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57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四)

第257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四)

        第257章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四)

        意识到这句话代表着什么的侍卫挣扎着从萧子易的脚下爬了出来,他死死的抱着萧子易的小腿,脸上泪痕遍布,他喃喃道:“求殿下饶我一命。”

        萧子易嫌恶的看了侍卫一眼。

        他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腿抽出来,绛红色的衣袍上沾染了些许眼泪,萧子易眉头狠狠地皱了皱。

        侍卫的行为已是不合规矩,担心他再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萧子易带来的侍卫已经把他钳制住了。

        “你胆子挺大。”

        萧子易似笑非笑的望着被禁锢的侍卫,用鞭子慢条斯理的抬起他的下巴,两人的目光有了短暂的交汇。

        侍卫仓惶移开视线。

        萧子易轻“啧”了声,神态透着几分漫不经心:“既然你这么勇敢,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不好呀?”

        萧子易天真烂漫的神情与三岁稚童无异,但在场没有一个人敢把他当成真正的孩子,侍卫的身体抖得像筛糠,含糊破碎的音节自他口中发出,他眸中隐隐有希冀:“……什,什么机会?”

        “复述一遍你不久前说过的话。”

        侍卫沉默了。

        “不想?”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没关系啊,我有的是时间跟你慢慢耗。”

        萧子易一边说,一边用鞭子抚摸着侍卫的脸,鞭子上面有尖锐的倒刺,随着萧子易的动作,侍卫本就狼狈不堪的脸更是渗出了些许血丝,他的头发不知何时散开了,形如恶鬼。

        萧子易却丝毫不畏惧,甚至乐在其中。余光注意到不远处的池塘,他没来由的问道:“你会凫水吗?”

        “会……会一点。”

        “把他带到那边去。”

        萧子易懒洋洋的站直身体,午后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美好的像是画本中走出来的世家小公子……当然前提是忽略萧子易唇角恶劣玩味的笑意。

        初春时节,池塘中的水愈发清澈,想到萧子衍曾用那副残躯病体救了他,萧子易没来由的烦躁了起来。

        萧子易命令道:“丢下去。”

        因为失血过多,侍卫的脸色惨白如雪,负责禁锢他的人提醒道:“殿下,若是把他丢进池塘,他可能会丧命。”

        “哦。”

        萧子易不甚在意的应了声,看他们久久没有动作,他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丧命又如何?你觉得我会怕?”

        当朝太子萧子易,生来便是天之骄子,他继承了皇上和皇后的好样貌,身姿清隽挺拔,眉眼如画,是无数京都少女的梦中情郎。

        萧子易幼时性格顽劣,有次甚至爬到了当今天子的脖颈上作乱,皇后紧张不已,还没想出合适的措辞解释,就见当今天子笑眯眯道:“易儿活泼好动,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

        由此可见皇上对萧子易的溺爱。

        同样的错误,其他皇子可能会被罚禁闭,但若是犯错的主角是萧子衍,只会得到几句不痛不痒的责骂。

        萧子易无法无天,肆意张扬的性子便是这般养成的。

        “皇上有旨,宫内禁止杀生。”

        某个侍卫硬着头皮提醒道。

        “…禁止杀生?”萧子易慢条斯理的重复着这几个字,他把玩着手中的鞭子,笑哼道:“若是我非要杀生呢?”

        众人连大气不敢喘一下。

        “算了。”

        看着他们忌惮的神情,萧子易顿觉索然无味,他烦躁的“啧”了声:“就依你们的,今天我不杀生。”

        被皇后派来监督萧子易的侍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见他们家这位主子又自顾自的补充道:“但是他诋毁当朝三皇子,这个罪又当如何算?”

        “这……”

        萧子易的目光压迫感太强,侍从额角隐隐渗出了汗珠,“自然是按照当朝律法,私下诋毁皇室成员,按律……”

        侍从不自觉的顿了顿。

        “你怎么不说话?”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长鞭。

        诋毁皇室成员,按律当罚三十板。

        但就侍卫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莫说是三十大板,可能十板都撑不过去。

        “按照律法……”

        侍从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掏了掏耳朵,眉眼间已然染上了不耐烦:“母后把你塞给我的时候,说你学识渊博,甚至能勉强称得上一句‘万事通’……今天你要是连律法都背不出来,就趁早滚。”

        “按照律法,应罚三十大板。”

        侍从闭上双眼,视死如归道:“但他现在的身体受不了三十大板,希望殿下您能三思而后行。”

        “瞧瞧你这紧张的模样。”

        萧子易笑哼道:“我有说过要按照律法处罚他吗?我就是想听他重复一遍之前说的话,谁曾想他不识好歹。”

        侍从认真回想了一番,确实如太子殿下所言……殿下起初说的也是让侍卫重复一遍之前说的话,但他始终没说。

        想到这里,侍从又把目光落到了狼狈不堪的侍卫身上,他看着那张血痕遍布的脸,眸中隐隐浮现了抹同情:“殿下让你重复之前的话,你就乖乖重复,否则谁也帮不了你。”

        侍卫僵硬的抬眸,许是受伤太多,他的喉间有着浓郁的血腥味,所以说起话来就格外吃力:“我……我说。”

        萧子易垂眸看着他微张的唇瓣

        “萧……萧子衍就是,是病秧子,与其在他身边浪……浪费时间,还……还不如找机会讨好太子殿下。宫中,谁……谁不知道太子殿下是最得宠的,若是不出意外,整个……整个天下都会是他的。”

        类似这种阿谀奉承的话,萧子易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懒散的打了个哈欠:“还有吗?”

        “没……没了。”

        侍卫如实回答。

        “嗯。”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应了声。

        侍从有些弄不懂他的意思,他迟疑的开口:“殿下,要把他放了吗?”

        “放?”

        似乎是觉得这个字眼很可笑,萧子易眸中的笑意又深了几分:“我什么时候说,要‘放’过他?”

        萧子衍既是他的三哥,又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轮得到一个小小的侍卫在这里大放厥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