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70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四十)

第170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四十)

        第170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四十)

        男人面容阴鸷,他看着苏宴,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没兴趣……”

        苏宴被拒绝了也不恼,她示意男人看她的硬币:“这是一枚神奇的硬币,只要你有问题,它都能帮你解答。”

        “无聊。”

        男人嗤笑了声。

        “先生不肯相信?”

        苏宴慢悠悠的挑了挑眉,她对着管家笑了笑:“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管家警惕的盯着苏宴。

        “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啦~”

        苏宴弯了弯杏眸,“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三没妨碍公务……我就是个身娇体弱的女学生,有什么可怕的?”

        管家:“……”

        身娇体弱可不是这么用的。

        管家不肯回答,苏宴故作苦恼的叹了口气,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硬币,硬币共有两面,一面写着“是”,另一面则写着“否”,苏宴把硬币抛出,随口问了个问题:“谢蕴爱不爱我?”

        硬币在空中转动了一圈,最后缓缓落在地上,朝向他们的是“是”。

        男人眸光微动。

        苏宴却像是没有注意到,她看着一旁的管家,随意问道:“您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换句话,您有没有结婚?”

        管家迟疑了几秒,还是实话实说道:“……有。”

        苏宴点了点头,继续问:“那您觉得您夫人喜不喜欢你?”

        “当然。”

        管家回答的很果断。

        苏宴看着管家谨慎的眼神,循循善诱道:“要不要验证一下?说出你想知道的问题,同时把硬币抛出,这枚神奇的硬币就会告诉你答案哦~”

        管家迟疑了。

        他看着苏宴手中的硬币,想接过来又不敢接过来,就在管家犹豫不决的时后,男人蓦地开口道:“你试试。”

        苏宴像是早就有所预料,她把硬币丢给管家,友情提醒道:“先说问题,再抛硬币哦……”

        管家点了点头。

        在把硬币抛出去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有问题。居然连这么荒谬的事情都相信……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神奇的硬币?

        但想到女孩突然出现在窗台,整栋别墅却没有一个人发现,管家又觉得神奇硬币的事情有不小的概率是真的。

        这个女生看起来很玄乎。

        管家问的问题是“我的老婆喜不喜欢我”,硬币转了两圈,最后也停留在了“是”的一面。

        苏宴看着管家震惊的目光,笑意盈盈的拍了拍手:“恭喜恭喜,看来您和您的夫人是两情相悦呢……”

        管家有些动摇,但还没有完全信服这枚硬币,于是他试探性的问道:“我能不能再问几个其他的问题?”

        “当然。”

        苏宴示意他随便问。

        ——“我女儿喜不喜欢我?”

        ——“是。”

        ——“我老婆不喜欢我?”

        ——“否。”

        ——“我最喜欢我的老婆。”

        ——“是。”

        管家一连试了几个问题,都与事实状况符合,他的心里已经趋向于相信这枚硬币了,他情不自禁的喃喃道:“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么神奇的硬币……”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哦~”

        苏宴打了个响指,那枚硬币就重新回到了她手中。

        管家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又看了看苏宴手中的硬币,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震惊:“它……它怎么跑到你手里了?我明明攥着它呢……”

        苏宴对他的反应很满意,她笑眯眯的解释道:“因为这枚硬币认主啊。”

        若是说管家本来有七成信,现在苏宴露了这么一手后,他就有九成信了。

        能悄无声息的进先生的房间,还有这么一枚认主的硬币,苏宴说不定真的是隐世高人。

        “先生,有兴趣了吗?”

        苏宴笑意盈盈的看着男人。

        男人生了副好样貌,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世家公子的温润儒雅。

        他看着硬币,涩然道:“有。”

        苏宴把那枚硬币递给了他。

        男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看向那枚硬币的目光很复杂,有兴奋、有跃跃欲试,但更多的是恐惧。

        男人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谢蕴是不是我跟谢楚的儿子?”

        苏宴:“……”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硬币在地上缓缓转了几圈,最终停留在了“是”的位置。

        男人的呼吸急促了几分,他把那枚硬币捡起来,问出了今天的第二个问题“谢蕴恨不恨我?”

        硬币的答案是——“是”。

        也就是说,谢蕴恨他。

        意识到这点的男人内心没有丝毫波动,他只是紧紧攥着那枚硬币,而后问出了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谢楚……喜不喜欢我?”

        相较于前两个问题的果断,男人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语速明显慢了许多。

        他抛硬币的动作也谨慎了许多,硬币在空中不断旋转着,在落地的瞬间,男人猛然闭上了眼睛。

        “先生,是不敢面对答案吗?”

        苏宴凉薄的扯了扯唇角:“或者换句话说,您是想继续自欺欺人吗?”

        她慢悠悠的把那枚硬币捡起来,缓缓靠近男人,轻声道:“我比较乐于助人,硬币的答案是……不喜欢。”

        “谢楚从始至终都不喜欢你。”

        女孩的语调轻轻柔柔,像是恶魔的咒语,不断在男人耳边回荡着:“是你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

        “闭嘴!”

        男人猛的打断了苏宴,他把苏宴手中的硬币抢过来,口中不断重复着“谢楚喜欢我”,硬币被抛出无数次,落地的结果都是“否”。

        男人狼狈爬在地上捡着硬币,他的口中不断喃喃着“不可能”,硬币抛弃又落下,结果都是清一色的“否”。

        苏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唇角扬起一丝讥讽的笑意:“自欺欺人罢了。”

        【主神,这招叫杀人诛心!】

        小明发自内心的夸赞道。

        要想对付谢蕴父亲这种没什么道德观念人,肉体疼痛是远远不够的,只有把他最在乎的东西毁掉,才能伤害到这人。

        谢蕴父亲最在乎的就是谢楚。

        让他亲自确定谢楚从未爱过他,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苏宴这招可谓是高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