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44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四)

第144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四)

        第144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四)

        陈献自觉的向后退了退,他正打算跟苏宴分享谢蕴的故事,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说,就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纳闷询问道:“那老大你今天为什么要跟校草离得这么近?我们要谨遵医嘱啊!”

        苏宴:“……”

        她怀疑陈献是选择性聪明。

        好在陈献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在这件事上耽误太长时间,想到自己要说的事情,陈献的眉眼带了几分凝重:“校草高冷这件事在学校不是秘密……”

        苏宴赞同的点了点头。

        想到第一次见面时,谢蕴冷冰冰的“嗯”,她点头的弧度又大了些。

        有一说一,小孩确实挺高冷的。

        “刚入学那会,谢蕴是很招小姑娘喜欢的,当然,现在她们也喜欢,只不过更内敛了,面上不会表现出来。”

        苏宴点头表示自己理解。

        就她家宝贝的长相,能俘获小姑娘们的芳心,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有一个词叫树大招风,其实校草还没入学的时候,谢蕴这个名字就已经传开了……”

        苏宴猜测:“因为成绩?”

        陈献同学震惊的望着苏宴,默默伸出右手大拇指给她点了个赞:“老大,你料事如神啊。”

        大小姐身子骨很弱,开学那会正好赶上病情加重住院,对学校里发生的八卦不甚关注。

        看着陈献夸张的表情,苏宴笑了。

        这倒也不难猜,在没正式见面前,也只有学校公布的成绩能传开。

        能让全校都听说的成绩,苏宴摸了摸下巴,继续猜测:“谢蕴是不是历届最高分?”

        看着陈献惊讶的合不拢嘴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又猜对了:“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是谢蕴高一刚入学就夺得了校花的芳心,那时候校花高二,高二跟高一那栋楼差了五分钟的路程,可饶是这样,校花还是每天都会抽时间去看谢蕴,校花长得是真的很漂亮,就我知道的追求者就有几十个,不过谢蕴对于校花一直是冷冰冰的态度,这件事不知怎么的传到了她的追求者耳中……”

        后续的情节发展,她大概能猜到。

        无非就是追求者看不惯谢蕴这么对待他们女神,寻畔滋事……这种桥段,在小说中,苏宴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结果呢?”

        陈献讲的正开心,听到这句话,有些意犹未尽:“结局自然就是谢蕴以一敌十,把那群追求者都打趴下了……”

        这件事后来不知怎的传到了老师耳中,谢蕴因此写了人生中第一份检讨。

        “为了美人大打出手,精彩……”

        苏宴还没感慨完,就见陈献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老大,什么美人?”

        “事情的起因不是校花吗?”

        苏宴的神情有些茫然。

        不知道是不是苏宴的错觉,她总觉得陈献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智障。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那个男生拽了下谢蕴的袖子啊……”

        苏宴:“?”

        拽了谢蕴的袖子?

        “我也觉得奇怪,前面男生怎么挑衅谢蕴都不为所动,直到有人拽了苏宴的袖子,谢蕴才开始跟他们打架的。”

        说到这里,陈献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所以当我看到老大你居然敢揉谢蕴的头,吓得心里狠狠地一哆嗦,生怕谢蕴觉得被冒犯到,要跟你打架呢……你也知道你自己的身体,真的动武,你是打不过人家的。”

        苏宴:“……”

        原来谢蕴这么猛吗?

        想到两人的初次见面,苏宴还有些后怕,她这是……捡回来一条命?

        不过,苏宴眯了眯眼:“你既然知道谢蕴打架这么厉害,还围堵他?”

        陈献随意的挥了挥手:“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把谢蕴哄骗进我们帮派,就算失败也没事啊,毕竟我已经提前把逃跑路线都规划好了……”

        苏宴:“……”

        行吧。

        ……

        京都某栋别墅。

        身形清隽挺拔的少年漫不经心的从车上走下来,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橘子,眉目清冷。

        “少爷。”

        身穿燕尾服,优雅得体的管家弯腰,语气恭敬:“老爷等你很久了。”

        “嗯。”

        谢蕴随意应了声,推门的时候动作却微微停顿了下。

        “是有什么吩咐吗?”

        管家恭恭敬敬的立在少年身旁。

        谢蕴眯眼打量了下庭院中的花草。

        他虽然不清楚这些花草的品种,但从旁人对待它们的态度来看,就知道必然是极其珍贵的。

        “这些花草能移植吗?”

        这句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管家犹豫了几秒,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如果专业人员来做,是可以的。”

        “嗯。”

        谢蕴应了声,他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将视线从那堆花草上收回来了。

        只剩下管家留在原地一头雾水。

        少爷向来嫌弃这些花草娇贵,怎么这次倒是主动问起来了?

        “回来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他笑的次数不多,但期中成绩刚出来不久,谢蕴知道他在为什么高兴。

        “嗯。”

        谢蕴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他将背上的书包随意放到了椅子上,垂眸扫了眼面前的饭菜。

        “都是你喜欢的饭菜。”

        男人爽朗的笑了笑,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令他愈发温和儒雅。

        “期中考第一,想要什么奖励?”

        男人的眼里带着笑意,谢蕴抬眸跟他对视了一眼,随即平静的移开了视线,冷淡道:“没有。”

        “你啊……”

        男人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摇头,不赞同道:“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总要有些自己的喜好,不然人生多无趣啊……”

        谢蕴只是沉默的垂着眸。

        “手里拿的是什么?”

        注意到谢蕴手中拿的东西,男人半扬眉梢,语气温和。

        谢蕴的手指不自觉的加重了些力气,不过很快就松开了手:“橘子。”

        他将手心摊开,眉目清冷:“父亲如果喜欢,尽管拿去。”

        少年肤色瓷白,薄唇轻抿,虽然眸光依旧低垂着,但是呼吸声却加重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