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45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五)

第145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五)

        第145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五)

        男人定定的看了他几秒,倏然笑了:“无非是个橘子,你若是喜欢,明日我让人送些过来。”

        “嗯。”

        谢蕴将橘子随意的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这个动作被男人映入眼帘,他唇角的笑意总算多了几分真心实意。

        ……

        “所以说,谢蕴的父亲很可怕?”

        苏宴倒是不知道陈献居然打听八卦这么厉害,连谢蕴的家世都能打探的这么清楚。

        “也不是说可怕吧……”

        陈献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跟苏宴形容那种感觉:“他父亲长得其实很帅,而且气质特别好,温润、儒雅,当初来开家长会的时候,班里的小姑娘都盯着他看……”

        “嗯?”

        苏宴漫不经心的扬了扬眉。

        【谢蕴的父亲是个很偏执的人,他的母亲是被他抢来的……】

        小明解释道。

        苏宴:“……不要告诉我,后来谢蕴的母亲最后喜欢上他的父亲了?”

        要真是这样,也太狗血了吧。

        【没,但是她怀孕了,谢蕴的父亲很高兴,不幸的是生孩子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谢蕴的母亲难产去世了。】

        这个剧情也很草率啊。

        苏宴叹了口气,忧愁道:“谢蕴的父亲对他的情感应该很复杂。”

        一方面,这是自己喜欢的姑娘为自己生下来的孩子;可另一方面,只要看到谢蕴那张熟悉的脸,他就能想起来自己喜欢的姑娘。

        【谢蕴的父亲的掌控欲很强,他允许谢蕴交朋友,但是必须交他认可的朋友,否则谢蕴的朋友就会被迁怒。】

        小明声音低落了些。

        苏宴想到当初在火锅店时碰到谢蕴时,他茫然无助的眼神,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的蜷缩了下。

        “我想起来了,是眼神!”

        陈献同学突然大呼小叫起来,苏宴暂时中断了跟小明的交流:“嗯?”

        “谢蕴父亲的眼神太阴沉了,看向谢蕴的眼神,不像看自己的孩子,而像是……”陈献同学词汇有限,想了半天才憋出来一个词,“物品!他看谢蕴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物品!”

        “物品?”

        苏宴重复了遍这个词,若有所思。

        “是的……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人家父子的关系说不定好着呢。”

        陈献同学唏嘘了两声,提起“谢蕴”,他倒是想起来了件事:“刚才我出了趟教室,被一堆人拦住了,听说是想要加入我们帮派,其中还有很多小姑娘,老大你的意思是?”

        “拒绝。”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的心思,苏宴多少也能猜到几分,谢蕴前脚刚加入,她们就争着抢着要进来,无非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接近她家宝贝嘛。

        她们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陈献有些疑惑,“这是壮大我们帮派的好机会啊,老大你不是想把我们帮派做大做强吗?这就是摆在面前的好机会!”

        “以前是。”

        将小明跟陈献说的话结合在一起,苏宴似乎能理解谢蕴为什么这么抗拒跟别人接触了,来自原生家庭的伤害,不是轻易就能抹除的……更何况,这种伤害依旧在持续。

        “那现在不是了?”

        “嗯,有你们就够了。”

        分明苏宴还是那副慵懒随意的表情,但陈献就是莫名觉得他们老大现在心情不太好。

        他把两人的对话回想了一遍,也没能想通,僵硬的转移了话题:“我们帮派这次举办的活动,效果非常好……”

        金钱激发了学生们的学习热情。

        苏宴也不想继续跟陈献讨论谢蕴,索性就顺着陈献的话说了下去。

        ……

        “听你们老师说你生病了?”

        男人抽了张纸,随意的擦了擦手。

        他的手指很漂亮,骨节分明却不是养尊处优的漂亮,男人的指腹处有着一层薄薄的茧。

        “没事。”

        谢蕴将最后一口粥喝完,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他用余光瞥了眼橘子。

        “我知道你对我有怨……”

        男人将纸丢进垃圾桶,眉眼间隐约带着些无奈:“但是我曾经答应过你母亲,要把你养成最优秀的孩子。”

        谢蕴不置可否。

        “你看,你不是做的很好吗?”

        男人将手撑在桌子上,倾身靠近少年,低声道:“我为你感到骄傲。”

        似乎是不太适应别人的靠近,谢蕴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这抹僵硬很快就被谢蕴掩饰了下去,他垂眸低声道:“这是我的荣幸。”

        谢蕴的这句回答明显取悦了男人,他不忍住大笑出声。

        院内修剪花草的佣人听到这声笑,身体小幅度的颤抖了下。

        “愣着干什么?各忙各的。”

        管家低声训斥道。

        “是。”

        佣人们低眉,恭敬回答道。

        相比于苏宴装满花草的房间,谢蕴的房间显然要素净的多,墙面是干净的白色,除了一张床和一张书桌以及书柜和衣柜,房间内再无其他多余的摆设。

        谢蕴坐在书桌旁,将橘子剥开。

        跟他想象中一样甜。

        谢蕴漂亮的眉眼中带了几分餍足,他吃橘子的速度很慢,像是在品尝世间罕见的美食。

        将最后一瓣吃完后,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有些意犹未尽。

        橘子放的时间长会烂,但是橘子皮放久不会,反而还会有股清新的气味。

        谢蕴刚才剥橘子皮的动作很小心,橘子皮并没有散开,依旧是完整的。

        他垂眸思索了会,突然从书包中拿出了纸笔,在上面写了一小行字。

        大概是因为从小学习书法的缘故,谢蕴的字体很漂亮,他的字曾经被老师当做模范字体传阅过。

        将那行字写完后,谢蕴小心翼翼的那行字裁下来,而后折成小块的纸条,放进了橘子皮里。

        床头柜里有剩余的空间,里面装了些不甚紧要的东西,谢蕴谨慎的打开,拿出了个方形的盒子。

        谢蕴小心翼翼的将藏有纸条的橘子皮放进去,才心满意足的勾了勾唇。

        想着苏宴送他橘子时的表情,谢蕴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王中王帮派。

        这个帮派的名字虽然有些智障,但只要想到他们的帮主是苏宴,好像就没这么智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