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07章 绕床弄青梅(三十六)

第207章 绕床弄青梅(三十六)

        第207章绕床弄青梅(三十六)

        沈清鹤微怔。

        系统没说他还没注意到,系统这么一说,沈清鹤一想……好像就是这样。

        之前的苏宴也喜欢跟那群犯错误的主神吵架,用“吵架”这个词其实不太恰当,基本都是苏宴单方面嘲讽他们。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系统一时间想不到词语,卡住了。

        沈清鹤眉心微皱,他刚想警告系统不要乱说话,系统就惊喜的冒出来了一句“妇唱夫随”。

        沈清鹤把话咽下去,矜持的点了点头:“这个词用的很合适。”

        系统难得被他表情,心情很愉悦。

        “今天是来买什么的?”

        老板娘的目光环视了圈四周:“最近超市新进了一批零食,宴宴宝贝看看有没有想吃的?姐姐给你打五折。”

        老板娘每次都会给苏宴打折。

        虽然苏宴每次都会拒绝,但老板娘还是坚持,她说五折就是五折,多的钱一分也不要。按照老板娘的话来说,就是“我喜欢宴宴宝贝,就要对她好”。

        苏宴拒绝不了,便会送老板娘其他的礼物作为还礼……有时候是手链,有时候是项链,有时候是耳环,有时候是自己纸折的星星或者玫瑰……老板娘把那些礼物放到了专门的盒子里。

        “今天不是来买东西的。”

        被老板娘提醒,沈清鹤才想起来今天的正事,他轻咳了两声,把自己的手腕向前伸了伸,方便老板娘能看清手腕上戴的那条红绳。

        苏宴:“……”

        这个男人又开始了。

        老板娘的关注点却在“今天不买东西”上,她看都没看沈清鹤的手腕,柳眉微挑:“既然你不是来买东西的,那姐姐遗憾的通知你,这里不欢迎你。”

        沈清鹤:“?”

        老板娘却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她挑剔的打量了沈清鹤几眼:“来超市不买东西,你是想白.嫖?顾楚,你最近道德品质这么低?三字经、弟子规背过吗?今天回去给姐姐默写三遍。”

        沈清鹤被她气笑了。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苏宴无奈打断:“姐姐,有什么好吃的零食?”

        老板娘的注意力瞬间被苏宴吸引,她对待沈清鹤是一个“横眉冷对”的状态,对待苏宴就是“如沐春风”,总之就是区别对待非常明显。

        “这是新进的薯片,我觉得青柠味的比较好吃,宴宴你可以尝尝。”

        “这款饮料也好喝……”

        “这个面包也不错,又香又软,用来垫肚子最合适不过。”

        老板娘介绍一种,苏宴就拿一种,逛到最后,她的手已经拿不动了,老板娘恨铁不成钢瞪了眼沈清鹤:“你在这傻站着干什么?不知道拿个购物篮?”

        沈清鹤“哦”了声,把不远处的购物篮拿了过来。他倒是想帮苏宴拿,但是老板娘介绍的太投入,而且她正好站在两人中间,他想接零食都没法接。

        把零食放到购物篮,苏宴的手总算空闲下来了,看老板娘还要继续介绍,她连忙摆手拒绝道:“谢谢姐姐,我今天就先买这些吧。”

        “行吧。”

        老板娘意犹未尽的点了点头。

        沈清鹤提着购物篮,已经不指望老板娘能发现自己手腕上的红绳了。

        老板娘突然出声:“等等……”

        沈清鹤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老板娘,眸光疑惑:“嗯?”

        虽然他不是很想承认,但他内心还是希望老板娘能发现手绳。

        “那有大购物袋,装起来方便。”

        沈清鹤:“……”

        他的语气没什么起伏,只是平淡的“嗯”了声,便没了下文。

        老板娘:“……他心情不好?”

        苏宴看着沈清鹤失落的背影,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姐姐,他手腕上的红绳是我送的,他的目的就是想炫耀那条红绳,但是你一直没发现……”

        老板娘:“……”

        炫耀就直说,扭捏个什么劲?

        她看着沈清鹤沉默的拿过购物袋,轻笑了声:“顾楚,你手腕……”

        沈清鹤抬眸看向老板娘。

        老板娘跟沈清鹤认识这么久,还没有见过这种眼神,欣喜、期盼、兴奋又夹杂着些许炫耀……就像是小孩子得到了糖果,想朝小伙伴显摆,但又碍于面子不想直接说,希望他们能主动发现。

        老板娘强忍着笑意,故意道:“你手腕……挺好看啊。又白又瘦,比那些个动漫男主的手腕还要好看。”

        沈清鹤:“……”

        他敷衍的扯了扯唇角,平静的嘲讽道:“那是你没见过世面。”

        老板娘:“?”

        这人就不会说两句人话?

        直到身旁的女孩小幅度的拽了拽老板娘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跟沈清鹤一般计较,老板娘的怒气才勉强平息下来,她轻“啧”了声,语气还带着几分烦躁:“你不就是想炫耀宴宴宝贝送给你的红绳吗?直说不就行了?拐弯抹角,磨磨唧唧,能不能跟你爹我学学?”

        沈清鹤:“……”

        “不就是宴宴宝贝送的手绳吗?搞得跟谁没有似的?”

        老板娘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收藏在盒子里的手链跟项链拿出来:“你爹有一堆,我就问你羡不羡慕?”

        沈清鹤温和的笑了笑。

        老板娘心中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按照这人平时的德行,早就反驳她了,今天怎么莫名其妙笑起来了?

        “你的手链是苏宴送的……”

        沈清鹤慢悠悠的重复着,眉梢染上些许笑意,少年尾调上扬,透着几分得意:“但我的手绳是苏宴亲手编的。”

        老板娘一时间没听出来两者区别,她反驳道:“不都是宴宴宝贝送的吗?你哪里来的优越……”感。

        话没说完,老板娘反应过来了。

        沈清鹤却仍觉得不够,他慢条斯理道:“不仅如此,苏宴还把自己的头发藏在了手绳里……寓意‘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没有吧?”

        老板娘:“……”

        她看着沈清鹤手腕上的红绳,很不争气的心动了:“把这条红绳送给我,以后来超市买东西给你打八折……”

        见少年不为所动,老板娘继续让步道:“七折,六折……五折行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