男了!

        牢房中的向浅瞰,此时眼中也突然升起光芒。

        “建设司的人?”

        银狐点头,“向前辈,等着,我们马上救你出来!”

        “好!”向浅瞰神色激动。

        自从她在溺淹城遭到高天原武者偷袭并被关押到苇名国修罗狱之后,她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地面上的太阳了。

        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放弃,更没有绝望。

        因为她知道,组织不会放弃她,不会放弃每一位建设司干员!

        “拖住他,争取时间!”

        毒刃大喝一声,与吕萝一道同这名八阶武者站在一处。

        当当当!

        金铁碰撞之声骤然响起。

        “该死的老鼠,敢闯进修罗狱救人,老子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你们这是有来无回!”

        八阶武者凶恶怒吼,狠狠一拳砸在不远处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栏杆上。

        呜呜呜!

        修罗狱内立刻响起了警报声。

        一到七层的守卫大惊,不管正在做什么,立刻直奔第八层。

        还不到三分钟,第七层的数名七阶守卫就冲到了第八层。

        “你去挡住他们,这名八阶武者我一个人应付!”

        毒刃大喝。

        吕萝没时间多说废话,立刻挥舞镰刀与那些七阶武者站在一处。

        她的属性、职业、装备其实在七阶武者中算是顶尖的。

        虽然自己还只是七阶五级,但对上一般的七阶六级也能险胜!

        故而,那些从第七层赶下来的守卫,根本就无法越过吕萝的阻拦。

        甚至还有一人被她抓住了破绽,又触发了镰刀的效果,一刀秒杀!

        这一记秒杀,让另外几人心中震惊,有些畏缩不前。

        第八层其他牢房中,为数不多的囚犯们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怪叫起来。

        “杀得好!杀得好!”

        “小妞,救我出去,救世会不会亏待你的!”骨瘦如柴的血魔科多欣喜若狂。

        “我来自真理骑士团!快把我放出去,我要把高天原这些年犯下的残忍恶行一五一十告诉组织!高天原必须遭受审判!”霍尔也拼命摇晃栏杆,大吼道。

        不少囚犯看到建设司的人来了,大为兴奋。

        他们其中许多人都胡子拉碴,衣衫褴褛,显然关押的时间比向浅瞰还要久。

        “别逗了,三个七阶武者而已,怎么救我们啊。”角落里,有一个头发花白好似鸟窝的老人连连摇头。

        “七……七阶?”

        血魔科多愣了一下。

        霍尔也一愣,“老伊万,那家伙可是能和八阶武者硬碰硬啊!怎么可能是七阶。”

        老伊万不耐烦道,“就是七阶武者啊,你难道质疑我的眼睛?”

        霍尔尴尬一笑。

        “不过……建设司应该有后手,咱们看着就好,以建设司那几个老对手的狡猾程度,绝不可能只派出三个七阶武者来救人。”

        老伊万顿了顿,忽然又开口道。

        科多咬牙切齿,“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活着出去!我要向高天原疯狂复仇!”

        这时,银狐那边的机械核心终于安置完成。

        一道微光忽然散发出来,好似一根船锚死死嵌进了眼前的空气之中。

        下一刻,一道若有若无的缝隙便在机械核心正上方缓缓打开。

        “那是什么鬼东西?”科多一愣。

        “没见过……是万游隙那家伙研究的怪机械吗?”霍尔也一愣。

        这名守卫修罗狱第八层的八阶武者见多识广,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正是日之匙即将打开秘境光门的征兆。

        这些建设司的卧底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锚定了修罗狱第八层。

        从而让日之匙可以打开两个特定秘境之间的稳定通道!

        “该死,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地打开秘境光门!”

        八阶武者怒吼一声,银色中盾忽然自行溶解,转而化作一道纯粹的白光。

        白色光束足有成人脑袋那么大,充斥着恐怖而纯粹的能量。

        好像一切物体在这白色光束之中都会被彻底湮灭!

        老伊万怪叫一声,“小子们,我不知道你们的手段是什么,但那一招很强,千万别让你们的手段被攻击到,否则肯定全盘皆输!”

        科多和霍尔也大叫起来,“快拦住!”

        “除非用人命来填,否则是不可能拦住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八阶武者狞笑,将光束对准了那缓缓张开的缝隙。

        银狐忽然起身,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确保身上没有任何褶皱。

        他笑了笑,内心却无比满足,好似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你以为建设司干员都像你们那样怕死吗?”

        银狐轻笑,竟是就这么地站在了缝隙前,用胸膛来当作抵挡白色光束的最后一道防线。

        “谁说法师职业者不能拿盾牌,我就拿了。”

        银狐手掌一翻,一面小圆盾出现在胳膊上。

        虽然这小圆盾和白色光束比起来,就好像芝麻和大象的区别。

        “我这辈子很值了,没有留下任何遗憾,现在能为了救援一名未来的九阶武者而死,我无怨无悔。”

        银狐微笑,神色从容。

        吕萝破口大骂,“你滚蛋!你儿子呢?!”

        银狐神色不变,“我早就把他交给了黑,黑会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他,来高天原做卧底之前我早有觉悟。”

        毒刃大吼一声,“那你欠盾鬼那八十年的债呢!”

        银狐神色大变,“???你特么怎么知道!”

        “债没还完,怎么能死啊!”

        毒刃放肆大笑,直接冲到八阶武者面前,好似一只熊一样撞向了他。

        264点的巨力爆发,竟是将其撞进血色光门之中!

        毒刃自己也失去平衡,落进光门。

        二人落入光门的一瞬间,白色光束轰然爆发,毒刃整个人都沐浴其中。

        光束的轰然炸裂之中,好像有一道似有似无的装备破碎声。

        修罗狱第八层在这一刻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