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43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三)

第143章 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三)

        第143章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十三)

        苏宴倒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即使最开始那些学生对这个制度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是只要拿到真金白银的学生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朋友,不出一日,其他人都会知道王中王帮派有这么个制度。

        学生相互的传播速度是很快的,比如“谢蕴拒绝校花”这件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像这种能赚钱的事情只会更快。

        “看在我们谢蕴同学今天这么乖的份上,我告诉你个秘密。”

        苏宴偷偷凑近谢蕴耳边,谢蕴耳垂上的红色还没褪下去,与清冷的表情配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反差萌:“那个橙子不是奖励……我只是不想吃了。”

        虽然嫌弃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谢蕴蓦然抬眸。

        看出谢蕴言外之意的苏宴急忙安抚道:“这个手机是货真价实的奖励。”

        微风吹过,落叶轻飘飘的落在了谢蕴的肩头,苏宴把那枚落叶摘下来,对着谢蕴晃了晃手中的黑色手机:“人手一份,童叟无欺哦。”

        苏宴的声音温和,跟谢蕴那种清冷的声线不同,说“哦”的时候尾音拉长,听起来莫名有股撒娇的意味。

        这个念头来的莫名其妙,谢蕴摇了摇头,将“撒娇”这两个字甩出脑海。

        看到谢蕴有些恍惚的表情,苏宴忍不住弯唇笑了笑。

        桌子上的水果刚才已经跟领奖励的同学分的差不多了,书包旁边是谢蕴整理好的成绩表,苏宴将表格装进书包,然后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将近两点。

        正式上课的时间是两点十五分,从这里走到教室大概要五分钟,苏宴对着谢蕴摆了摆手:“该去上课了。”

        “好。”

        听到谢蕴肯定的回答,苏宴将剩下的橘子也递给了他:“这是赠品,奖励你今天为帮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谢谢。”

        谢蕴将橘子接过来,道了声谢。

        “太见外了。”

        苏宴不满的嘟哝了声,趁着谢蕴没有防备,伸出手指弹了弹少年的额头。

        她跟谢蕴身高相差十几厘米,苏宴要很费力的踮脚才能弹到他的额头。

        她没怎么用力,但可能是谢蕴的皮肤比较敏感,轻轻一弹就泛起了红。

        苏宴:“……”

        谢蕴不会记仇吧?

        她瞥了眼谢蕴的脸色,依旧是那副清冷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她轻咳了声:“没事,我就先走了?”

        苏宴并不是在征求谢蕴的意见,没等谢蕴回复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留在原地的谢蕴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垂眸看了眼手中的橘子。

        明明只是个最普通不过的橘子,谢蕴却觉得他手中的这个漂亮极了。

        而且……肯定特别甜。

        临近上课时间,学校没有其他人,谢蕴把玩着手机,蓦地弯唇笑了笑。

        他极少笑,即使在苏宴面前笑过两次,也是那种腼腆的笑,这次的笑却不似从前,像是隐约多了些什么。

        ……

        “老大,你可真厉害!”

        苏宴刚在座位上坐下来,便听到了陈献同学敬佩的声音,他对着苏宴竖了个大拇指:“谢蕴居然真的成为我们的副帮主了……简直不可思议!”

        虽然不久前的后巷围堵计划被苏宴中途打断了,但是陈献心里很清楚,即使计划正常进行,谢蕴也不会同意。

        谢蕴的骄傲刻在了骨子里。

        当事人苏宴随意的摆了摆手,十分谦虚:“正常操作。”

        想到自己亲眼看到的那一幕,陈献同学还有些恍惚:“而且你们看起来关系特别好。”

        苏宴原本还在拨弄自己桌子上长势旺盛的小草,听到陈献的这句话,来了点兴趣,她挑眉道:“何以见得?”

        “这……这还不明显吗?你都那样对他这么过分了,他居然也不生气,而且看上去特别听话,要不是谢蕴的气场在那里摆着,我都要怀疑你找了个长得跟校草像的人糊弄我们……”

        这句话的槽点太多了。

        苏宴找了个最明显的:“……就咱们校草那个颜值,我能找出来第二个算我有本事。”

        “也是哦。”

        陈献同学憨厚的挠了挠头:“我就没见过比校草还好看的人。”

        “嗯。”

        苏宴抚摸了下小草的叶子,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刚才弹谢蕴脑袋的场景。

        唔,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反应过来。

        “老大,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陈·憨憨·献的声音再次响起,苏宴才想起来自己还没问完,女孩半扬眉梢,语气带着点漫不经意:“我怎么不知道……我对谢蕴做了过分的事情?”

        她记得自己弹谢蕴脑崩的时候,周围的学生已经走完了啊。

        “就……你不是揉校草的头发吗?说实话,我狠狠为你捏了把冷汗。”

        “……嗯?”

        苏宴眸中的疑惑不像作假,陈献谨慎的打量了下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后,才神秘兮兮的准备凑到苏宴耳边说悄悄话。

        谁知陈献才做出靠近的举动,额头便被一支钢笔抵住了:“有话直说。”

        女孩虽然没用什么力气,但陈献还是觉得委屈,他控诉道:“我觉得老大你变了!”

        其幽怨程度,可以跟怨妇媲美。

        “从前我们的关系明明这么好,现在你却连靠近都不让我靠近,我只是想跟你分享个秘密,这都不可以吗?”

        苏宴:“……直说就好。”

        为什么非要像做贼似的靠这么近?

        “都说了是秘密!”

        陈献同学愤愤的重复道:“有谁说秘密是大摇大摆的?这不符合常理。”

        苏宴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随口扯谎:“最近家里找了个有名的医生,医生让我平时不要跟人离得太近。”

        大小姐身子不好这件事不是秘密,能够找到名医,陈献自然是高兴的,他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惊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难怪我觉得老大你最近的气色好了很多呢!”

        “嗯,所以我不是故意的。”

        苏宴指的是她用钢笔戳陈献脑门的事情。

        “理解理解,是我无理取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