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68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三十八)

第168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三十八)

        第168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三十八)

        管家再次擦了擦额角的虚汗,他点头附和道:“夫人生的国色天香,这些庸俗的玫瑰怎么配跟夫人比……”

        “是啊。”

        男人的眸中闪过抹怀念,他看着娇艳欲滴的玫瑰,低声喃喃道:“谁都比不过我的楚楚……”

        管家保持着沉默。

        男人的眸中满是怀念与痴迷,在长达五分钟的沉默后,他才试探性的询问道:“先生,要怎么处理苏宴?”

        “怎么处理?”

        男人看着“喜欢种植花草”这几个字,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就先让他们高兴一段时间吧。”

        看在她跟楚楚有相同爱好的份上。

        “……是。”

        管家恭敬的回答道。

        ……

        【主神,我怀疑谢蕴的父亲可能要对你下手了……】

        “嗯?”

        苏宴拨动着手中的戒指,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

        【只要是谢蕴在乎的东西,他的父亲都会想尽办法剥夺。】

        涉及到谢蕴的事情,苏宴的态度就正经了起来:“怎么剥夺?”

        【我给您举两个例子吧,谢蕴父亲小时候送给他一只猫,谢蕴跟猫的关系特别好,已经到了同吃同睡的地步,但是谢蕴父亲却偷偷把那只猫杀了……】

        “……谢蕴的反应呢?”

        【谢蕴第一次跟他发火,但是谢蕴父亲当着谢蕴的面再次捅了那只猫,鲜红的血迹喷洒出来,谢蕴却只眼睁睁的看着,他无能为力。】

        苏宴沉默,她想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那时候的谢蕴多大?”

        【具体年龄不太清楚,但是根据我看到的场景,谢蕴不超过十岁……那时候的他正是对小动物充满好奇的时候,他眼睁睁看着那只猫死在他面前,就对收养动物这件事有了阴影。】

        不超过十岁。

        苏宴唇瓣紧紧的抿着,即使是拥有独立意识的成年人,眼睁睁看到自己养的小动物死亡也会难过,更遑论一个不超过十岁的孩子。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养的猫死亡,只是想到这幅场景,苏宴都觉得窒息,更遑论亲身经历过得谢蕴。

        “傻逼。”

        苏宴难得骂了一句脏话。

        正在介绍的小明被苏宴的这句“傻逼”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它模仿着人类吞咽口水的动作,紧张的询问道。

        【主神,你……你很生气吗?】

        “没有。”

        苏宴轻呼了口气,她握着的笔被她硬生生的掰断,苏宴却全然没注意到,只是催促小明道:“你继续讲。”

        【好……好的。】

        小明的情绪紧绷了些。

        【第二件事就是谢蕴曾经交过一个好朋友,叫孙阳,他跟谢蕴的关系不错,但后来被谢蕴父亲发现后,他就用手段逼孙阳退学了。】

        苏宴:“……孙阳是男的吧?”

        这种棒打鸳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是的……我觉得谢蕴父亲的心理就是见不得谢蕴有朋友,他把谢蕴当成最得意的作品,谢蕴的衣食住行,谢蕴交的朋友都要由他审核……要是他不满意,他就会用暴力手段强制解决。】

        比如杀了那只猫。

        再比如强迫孙阳退学。

        “孙阳的家境怎么样?”

        按照系统这么说,孙阳的家境应该很一般,谢蕴的父亲看不上他,他不允许谢蕴跟这样的人交朋友。

        【家境贫寒……但是他有个学习很好的妹妹,孙阳退学一方面是谢蕴父亲的威胁,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想替他的妹妹攒学费,他怕他的妹妹考上大学后,他连学费都交不起。】

        苏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如她所料,孙阳的家境贫寒,谢蕴父亲瞧不上他的家世背景,就用了些见不得光的手段逼人家退学了。

        竟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苏宴有些反胃,联想到谢蕴清冷的性格,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握着笔的手指又加重了些力道:“谢蕴的性格变成这样,是不是很孙阳有关?”

        小明看着女孩手中那只变形的笔,模仿着人类,心有余悸的咽了口唾沫。

        【回主神,是……是的。】

        “谢蕴迟迟不肯对我表白,是不是也跟他父亲有关系?”

        苏宴微眯双眼。

        她回想着谢蕴的躲避与迟疑,现在都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主神你猜的没错……谢蕴既担心他的父亲对你不利,又担心你答应其他男生的表白,所以谢蕴在表白与不表白之间迟疑了许久。】

        只能说那个男绿茶出现的很巧。

        若不是谢蕴碰到他对着苏宴表白,他可能还会继续犹豫。

        “谢蕴父亲对我怎么看?”

        苏宴散漫的挑了挑眉。

        大小姐的家世背景这么优渥,她倒是想看看他的评价。

        【嗯……】

        小明斟酌着措辞。

        “有话直说。”察觉到可能不是好话的苏宴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反正我本来看他就不顺眼。”

        【他说本以为谢蕴的眼光随他,谁知道千挑万选,竟然选了个病秧子……】

        苏宴:“?”

        去他.妈的病秧子,信不信她一拳把他打哭?

        【还说……您的成绩这么差,也不知道谢蕴是怎么看上您的。】

        苏宴:“?”

        成绩好的是他的儿子谢蕴,他哪里来的优越感?

        【主神,他当时的成绩跟谢蕴不相上下,或者换句话说……他的成绩比谢蕴还要好,因为他是被破格录取的。】

        苏宴:“……”

        成绩好就可以瞧不起人了?

        【他还说,他这些年教谢蕴的东西都白费了,谢蕴竟然会被这种廉价又虚伪的关心打动。】

        苏宴:“……”

        她严重怀疑这人缺爱。

        “还、有、吗?”

        苏宴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

        察觉到苏宴的情绪,小明明显紧张了起来,说起话来磕磕巴巴的。

        【还有最后一句……谢蕴父亲说,谢蕴的喜欢可真廉价。】

        苏宴:“……这笔账我记住了。”

        虐猫、欺负谢蕴、控制谢蕴、挑拨谢蕴与他朋友之间的关系、说她病秧子、说她成绩差、诋毁谢蕴的眼光。

        桩桩件件,她都要讨回来。

        “谢蕴父亲最在意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是谢楚。】

        苏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