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60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七)

第260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七)

        第260章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七)

        陆濯一脸莫名的看着导演:“什么时候打雪仗也有年龄限制了?”

        导演:“?”

        这个是重点吗?

        “不好意思。”

        捕捉到导演想说的重点的苏宴轻声道歉:“玩的太投入,忘了。”

        导演:“……”

        他有一种带熊孩子的错觉。

        导演无奈的挥了挥手:“没事,趁着现在正在下雪,你们俩收拾一下,我先把你们俩那场雪景拍了。”

        虽说剧组能人工降雪,但到底没有大自然馈赠雪漂亮。

        两人都没有意见。

        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雪在长袍上化开之后就不明显了,更何况这场戏就是雪景,不影响他们拍戏。

        ……

        京都的雪越下越大。

        身影清隽挺拔的萧子衍保持着下跪的姿势,他将腰板挺直,唇瓣紧抿。

        “易儿,你父皇对你最是宽容,你主动去跟他认个错,他会原谅你的。”

        雍容华贵的女人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温言相劝道。

        萧子易的唇瓣紧紧的抿着。

        “今日的雪越下越大,你前段时间才落过水,不能受寒……”

        皇后看着神情倔强的萧子易,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罢了,我去求情。”

        皇上曾经说的——“萧子易像他年轻的时候”,倒是半点不假。萧子易不仅遗传了皇上的好容貌,还继承了他的死不认错的性格。

        “不用。”

        萧子易的身体从小就好,落水后的第二天就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

        相较于皇后的着急,萧子易的神态倒是很淡定,他看着满天飘落的雪花,语气甚至没什么波动:“犯错受罚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杀人的事情传进了皇上耳中。

        若萧子易杀的是普通侍卫就罢了,偏偏他还跟宫里一位得宠的妃子有血缘亲属亲系,若是不罚他,难以服众。

        “你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

        皇后神情焦灼,她死死的攥着手中的帕子:“而且你还没有告诉我原因,易儿,这可不符合你以往的作风。”

        萧子易之前杀人的时候,随口扯出一个理由,皇后就会帮他善后……但是这次把侍卫推下池塘,萧子易却只用轻飘飘的一句“看他不顺眼”就盖过了。

        “原因就是我看他不顺眼。”

        萧子易也想过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但母后素来对萧子衍不喜,要是知道他为了萧子衍杀人,指不定会有多生气。

        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萧子易觉得都推到自己身上。

        皇后狐疑的看着他:“真的?”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眉梢处透着几分懒散:“您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就去问问王初。”

        王初就是皇后塞给他的侍从。

        “这是什么话?我当然信你。”

        皇后见萧子易不肯说出实情,也没有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

        萧子易看着他母后温和的表情,就知晓王初没有违抗他的命令。

        据他对自家母后的了解,在罚跪事情发生后,肯定会去找王初问个明白,既然她现在都没有提到“萧子衍”,就证明王初保守了秘密。

        萧子易没来由的心情好了几分。

        他唇角缓缓勾起一丝弧,少年眉目精致漂亮,笑起来的时候自带风流,若是这幅模样被京都的少女们看到,不知又要俘获多少少女的芳心。

        “你父皇嘴硬心软……”

        皇后看着跪着的萧子易,到底还是心疼的。宫女尽职尽责的给她撑着伞,她弯腰帮萧子易拂去肩头的雪花,“他要罚你跪多久?”

        “三个时辰。”

        皇后的动作微顿。

        三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今日的雪越下越大,且不说萧子易的腿能不能撑住,若是萧子易不慎感染风寒,又要卧床休息好几日。

        “我去求情。”

        只是皇后还没来得及离开,就看到了萧子衍修长的身影,她心中警惕,面上却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许久未见,三皇子倒是出落的愈发俊郎了。”

        萧子衍撑着一把伞。

        青年身形矜贵挺拔,他穿着一袭月白色长袍,唇角带着恰到好处的笑,他从容不迫道:“皇后娘娘说笑了。”

        萧子易眯眼打量着萧子衍。

        萧子衍无疑是漂亮的,他就像女娲最得意的工艺品,五官无一不精,青年修长如玉的手指握着伞柄,纤薄的唇角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

        萧子易对他的母妃产生了好奇。

        他的母妃是何等的绝代风华,才能生出这般惊才绝艳的萧子衍?

        皇后懒得跟他扯这些官话,敷衍的笑了笑便转移了话题:“三皇子今日前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确实有一件要紧的事情。”

        萧子衍本来在跟皇后对视,说完这句话后,目光就落到了萧子易身上。

        皇后心头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她微眯凤眸,警惕的望着温和无害的萧子衍:“什么事?”

        萧子衍轻笑了声,没有正面回答。

        在皇后谨慎狐疑的目光下,萧子衍撑着伞缓缓走到了萧子易旁边。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掀了掀眼皮,语气隐隐透着不耐烦:“你来做什么?”

        “殿下为我受罚,我自然不能偷偷躲在背后看戏。”

        萧子衍轻笑了声,平静的收起伞,而后跪在了萧子易旁边。

        “你怎么……”

        话说到一半,萧子易就注意到了自家母后惊惧交加的目光,他连忙改口道:“谁替你受罚,你别自作多情!”

        “易儿。”

        皇后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剧烈颤抖的身躯却是骗不了人的:“你如实告诉母后,你为什么要杀人?”

        “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萧子易烦躁的皱了皱眉,他心虚的移开目光:“跟三皇子没有关系。”

        “撒谎。”皇后看着萧子易躲闪的眼神,气极反笑,“你这撒谎不敢看别人眼睛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改不掉了。”

        萧子易小声嘟哝道。

        “你……你这个逆子。”

        皇后捂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

        萧子易顾不得自己在罚站,连忙起身搀扶住皇后:“您没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