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67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五十四)

第267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五十四)

        第267章国民老公养成记(五十四)

        “演技不错。”

        趁着其他工作人员都收工了,陆濯凑在苏宴耳边轻声说道。

        “不如前辈。”

        苏宴也低声回应道。

        想到陆濯唇瓣柔软的触感,她下意识舔了舔唇,苏宴清隽的眉眼处染着几分红,自眼尾处晕染出几分秾丽。

        陆濯眸色渐深。

        “要不要去逛逛?”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导演允许他们提前收工,剧组旁边就有夜市,陆濯笑着发出诚挚的邀请。

        “好。”

        苏宴闲来无事,索性就应了。

        最近这段时间忙着拍戏,她的微博没怎么经营。但好在《返璞归真》综艺节目的热度始终位居综艺榜前三,苏宴的微博粉丝又涨了几十万。

        ……

        夜市很热闹。

        苏宴跟陆濯这段时间都待在剧组,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出来逛街。

        “你确定不会被认出来?”

        察觉到周围打量的视线,苏宴无奈的笑了笑。跟明星出来就是这点不好,陆濯的知名度太高了,有些死忠粉凭借背影就能把陆濯认出来。

        “不确定。”

        陆濯也注意到了周围打量的视线,他缓缓靠近苏宴,嗓音含笑:“所以希望太子殿下能保护我。”

        青年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似乎是草木香,又似乎是松香。

        陆濯的这句“太子殿下”把苏宴又拉回了剧情里,苏宴的戏份已经过半,经过皇后隐晦的话语,萧子易后知后觉的清楚了自己对萧子衍的感情,但梦跟现实终究是有区别的。

        萧子易跟萧子衍有血缘关系,这就注定了萧子易的爱意见不得光。

        他只能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

        “太子殿下可没这个本事。”

        既然陆濯的戏瘾上来了,苏宴也不介意陪他演戏,她抬眸看着陆濯俊美的面容,似笑非笑道:“毕竟我只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

        陆濯被苏宴的临场表演逗笑了。

        他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但是两人离得近,苏宴能清楚的看到陆濯桃花眼中潋滟着细碎的笑意,像星光。

        “都是老演员,怎么还笑场呢?”

        陆濯勾唇笑,苏宴也跟着他笑。

        周围繁华热闹,小贩卖力的吆喝声、来往行人的嬉笑声、小朋友之间的打闹声不断传进两人耳中,有那么几秒钟,苏宴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但希望只是希望,人总要向前。

        夜市上的物品琳琅满目,苏宴跟陆濯此刻正站在一个射气球换礼品的小摊面前,老板看他们站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动作,催促道:“你们俩玩不玩?不玩就把机会让给后面的人……”

        经过老板的提醒,苏宴才后知后觉注意到他们的身后站满了人。

        “抱歉。”

        苏宴的话还没说完,身旁的青年就掏出了张百元大钞:“我玩。”

        “十元十发子弹。”老板笑眯眯的把钱接过来:“帅哥,你想玩几次?”

        苏宴对老板的变脸速度叹为观止,明明前一秒还在不耐烦的赶他们,下一秒对陆濯的称呼就变成了“帅哥”。

        陆濯看着琳琅满目的礼品,侧眸看向身旁的苏宴:“有喜欢的吗?”

        不同的气球数量对应不同的礼品。

        礼品中最大的是一个棕色的大熊,大约有一人高,熊的领口戴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

        很土,但却是小摊上最贵的。

        许是苏宴的目光在棕熊上停留的时间有点久,陆濯误解了苏宴的意思,他随手接过老板给他的枪,瞄准气球。

        青年修长如玉的手指握着枪,老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陆濯就扣动扳机、射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气球的爆破声随之响起。

        陆濯小时候学过射击,类似这种静物射击是最简单的一种。

        所以苏宴还没来得及阻止,陆濯就已经把十发子弹全部射光了。

        “我要那个棕熊。”

        陆濯言简意赅道。

        棕熊要十发九中,陆濯十发十中。

        摊主没想到面前这个连口罩都不敢摘的青年有这么大的本事,愣了几秒,才心不甘情不愿把那棕熊拿给了陆濯。

        苏宴觉得陆濯的审美眼光不太好。

        小摊上明明这么多有漂亮的摆件,陆濯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最难看的熊?

        “送你。”

        陆濯把熊接过来后,转手就准备把棕熊递给苏宴:“我看你盯着它看了很长时间,应该挺喜欢的吧……”

        苏宴:“?”

        这是赤裸裸的诽谤。

        青年姿态懒散,他戴着口罩,裸露在外的桃花眼中潋滟着一层笑意。

        苏宴竟有些舍不得拒绝。

        “……谢谢。”

        最终她还是收下了棕熊。

        棕熊跟苏宴的身高差不多,苏宴抱起来很费劲,她的目光环视了一圈,最终落到了不远处的套圈小摊上。

        抱着这么大的棕熊逛夜市不现实,苏宴倒是想把棕熊还给老板,但是陆濯就在她旁边站着,她不好意思开口。

        于是苏宴决定礼尚往来。

        苏宴没怎么练过射击,但她擅长套圈……当然最重要的是套圈小摊上也是一只白色的大熊。

        白熊的领口处有个粉色的蝴蝶结,跟她怀里抱的棕熊差不多丑。

        “你先帮我拿一下。”

        苏宴把棕熊塞到陆濯怀里,也不管这人是什么反应,一溜烟就跑了。

        陆濯抱着那只棕熊,哑然失笑。

        “帅哥,你还想玩吗?”

        见识过陆濯射击技术的老板态度不像最开始那样热情,甚至有些抗拒。

        “不了。”

        即使抱着这样一只蠢笨的棕熊,陆濯依旧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他的身姿修长矜贵,眉眼间带着清浅的笑意,目光却一直追随着苏宴的身影。

        陆濯看到苏宴在一个套圈的小摊前停下来,苏宴跟老板简单交流了几句,就拿到了五个套圈。

        苏宴套圈对准最远处的大白熊,扔出套圈、成功套中。

        苏宴又跟老板简单说了几句什么,陆濯跟他们离得太远,听不清楚内容,只能看到苏宴把剩下的套圈还给了老板,而老板把大白熊递给了苏宴。

        苏宴真的喜欢这种类型的熊?

        陆濯看着手中的棕熊,陷入沉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