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46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三十三)

第246章 国民老公养成记(三十三)

        第246章国民老公养成记(三十三)

        陆濯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拿着瓢想干什么?”

        “嗯……”

        沈一川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心虚道:“没……没想做什么。”

        沈一川撒谎就会结巴,说话磕磕绊绊的,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在撒谎。

        【傻儿子,你硬气一点行不行?】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沈一川本来想偷袭苏宴吧?你偷袭就偷袭,你能不能装的自然点?!你摆出这幅结巴的样子给谁看呢?】

        【还真是我的傻大儿。】

        “是想偷袭吧?”

        陆濯没有给沈一川回答的时间,自顾自的补充道:“我都看到了。”

        沈一川:“……”

        他本来就不擅长撒谎,被拆穿后索性自暴自弃道:“我就是想偷袭,谁让我们一道食材都没有呢……”

        “嗯,所以我先下手了。”

        陆濯承认的坦坦荡荡。

        沈一川:“……”

        【沈一川的表情好无奈。】

        【沈一川:我也不想偷袭苏宴啊,但是我们真的没有食材了。】

        【陆濯跟苏宴稳赢。】

        【其实还蛮期待陆濯跟苏宴能做出来什么饭的,毕竟他们两个人看起来都不会做饭……】

        ……

        沈一川话语中的幽怨过于明显,偷袭的他两次的苏宴反思了几秒,而后看着面前的白晴,稍微弯腰:“敲吧。”

        总不能真的让他们零食材吧?

        白晴看着距离她几十厘米的少年,眼神带着几分茫然:“……什么?”

        苏宴言简意赅道:“敲我。”

        白晴却迟迟没有动作。

        白晴反射弧再长,这会也反应过来苏宴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给她送食材,她看着少年纤长浓密的睫毛,握着瓢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我……我要敲了?”

        白晴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意。

        “嗯。”

        白晴对着苏宴的头轻轻打了一下,而后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瓢没碎。

        【哈哈哈哈哈哈,这两个人还真有意思嗷,居然连瓢都没有敲碎。】

        【瓢:你们俩有事吗?】

        【这期节目真的好好玩啊。】

        【苏宴跟白晴是在过家家吗?苏宴敲沈一川的时候用了这么大的力气,到了白晴就没有力气了;白晴的情况也差不多,我记得她参加过类似的综艺,她在里面明明很能打,怎么到苏宴面前,白晴就变得这么“弱不禁风”了?】

        【这一对看起来好好磕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白晴不好意思吧……毕竟苏宴之前也没怎么用力。】

        【我记得这是《返璞归真》最激烈的一个环节吧,怎么到了白晴跟苏宴这里,就跟过家家似的?】

        ……

        “你敲了吗?”

        苏宴只觉得头上传来轻柔的触感,她不确定是不是瓢,于是抬眸问道。

        白晴拿着瓢,僵硬的点了点头。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苏宴看着神色紧绷的白晴,半扬眉梢打趣道:“今天没吃饭吗?”

        白晴有些跟不上苏宴的思维,但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吃……吃了。”

        “我三岁侄子的力气都比你大。”

        少年嗓音含笑,揶揄道。许是他的眸光温柔,白晴并没有觉得被冒犯,她红着脸解释道:“我……我紧张。”

        不远处的沈一川看着两人磨磨叽叽的模样,忍不住催促道:“哥哥姐姐,你们能不能快点啊?咱们赶紧敲完,赶紧去下一个任务点……”

        去任务点倒是其次的,毕竟沈一川手里还有瓢,没有瓢的只有陆濯。

        主要是六位嘉宾都聚集在一起,沈一川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敲人。

        陆濯微眯眼睛,也有些不满。

        他倒不是觉得两人耽误时间,就是单纯觉得苏宴脸上的笑意过于刺眼。

        既然苏宴最终的目的只是送食材给沈一川和白晴这组……陆濯平淡的目光落到了沈一川身上。

        “敲我。”

        陆濯命令道。

        沈一川:“?”

        他下意识环顾了四周,确定陆濯是在跟自己说话后,不可置信的拔高了音调:“哥,我怎么可能敲你啊?”

        陆濯可是他的偶像!!!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陆濯余光注意到白晴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瓢,催促道:“敲。”

        沈一川迟疑的举起了手中的瓢。

        【你们快看沈一川的表情!】

        【沈一川:陆濯哥,我真的不敢敲[哭泣][哭泣][哭泣]】

        【陆濯为什要让沈一川敲他?我有些看不懂他的操作。】

        【可能是觉得苏宴跟白晴太慢,他想前往下一个任务点?】

        【苏宴跟陆濯这组遥遥领先,他们没必要再去找瓢了。】

        【我也看不懂他的这波操作。】

        【我有一个荒谬的想法……陆濯是不是觉得苏宴跟白晴的距离太近,想迅速结束这一环节?(以上纯属个人想法,父母健在,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不喜勿喷)】

        【楼上姐妹求生欲挺强。】

        ……

        陆濯看着沈一川颤颤巍巍的手,提醒道:“记得一次成功。”

        许是陆濯话语中的命令性太强,沈一川颤颤巍巍的举起了瓢。

        砰——

        瓢应声而碎。

        沈一川敲陆濯的时候闭着眼睛,听到瓢碎的声音才敢睁眼,他看着陆濯头上残留的碎末,整个人被吓得一颤,他慌忙问道:“陆濯哥,您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

        因为紧张,他说话颠三倒四的。

        “没事。”

        陆濯懒散的掀了掀眼皮。

        沈一川下意识松了口气,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了小跑过来的苏宴。

        苏宴额前的碎发被风吹的凌乱,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颜值,黑色碎发垂下,隐隐遮住了这人清隽好看的眉眼,她看着地上的凌乱:“沈一川敲了你?”

        沈一川正想解释,就见陆濯垂眸,低声道:“……嗯。”

        不知道是不是沈一川的错觉,他总觉得陆濯的“嗯”带着几分委屈。

        ……委屈?

        沈一川怀疑是自己想多了,毕竟陆濯是他崇拜的偶像,他看过许多陆濯的综艺和采访,“委屈”这个词语怎么可能跟陆濯扯上关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