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85章 主神空间(三)

第285章 主神空间(三)

        第285章主神空间(三)

        从记忆里回神的苏宴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沈清鹤那双温柔至极的桃花眼,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眼眶微微酸涩。

        “你……”

        不开口还不知道,一开口,苏宴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的不像话。

        “我在。”

        让他人进入自己的记忆片断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沈清鹤的唇色惨白,朦胧之中,他的身影似乎与快穿任务中少年倔强的身影重合了。

        饶是身体不舒服,沈清鹤还是握住了苏宴的手指,他的唇角扯出一个温柔的笑意,似安抚又似宽慰。

        “你这么早……”

        苏宴嗓音沙哑,她还没有完全消化沈清鹤的记忆片段,因此说出来的话有些颠三倒四:“就……就……喜欢?”

        她像是个牙牙学语的稚童,缓慢的组织着语言:“就……喜欢我了?”

        沈清鹤点头:“嗯。”

        “……为什么?”

        苏宴不相信一见钟情,相较于虚无缥缈的感觉,她更相信日久见人心。

        这次换沈清鹤愣住了。

        他看着苏宴茫然的杏眸,下意识的重复了遍她的话:“为什么?”

        沈清鹤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沾染了些困惑与不解:“喜欢还要理由吗?”

        可能是苏宴那天穿的衣服很漂亮,也可能是苏宴那天的笑容很温柔,或者苏宴朝他伸出手指的时候,杏眸中的笑意比天空中的繁星还要闪亮……总而言之,沈清鹤就是莫名心动了。

        “也是。”

        苏宴垂眸看着两人十指相握的手指,笑道:“喜欢就是喜欢。”

        要是让苏宴说喜欢沈清鹤的理由,她可能一时间也想不出来……因为脸?因为他的性格?还是因为他对她有求必应?亦或者是他看她的眼神很温柔?

        好像都不是。

        她喜欢他,是因为他是沈清鹤。

        苏宴下意识握紧了沈清鹤的手指。

        沈清鹤手指修长如玉、瓷白漂亮,是那种标准的漫画手,苏宴瞧着喜欢,便忍不住多看了他的手几眼。

        在收回目光的时候,苏宴余光注意到了沈清鹤手腕上的红绳。

        那是苏宴曾经亲手编织的手绳。

        苏宴穿越过这么多位面,只有在《拒绝竹马99次》那个位面,沈清鹤从头至尾拥有自己的意识。

        她跟沈清鹤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沈清鹤用“顾楚”的化名,求了99次婚,在第一百次求婚的时候,苏宴答应了沈清鹤的求婚,顺利完成任务。

        这条红色手绳称不上惊艳,但因为是苏宴编的,沈清鹤炫耀了将近半年,每次遇到陌生人跟他搭话,沈清鹤都会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引到红色手绳上。

        苏宴对这条手绳印象深刻。

        “你怎么把它也带回来了?”

        顺着苏宴的目光,沈清鹤看到了手腕上的红绳,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指拽了拽袖子,盖住了那条红绳。

        “没……没什么。”

        沈清鹤撒谎的时候容易紧张,跟她记忆片段中的沈清鹤一模一样,苏宴还记得曾经的自己偷偷给沈清鹤起了一个“小结巴”的外号。

        “没什么?”

        苏宴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笑意盈盈的靠近沈清鹤,清冽的草木香逐渐将沈清鹤包围,他呼吸微滞。

        “我不喜欢撒谎的坏孩子。”

        苏宴眉眼含笑的望着沈清鹤。

        许是“不喜欢”这三个字刺痛了沈清鹤,他急忙解释道:“我……我把它带回来是因为……”

        青年瓷白的面容泛起一丝薄红,他断断续续的解释道:“是……因为,这条手绳是你亲手编的,我很喜欢。”

        怎么还是这么好骗?

        苏宴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恍惚之间又与记忆中的沈清鹤重合了,那时候的沈清鹤撒谎也会紧张,说话断断续续的,逻辑混乱、语言不通。

        谁能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沈清鹤居然还是这么好骗。

        “有多喜欢?”

        苏宴又逼近了几分,两人距离逐渐缩小,她甚至能清楚的沈清鹤的睫毛。

        浓密、纤长、卷翘。

        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像展翅欲飞的蝴蝶,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苏宴颈侧,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跟随本心去回答道:“很……很喜欢。”

        苏宴哑然失笑。

        谁能想到清冷孤傲的审判官大人,竟然会露出这幅秀色可餐的模样?

        苏宴不自觉的吞咽了口唾沫,逗弄人的恶趣味涌现,她的嘴唇贴在沈清鹤耳边,轻唤了一声“哥哥”。

        这声“哥哥”被她叫的缠绵缱绻,万般情思都藏在了里面。

        沈清鹤的脸瞬间变红了。

        他觉得自己的脸在隐隐发烫,但是内心又在隐隐期待着什么。

        看着沈清鹤怔怔望着自己的模样,苏宴眸中的笑意又浓了几分,她缓缓摩挲着她的手指,声音跟勾子似的:“哥哥,我好渴……”

        沈清鹤甚至能感受到苏宴紧贴在他耳边的柔软触感,他的思绪一片混乱,说话颠三倒四:“渴……那……那……我去给你倒水?”

        沈清鹤作势要起身,却被苏宴笑意盈盈的阻止了:“我不想喝水。”

        苏宴的眼尾泛着层诱人的红意,弯起来的时候格外漂亮,她稍稍后退,把白嫩的手指放在沈清鹤的唇瓣上,缓缓摩挲着,暗示的意思很明显。

        沈清鹤的心跳快的有些不正常。

        他涩然道:“那……那怎么办?”

        “你真的不知道吗?”

        苏宴声音微哑,摩挲沈清鹤唇瓣的手指不自觉的加重了些力道,那双漂亮的杏眸中蕴着笑意:“我以为……哥哥应该明白的。”

        沈清鹤从未想过,“哥哥”这种随处可见的称呼杀伤力竟然能这么大。

        “什……什么?”

        沈清鹤开口,嗓音沙哑的可怕。

        “我想亲你。”

        苏宴的语气很软,她的表情单纯无辜,但说出来的话却截然相反。

        “可以吗?”

        看到沈清鹤的唇瓣在自己的摩挲下愈发红艳漂亮,苏宴眸色沉沉,那双杏眸中像是压着什么东西。

        亲……亲他?

        后知后觉意识到这句话意思的沈清鹤耳垂泛起了层红意,连带着修长白皙的脖颈都泛着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