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14章 拐个团宠当夫人(十七)

第114章 拐个团宠当夫人(十七)

        第114章拐个团宠当夫人(十七)

        经过苏寒的打岔,苏宴自然不能继续追问温子溯方才的问题。

        “小妹?”

        身后传来苏楚焦急的声音,苏宴闻声望去,茫然道:“怎么了?”

        苏楚来的匆忙,他微.喘着气,许是急着赶路的原因,清俊的脸上泛起了层薄薄的红晕:“你没事吧?”

        “我……”苏宴茫然的望着苏楚,神情困惑,“我能有什么事?”

        苏楚目光落在正在吃梨花糕的苏寒身上,面色不虞:“既然你没事,那苏寒乱喊什么?”

        厨房离他们罚跪的地方这么远,苏楚却还是清楚的听到了苏寒的叫喊声。

        “误会,都是误会……”

        苏寒讪讪的笑了笑。

        苏楚:“……”

        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神情透着几分不耐烦:“我不是让你罚跪吗?”

        “苏宴非要让我吃梨花糕。”

        苏寒淡定的倒打一耙:“我再三强调我在罚跪,苏宴却还是固执的让我吃梨花糕,我总不能佛了她的好意吧?”

        苏宴:“?”

        苏寒也挺有做影帝的潜质……这面不改色扯谎的功夫跟她有的一拼。

        苏楚冷笑道:“你继续编。”

        “我说的句句属实。”

        苏寒面不改色扯谎道。

        “苏箐,你来说。”

        苏楚淡淡的看着与世无争的苏箐。

        “嗯……”

        苏箐神情犹豫。

        苏寒暗示性的目光过于明显,苏箐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实话实说,便不用罚跪了。”

        苏楚淡声道。

        “小妹送的是我们三人的糕点,她也没有强求苏寒吃糕点……”

        苏箐瞬间倒戈阵营。

        苏寒:“……”

        苏楚轻笑了声,他漫不经心的扬了扬眉:“苏寒,你还要反驳吗?”

        苏寒做最后的挣扎:“……你问他做什么,这件事不应该问苏宴吗?”

        苏宴:“?”

        问她作甚?

        苏宴决定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她干巴巴笑了两声:“我突然想来自己还有事情没做,就……就先走了……”

        典型的谎言之一,我有事。

        说完这句话,也不等旁人阻拦,苏宴便打算转身离开这里,走了两步,她又意识到什么,再次回到了窗前。

        苏寒得意挑眉:“你果然……”

        苏宴却没看苏寒,而是眼巴巴的瞅着温子溯,小声嘱咐道:“记得考虑我对你说的事情哦~”

        苏寒:“……”

        养不熟的小白眼狼。

        ……

        苏楚虽然口头上说着“什么时候认错,什么时候停止罚跪”,但还是提前把他们放出来了。

        “大哥,骗我……”

        夜晚的风透着几分凉意。

        苏箐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灰尘,不满的嘟哝道:“他明明说实话实说就不用罚跪的,结果还是要跪……”

        “他是说你不用跪,但是他没说你什么时候不用跪啊。”

        苏楚最擅长玩文字游戏。

        苏寒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你被骗了这么多次,居然还不长记性?”

        苏箐:“……”

        有被冒犯到。

        苏宴离开后,苏楚怕他们再偷懒,特意找了自己信任的下属监督,也就是说,他们实打实的跪了两个时辰。

        苏寒的膝盖在隐隐发疼。

        他侧眸看了眼面色如常的温子溯,扬眉问道:“你的腿疼不疼?”

        “……不疼。”

        温子溯诚实的摇了摇头。

        在罚跪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苏宴,没怎么注意身体上的疼痛。

        “我这里有瓶上好的伤药。”

        苏寒却不管温子溯的回答,他自顾自的拿出一瓶药:“我把这瓶药给你,你告诉我苏宴让你考虑什么……”

        “恕难从命。”

        温子溯淡声拒绝道。

        那到底是小姑娘的心事,即使苏寒是苏宴的亲哥哥,他也不能随意透露。

        似乎没想到会被这般果断的拒绝,苏寒不满的嘟哝道:“我是她哥哥,我总不会害她……”

        “恕难从命。”

        温子溯依旧是那句话。

        苏寒眯眼打量着他。

        温子溯的身姿修长挺拔,清凌凌的月光照耀在脸上,衬得少年的肤色愈发瓷白如玉。

        他的眼型大抵是柳叶眼,比杏眼狭长,但没有丹凤眼凛冽,眼尾上扬的恰到好处,带出一股子秾丽来。

        最令人心动的还是那颗唇下痣,藏在纤薄漂亮的唇瓣下,勾人的很。

        苏寒一直都清楚温子溯长得好看,但他没想到这人在跪了两个时辰后,依旧能维持这般风姿。

        也难怪苏宴会为他心动。

        “算了。”苏寒慢悠悠的撑开手中的折扇:“不问便是了。”

        其实也不难猜,能让温子溯守口如瓶的,无非是苏宴的那些少女心事。

        温子溯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温子溯。”

        “嗯?”

        “倘若有一天……”

        苏寒望着天上皎洁的圆月,弯了弯唇:“我是说倘若有一天,你修了八辈子的福分顺利娶到我们家苏宴,千万不能背着她找其他的姑娘……”

        他们家苏宴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姑娘。

        苏寒小时候唤其他姑娘一声“妹妹”,苏宴都要跟他生半天闷气,更遑论要跟她朝夕相处的人。

        虽然苏寒不看好温子溯,但谁让苏宴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呢?

        他必须提前为苏宴的未来打算。

        温子溯本来想说“他这辈子都没这个福气娶不到苏宴”,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肯定不会。”

        就像苏寒说的那样,倘若他真的能娶到苏宴,把苏宴捧在手心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背着她找其他的姑娘?

        “好啊!”

        苏寒冷嗤了声:“你不是说要疏远苏宴吗?怎么我说你们成婚的事情,你的第一反应不是反驳我?”

        温子溯:“……”

        “你果然喜欢我们家苏宴!”

        苏寒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

        许是今晚的月色太温柔,又或许是苏寒假设的场景太美好,温子溯破天荒的点了点头,坦然承认道:“是。”

        他的确喜欢苏宴。

        虽然他经常表现得毫不在乎,但为苏宴疯狂跳动的心脏却不会骗人。

        “什么时候的事情?”

        苏寒用审视的眼神打量着温子溯。

        苏寒的话让温子溯陷入了回忆中,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苏宴的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