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59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六)

第259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六)

        第259章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六)

        陆濯的戏份也是一条过。

        等导演喊了“过”,陆濯才把手中的那杯热茶一饮而尽,剧组准备的茶是上好的茶叶,不喝就浪费了。

        陆濯穿着月白色长袍,眉眼如画,当真应了那句古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余光注意到不远处的苏宴,他放下手中的茶杯,阔步朝着苏宴走了过去。

        两人相隔的距离不过短短十几米,但就这么十几米的距离,陆濯连续被几个穿着宫装的小演员拦了下来。

        她们的手中拿着纸和笔,看模样是想要签名,陆濯下意识看了眼苏宴。

        苏宴不清楚陆濯眼神的含义,她斟酌了几秒,犹豫的点了点头。

        陆濯原本的眉头微皱着,看到苏宴点头的小动作之后,才缓缓舒展开来,不知道是不是苏宴的错觉,她总觉得陆濯的姿态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签名没有耽误太长时间。

        拿到陆濯签名的小姑娘们很激动,其中一个小姑娘更是鼓起勇气跟陆濯说了什么,却见他摇了摇头,而后将目光落到了苏宴的方向。

        小姑娘们顺着陆濯的视线看过来,而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陆濯便朝着苏宴走了过来。

        他穿着剧中的戏服,眉眼间隐隐能看到萧子衍的影子,苏宴有一瞬间的恍惚……她仿佛明白了萧子易曾偷偷写在纸上的、凌乱不堪、无人知晓的心意。

        萧子衍值得萧子易的喜欢。

        虽然剧中的萧子易不知道他是萧子衍的一枚棋子,但苏宴莫名有种直觉,即使萧子易知道萧子衍把他当棋子,他的想法也只会是怎么变强来博取萧子衍的观心……

        “在想什么?”

        陆濯垂眸看着苏宴。

        他眼神温柔,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眸中像是散落着无数星辉。

        “在想三皇子真是好手段,凭借一张出色的容颜和超凡的智商把太子殿下迷的神魂颠倒。”

        苏宴弯唇,嗓音含笑。

        她穿着绛红色的衣袍,衬得眉眼愈发精致漂亮,陆濯从前没有注意过,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进,他突然发现苏宴的长相正好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有种雌雄莫辩的美。

        这张脸跟假发应该很配。

        陆濯的脑海中莫名闪过这个念头。

        “下雪了。”

        苏宴惊喜道。

        剧组取景的地方很漂亮,尤其是萧子衍居住的梧桐院,院中有许多树,正值冬季,开的最盛的是梅花。

        为了不耽误剧组拍摄的时间,他们采用的是人工降雪,就比如陆濯方才拍的那一场戏,就是人工降雪。

        但现在确实真的下雪了。

        洁白无瑕的小雪温和的落在苏宴的肩头,陆濯却忽然开口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苏宴用双手接着雪,眸中是毫不掩饰的茫然。少年的唇角始终带着笑意,随着掌心的落雪越来越多,他眸中的笑意也愈来愈深。

        陆濯失笑:“没什么。”

        苏宴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没追问。

        陆濯看着苏宴灿烂的笑容,在心中默默把自己想说那句话念了遍——“他朝若是共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雪越下越大。

        苏宴手中的雪越来越多,她的皮肤本来就白,手捧着雪竟然毫不突兀。

        “陆濯。”

        苏宴开口唤道。

        陆濯的注意力都在苏宴的手指上,他看着苏宴把雪捏成球状,才侧眸轻瞥了苏宴一眼:“什么?”

        脸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

        是苏宴把雪球打到了他的脸上,苏宴弯了弯眼眸,眉眼之间带着少年特有的肆意张扬:“咱们来打雪仗吧。”

        苏宴在前几个位面也见过雪,只是她当时忙着做任务,没玩。对于“堆雪人”和“打雪仗”还停留在书本之中。

        陆濯把脸上的雪拿下来。

        苏宴捏的雪球本来就小,再加上陆濯身体温热,他把雪球拿下来的时候,雪球已经有融化成水的趋势了。

        “冒昧问一下,打雪仗之前是不是应该征求当事人的同意?”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陆濯的脸上却没什么怒意,眸底的笑荡漾开来,任谁都能察觉到这人的好心情。

        “不好意思,我忘了。”

        经过陆濯的提醒,苏宴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两人现在还不是情侣关系。

        “没关系。”

        看到苏宴逐渐疏离的神情,陆濯暗自懊恼自己说错话,他看着落在地上的雪,一个念头闪过了脑海。

        陆濯半蹲身体。

        苏宴还没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肩膀上便传来了微不足道的痛感。隔着剧服,她其实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却能看到一个雪球自肩膀处分散开来。

        苏宴:“?”

        这人还学她搞偷袭呢?

        看着苏宴茫然的目光,陆濯又趁机捏了个雪球,他看着少年惊艳的五官,到底没舍得往苏宴的脸上丢……雪球不得已转变了个方向,投到了她腿上。

        苏宴:“……”

        她当然不能受这个侮辱,于是也学着陆濯的模样,半蹲身体,双手并用,捏出了一个大大的雪球。

        只是苏宴的速度比陆濯慢了些。

        苏宴捏好的雪球还没丢出去,迎面便飞过来一个雪球,她侧身闪过,而后把手中捏好的雪球丢了过去。

        陆濯跟苏宴你来我往,玩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两人的身上都沾了雪。

        陆濯穿的是月白色长袍,白雪散落在他衣衫上不怎么明显,但苏宴穿的是绛红色的长袍,陆濯丢雪球又很准,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她的衣衫之上就沾满了大大小小的雪。

        “……你们在干什么?”

        中场休息的导演手中拿着喇叭,一脸莫名的看着打雪仗的两人。

        看到陆濯跟苏宴剧服上沾染的雪,导演直接被他们气笑了:“你们两个的平均年龄得有二十岁吧?你们不好好琢磨琢磨怎么演戏,居然打起雪仗了?”

        若只是打雪仗,导演还不至于这么生气,顶多嘲笑他们两个“幼稚”。导演最心疼的是他们身上穿的剧服,那可是他花了大价钱租来的,陆濯跟苏宴不珍惜就算了,居然穿着剧服打雪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