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56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三)

第256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三)

        第256章国民老公养成记(四十三)

        “你的心态……”

        陆濯想了许多形容词,最终却只用了最常见的:“还挺好的。”

        苏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陆濯剥的虾既干净又完整,她心满意足的吃完了一小碗虾,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问陆濯:“你不喜欢吃虾吗?”

        陆濯如实回答道:“一般。”

        陆濯不怎么爱吃虾的原因也是懒得剥,但苏宴在虾上停留的目光太久了,他便只能自觉担任“剥虾员”的工作。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剥虾?”

        苏宴的眸中是毫不掩饰的茫然。

        陆濯不确定苏宴的想法,也不想这么快戳破这层窗户纸,于是陆濯随口扯谎道:“我比较闲。”

        话说出口的瞬间,陆濯觉得自己这个谎言太离谱了,他还没来得及编一个新的理由,就见苏宴淡定的点了点头。

        陆濯:“……”

        苏宴居然就这么相信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这顿饭便愉快的结束了。

        “你一般都什么时间有空?”

        分离前,苏宴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潜台词就是下次再约,陆濯正在思索自己哪里打动了苏宴,就见少年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你今天剥的虾特别好吃。”

        陆濯:“……”

        虽然苏宴说是夸奖的话,但陆濯却不怎么高兴。他本来以为苏宴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打动了,再不济也是外貌,谁知道苏宴就是单纯觉得他虾剥得好?

        苏宴却误以为陆濯的沉默是拒绝,她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有时间吗?那我们就不约了……”

        见苏宴说完这句话就要离开,陆濯连忙解释道:“随时有时间。”

        剥虾就剥虾吧,至少能见面。

        ……

        拍摄的那天很快就到了。

        网络上有关《画江山》的讨论沸沸扬扬,除了苏宴,其他戏份比较多的配角都是出道已久的演员,在娱乐圈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于是黑子们便把攻击对象着重放到了苏宴身上,无数的谩骂和诋毁袭来、当事人却像毫无感觉,甚至还想着跟陆濯再约一顿饭。

        有对手戏演员彼此介绍了下,《画江山》的拍摄就正式开始了。

        剧组的许多演员虽然口头上不说,但是私底下都觉得苏宴是靠关系进的剧组,直到他们亲眼见识到苏宴的演技。

        为了节约时间,剧组分成了a、b两组同时进行拍摄,陆濯的戏份太多,苏宴的第一场对手戏不是和他拍的。

        ……

        “你把你方才说的,重复一遍。”

        京都最近的天气不错,凛冬过去,春天的气息浮现,去年凋落的花又重新冒出了鲜艳的花骨朵儿。萧子易穿着一件降红色的衣衫,腰佩环形玉佩,纤薄漂亮的唇瓣的略微扬起,浑身都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散漫劲。

        背后说萧子衍坏话,又被当场抓包的侍卫瑟瑟发抖:“太子殿下……”

        “我是瘟神吗?”

        萧子易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他温和的望着侍卫:“你抖什么?”

        “不……不是……”

        侍卫慌忙的跪倒在地,他狠狠地磕着头,额头渗出了大片的鲜血,他却只是僵硬的重复着磕头的动作:“我再也不敢背后讨论三皇子了……求求太子殿下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你紧张什么?”

        萧子易垂眸,眸中蕴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他满意的欣赏着侍卫狼狈不堪的姿态,直到刺目猩红的鲜血将地上的鹅卵石染成红色,他才笑着提醒道:“我跟萧子衍的关系没这么好。”

        这场戏份拍的是萧子易跟萧子衍自他的院中分别后,萧子易碰巧听到有侍卫在背后偷偷说萧子衍的坏话。

        萧子衍的母妃去世的早,若非当今圣上经常去梧桐院看望萧子衍,他可能连弱冠之年都活不过。

        “所以……”

        萧子易垂眸望着狼狈不堪的侍卫,温声道:“你大可以放心说。”

        侍卫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他猜不透萧子易的想法,因此只是沉默着。

        “我说的话不管用?”

        萧子易唇角的笑意逐渐收敛。

        “管……管用……”

        侍卫害怕的牙齿都在打颤。

        要是说宫内令人闻风丧胆的人,萧子易必须位居榜首,他性格阴晴不定,若是你赶上他心情好的时候犯错,可能一句轻飘飘“废物”就揭过去,但若是你赶上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算你把头磕破,他也懒得施舍你一个眼神。

        萧子易的手上沾过不少人命。

        “啧……”

        见侍卫就是不肯重复他说过的话,萧子易便不耐烦了,他抽过身旁侍卫腰间的鞭子,用力的把鞭子甩了出去。

        侍卫匍匐在地,身体剧烈颤抖着,他用牙齿死死的咬着唇瓣,唇缝之间却还是溢出了两声呻.吟。

        由此可见,萧子易没收着力道。

        “殿下,我……我说……”

        侍卫的脸色一片雪白,唯有唇瓣是鲜红艳丽的,那是被他咬出来的血迹。

        萧子易漫不经心的掏了掏耳朵,轻笑了声:“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侍卫拼尽全力,大声道:“殿下,我方才说的话是……”

        “谁允许你这么大声?”

        萧子易故意摆出一副夸张的表情,他嘟哝道:“你不知道我的耳朵很金贵吗?要是被你震聋了,谁能负责?”

        “不……不敢……”

        侍卫本就因为磕头失了很多血,即使是用尽全力说出的声音也不过比普通人稍大一些,但他却不敢忤逆萧子易,只能讷讷的重复道:“不,不敢。”

        “不敢?”

        萧子易将笑意尽数敛去,他看着痛苦不堪的侍卫,抬脚狠狠地踩上了他的背:“我看你挺喜欢在背后编排人的,连当朝三皇子的坏话你都敢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的?”

        侍卫的脸上血色尽失,他的唇瓣微动,重复道:“我……我知道错了。”

        “晚了。”

        萧子易半蹲身体,满意的欣赏着他可怜不已的姿态。

        在侍卫祈求的目光中,萧子易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这世上只有死人才是最乖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