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59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二十九)

第159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二十九)

        第159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二十九)

        “那……那我……”

        谢蕴舔了舔唇瓣,神情局促:“我现在就去买花,你……你站在这里不要动,等……等我回来。”

        他的手指紧紧攥着苏宴的手腕,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不安。

        苏宴意识到了什么,哑然失笑。

        她看着谢蕴紧抿的唇瓣,开口询问道:“所以你这么用力的拽着我,是担心我会跑?”

        谢蕴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苏宴:“……不是。”

        她示意谢蕴看自己的手背:“我就是想去前面的超市买点湿巾和纸,帮你擦一擦手背上沾染的血迹。”

        这次换谢蕴愣住了,他茫然的望着苏宴:“你……你不害怕我?”

        谢蕴打完人就后悔了。

        但男人的话不断在耳边回响,他没能压住自己的怒火。

        “害怕?”

        苏宴看着谢蕴染血的手背,想到他方才的举动,实话实说道:“你又不打我,我为什么要害怕?”

        而且她也不喜欢那个搭讪的男生,他身上的“茶味”太浓了。

        谢蕴微怔。

        苏宴看着谢蕴茫然的模样,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还是说,我们的谢蕴同学以后会家暴?”

        谢蕴下意识反驳:“当然不会。”

        说完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苏宴的用词——“家暴”。

        “家暴”的前提,他们是一家人。

        谢蕴的眸光猛的亮了起来,他舔了舔唇瓣,神情是罕见的急迫:“你……你站在这里别动,给我三分钟,我,我很快就会回来……湿巾和纸的事情先不用管……你在这里等着我。”

        谢蕴说话颠三倒四的,但苏宴明白他的意思,她点头应了声“好”。

        几乎是话音刚落的瞬间,面前的少年便消失没影了。

        少年奔跑的速度很快,苏宴看着谢蕴的背影,不禁想到了他参加运动会那天,他现在的速度……比那天还要快。

        苏宴莞尔一笑,她没有在原地乖乖站着,而是走进了身后的火锅店。

        老板看到苏宴,顿时紧张了起来,他看了眼苏宴的身后,发现没有人跟着进来,眉眼间染上几抹困惑:“男主角还没有到吗?”

        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礼炮。

        “谢蕴呢?”

        “我记得校草最守时了啊。”

        “谢蕴还没来吗?我都等累了。”

        ……

        随着老板声音落下,越来越多声音跟着响起,陈献的声音最为明显:“我们老大给谢蕴告白,是他的荣幸,他居然还敢迟到?”

        他的手中捧着鲜花,鲜花的正中间是一对戒指,是苏宴托陈献买的。

        陈献家附近有个戒指店。

        看着陈献愤愤不平的目光,苏宴淡定的摇了摇头:“计划有变。”

        陈献轻嗤了声:“老大,你不用替谢蕴说话,迟到就是不对。”

        “不。”苏宴弯唇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谢蕴要向我表白了。”

        陈献:“?”

        其他男生:“?”

        只有老板兴奋的拍了拍手,“这是好事啊,用你们小年轻的话说,这不就是那个什么……双向奔赴的爱情吗?”

        “谢蕴,告白?”

        陈献很难把这两个词联系起来。

        “嗯。”

        苏宴淡定点的点了点头。

        她眯眼看着陈献他们精心布置的告白现场,入门就能看到无数的气球,气球正中央是她跟谢蕴拥抱的照片。

        除了陈献拿的是鲜花,其他人手中拿的都是小礼炮。

        本来的计划是谢蕴推门进来,他们把放礼炮,苏宴趁这个时间段把陈献手中的鲜花接过来,单膝下跪,表白。

        要是表白成功,陈献还会放一首甜甜的背景音乐;要是表白失败……苏宴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谢蕴要向咱们老大表白?”

        “我觉得几率不大……谢蕴的性子这么清冷,怎么可能主动表白啊?”

        “但是运动会上,谢蕴表现出来的喜欢不像作假啊?他要是不喜欢咱们老大,能主动抱咱们老大?”

        ……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落入苏宴耳中,她无奈道:“谢蕴要向我表白,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陈献也怀疑苏宴的话语的真实性,但其他人的质疑声落入他耳中,他瞬间就不爽了:“什么叫做几率不大?我们老大配谢蕴是绰绰有余好吗?纵观一中,有比我们老大更漂亮的姑娘吗?”

        男生们的目光落到了苏宴身上。

        她穿了及膝的白裙,裙摆上绣着精致的荷花,头发随意的用一根木簪固定住,肤色瓷白,眉眼精致,好看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

        于是男生们诚实的摇了摇头,苏宴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气质很好。

        陈献对他们的反应很满意,他轻咳了两声,继续道:“你们还记得谢蕴为什么加入我们帮派吗?”

        没有人回答他。

        陈献也不嫌尴尬,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因为谢蕴被咱们帮主的人格魅力折服了啊!要不是苏宴,你觉得凭谢蕴的性格,他会进我们帮派?”

        苏宴:“……”

        陈献又开始了。

        要是陈献知道她是连哄带骗的把谢蕴弄进王中王帮派的,还能不能坦然说出“人格魅力”这几个字?

        陈献没有察觉到苏宴的异样,他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了:“你们知道谢蕴为什么会参加运动会吗?因为他喜欢咱们老大啊。他表面是替咱们王中王帮派争光,但真正的目的是让咱们老大高兴啊……”

        陈献越说越投入,他甚至把自己说服了,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分钟质疑过“谢蕴向苏宴表白”的真实性。

        “谢蕴做到了,他是长跑第一名!让我们回想下当天的场景,谢蕴在冲线后直奔苏宴而去,是不是代表他已经不能压抑自己的情感了?”

        陈献见没有人回答他,随手勾住身旁男生的肩膀:“你来回答是不是?”

        男生:“……是。”

        他看着陈献,欲言又止。

        陈献鼓励他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期待的看着男生:“你有什么想法吗?”

        男生顶着陈献期待的目光,实话实说道:“你能不能别揽着我?你手里的花戳到我的脸了。”

        陈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