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69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三十九)

第169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三十九)

        第169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三十九)

        帝都某栋别墅。

        躺在床上的男人剧烈的喘.息着,他的眉心狠狠地皱着,手指紧紧的攥着床单,额角有虚汗隐隐渗出,男人猛的睁开眼睛,他狼狈的坐直身体,大脑罕见的一片空白。

        许是动静太大,吸引了管家的注意力,他礼貌的敲了敲房门:“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男人手指狠狠攥着胸口,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梦到的场景,自从谢楚离世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梦到她。

        只是梦境不太美好。

        梦中的谢楚穿着件白裙子,眉目温柔漂亮,她就站在花店,手中拿着几束鲜花,逢人就问:“先生,要不要给你的女朋友买束花?”

        他激动的跑过去想跟谢楚搭话,谁知谢楚在看到来人是他时,目光猛的变得锐利起来,她恶狠狠的看着他,眸中满是怨恨:“你不要过来。”

        他站在原地,茫然的像孩子。

        梦境中的画面猛的一转,他又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谢楚,她的脸色苍白的不像话,唇瓣惨白,额角隐隐有细碎的汗珠渗出来,偏偏抚摸肚子的动作温柔的不像话:“乖宝宝,妈妈最喜欢你,你可要平平安安的长大……”

        他还没来得及嫉妒,梦境中的画面又是一转,谢楚狼狈的喘息着,她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有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留下来,谢楚低声喃喃道:“宝宝,妈妈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

        他想要靠近,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遮挡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谢楚对着未出生的孩子哭诉。

        “宝宝,要不是你,妈妈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你的爸爸……或许不能称之为爸爸,用‘恶魔’来形容他更合适,他拆散了我跟我喜欢的人,还把我囚禁起来,我真的好恨他啊……”

        他怔怔的看着这一幕,胸口像是被狠狠锤了一拳,痛感逐渐蔓延,他张了张唇,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楚楚……原来这么恨他吗?

        “宝宝,你可千万不能变成他,他就是个冷血动物,毫无同情心,人命在他的眼里与蝼蚁的命没什么区别……他就是个恶心的怪物。”

        谢楚面色惨白,这般温柔的人,说出来的话却一句比一句刺耳。

        男人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他张唇,声音涩然:“所以……你从始至终就没有喜欢过他吗?”

        “喜欢?”

        谢楚竟然听到了这句话,她嘲讽的扬了扬唇角,温和的脸庞透着几分攻击力:“他这种毫无人性的怪物也配的起喜欢这两个字?……喜欢他?还不如一刀捅死我。”

        男人强忍着心脏处传来的痛感,低声喃喃道:“可是他很喜欢你啊……”

        “那不是喜欢。”

        谢楚抬眸,她的目光中满是厌恶与怨恨,温和的面容有些狰狞:“用下三滥的手段,费尽心机把自己‘喜欢’的人囚禁起来,这样的喜欢令我恶心。”

        “令我恶心”这几个字不断在男人脑海中重复着,他猛然惊醒。

        “先生,您还好吗?”

        管家端着一杯水,小心翼翼问道。

        “……我梦到楚楚了。”

        男人唇瓣干涩,说出来的话带着几分沙哑,他接过管家的水杯:“她说,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管家温声安慰道:“先生,梦都是相反的,您对夫人的那些好,大伙都看在眼里……夫人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男人的目光透着些茫然,他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水杯,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楚楚是喜欢我的,对吧?虽然她没有亲口说过喜欢我,但……但她的种种行为,她看我的眼神,都代表着她喜欢我,对吧?”

        男人渴望的看着管家。

        管家喉结微动,附和道:“对。”

        “可是……”梦境中的场景不断在脑海中回荡着,男人猛的把水杯丢出去,玻璃破碎的声音格外刺耳,他用双手抱着头,低声喃喃道:“她肯定是骗我的,楚楚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可能愿意生下我们的孩子?”

        “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只是单纯心疼孩子,跟生父是谁没有关系呢?”

        女孩含笑的声音传来,管家猛的提高了警惕,他打量着四周:“谁?别在那里装神弄鬼的,给我滚出来……”

        “脾气不要这么暴躁。”

        禁闭的窗帘缓缓拉开,女孩坐在窗台上,白皙纤细的腿不断晃动着,察觉到管家诧异的目光,她伸出手友好的打了个招呼:“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不等管家回话,苏宴就把手指慢悠悠的收了回来,她露齿一笑:“或者用‘初次见面’不太合适,毕竟您已经把我的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呢。”

        管家恐惧的看着凭空出来的苏宴,手指剧烈的颤抖着:“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没有人发现……”

        苏宴无辜的看着管家,笑容带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无邪:“您说的是门口的那些废物保安吗?”

        管家身体狠狠地颤抖了下,他的眸中满是恐惧,他下意识吞咽了口口水,警惕道:“你把保安怎么了?”

        “跟他们玩了个游戏而已。”

        苏宴白皙的双腿不断在可空中晃动着,她笑意盈盈的打了个响指:“游戏输了,他们自然而然就昏迷了。”

        “……什么游戏?”

        管家惊恐的看着她。

        苏宴脸上流露出抹为难,她垂眸思索了几秒,可惜道:“我记不清了。”

        不等管家说话,女孩又兴致勃勃的补充道:“但是管家先生陪我玩一次,我说不定就想起来了!毕竟管家先生可是无所不能呢……”

        “不,不……用……”

        管家剧烈的摇了摇头,他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我不喜欢玩游戏。”

        “这样啊……”

        苏宴遗憾的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就笑了起来,她看着神情痛苦的男人,弯了弯唇角:“跟他玩也是一样的。”

        苏宴从窗台上跳下来,在管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拿出了一枚硬币:“先生,有兴趣跟我玩游戏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