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50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二十)

第150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二十)

        第150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二十)

        “这……这就完了?”

        陈献看着老师离开的背影,还没反应过来,他怔然道:“这就解决了?”

        “嗯。”

        虽然苏宴也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而且她要是没有听错的话,老师离开前还偷偷对谢蕴说了一句悄悄话——“喜欢人家就勇敢去追,不要让自己的青春留下遗憾。”

        谢蕴微垂眼睑。

        他的脑海中都是老师留下的话,喜欢……就要勇敢追吗?

        少年垂在身侧的手指微顿,他抬眸看着被众人包围的苏宴,薄唇微抿。

        他喜欢的东西好像都会离他而去。

        ……

        谢蕴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猫,在父亲问他“考第一想要什么礼物时”,七岁的谢蕴斟酌了许久,最终小心翼翼的说了个“猫”。

        于是谢蕴的父亲便真的买了只猫送给他做礼物。谢蕴很喜欢那只猫,他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猫,洁癖严重的他甚至允许那只猫上他的床。

        结果呢……谢蕴眸光恍惚,他最终在院子中见到了它的尸体。很难想象,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小猫,今日就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谢蕴的手中甚至还拿着他精心为那只小猫准备的礼物。

        谢蕴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房间里的摆设、窗帘,每天吃的菜谱、上学的文具都是他父亲一手操办的。

        谢蕴就像没有情感的机器人,按照他父亲的意愿生活。

        那是他第一次爆发。

        时隔多年,谢蕴其实早就记不清自己当时说过什么了,但他还清楚的记得男人的表情。

        温润儒雅的男人摸了摸他的头,无奈的笑了笑:“谢蕴,我太失望了,你居然因为一只畜.生对我闹脾气?”

        明明男人在笑,谢蕴却不寒而栗。

        他看着男人随意捡起地上的修剪工具,毫不留情扎进了那只猫的尸体。

        那只猫大概是刚死不久,温热的血迹喷涌而出,谢蕴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眼前仿佛被血色染红了。

        “谢蕴,这就是违抗我的代价。”

        男人漫不经心的拿出张纸巾,他缓缓擦拭着手上沾染的血迹,分明是绅士而优雅的动作,谢蕴却只觉得冷。

        “若是还有下次……”他漫不经心的垂眸,语调甚至还带着笑意:“可就没这么简单了哦。”

        尾音上挑,磁性又危险。

        谢蕴的眼前一片赤红,他麻木的看着男人,宛若一具行尸走肉:“你……为什么不捅我?”

        他执拗的看着男人。

        男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眼尾、唇角都勾起了温和的弧度,他半蹲下身体,温和的擦去了谢蕴眼角的泪,语调轻柔:“你可是我和她的唯一的孩子,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谢蕴只觉得浑身发冷。

        男人仿佛在透过谢蕴看其他人,目光缱绻温柔:“你可是楚楚费劲全力生下来的孩子,我怎么舍得伤害你?”

        他的母亲,谢楚。

        谢蕴浑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气,泪水缓缓从他白皙精致的侧脸滑落,他狼狈的蹲下身体,以手掩面。

        谢蕴隐忍的抽泣声传进男人耳中,男人却只是凉薄的勾了勾唇,他眸中的温柔褪去,语调却还是轻柔的:“乖,下不为例。”

        染血的纸巾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谢蕴沉默的把它捡起来,嘴唇被他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自从那件事情过后,谢蕴再也没有想要的礼物了。

        一中的学生都说谢蕴清冷孤傲,但只有他本人清楚,他曾经不是这样的。

        谢蕴曾经也交到过好朋友。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人便笑眯眯的对他伸出右手,自我介绍:“我叫孙阳,太阳的阳,很高兴认识你。”

        谢蕴起初是不太喜欢他的。

        孙阳跟他的性格截然不同,他积极向上,唇角总是带着张扬灿烂的笑意,就跟他的名字一样。

        老师安排他们做同桌后,孙阳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

        “谢蕴,这道题怎么做啊?”

        “谢蕴,你长得真好看。”

        “谢蕴,我想给我妹妹订娃娃亲,你有没有兴趣见我妹妹啊?”

        “谢蕴,你真的好聪明啊。”

        谢蕴的态度也由起初的懒得搭理,变成了后来漫不经心的的轻嘲。

        “这不是最基本的常识题吗?”

        “我随我妈,她长得很漂亮。”

        “没兴趣。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有人想订娃娃亲?”

        “都是基本常识。”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谢蕴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多了起来。每当这时候,孙阳就会笑着勾住他的肩膀,神秘兮兮的凑到他的耳边说:“谢蕴,咱们班最起码有一半女生暗恋你……”

        谢蕴冷漠脸:“无聊。”

        孙阳也不甚在意,他笑眯眯的解释道:“每次你被我逗笑,咱们班至少有一半女生在偷偷看你……”

        谢蕴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懒散、随意又透着几分漫不经心,跟平时的他不太一样。

        孙阳口中的“至少有一半女生暗恋谢蕴”也不是凭空而来的,毕竟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班里小姑娘们看谢蕴的眼神都带着赤裸裸的欣喜。

        谢蕴轻嘲:“无聊。”

        孙阳习惯了他这幅样子,盯着谢蕴的脸看了会,最终得出结论:“我要是女生,我也喜欢你。”

        毕竟谢蕴的脸是真的很好看。

        在大家都没长开的年纪,谢蕴生的唇红齿白,他的睫毛比别人都要纤长,垂眸的时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天使。

        谢蕴的皮肤很白,鼻梁高挺,唇瓣纤薄漂亮,当然最令人惊艳的还是他的眼睛。不笑的时候像一弯清冷的月光,孤傲、清凌却又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但当他笑起来的时候,眸中的清冷散去,便宛若冰雪消融,乍暖还寒。

        没人能拒绝笑起来的谢蕴。

        孙阳在夸完谢蕴之后,又酸溜溜的补充道:“要是我有这么好看的脸,肯定比你更受她们的欢迎。”

        那时候的谢蕴不理解孙阳这种莫名其妙的攀比心,闻言,只是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下辈子投胎做我儿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