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01章 拐个团宠当夫人(四)

第101章 拐个团宠当夫人(四)

        第101章拐个团宠当夫人(四)

        “这水……”

        风铃神情微变。

        苏宴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她眉心微皱:“这水怎么了?”

        “太凉了。”

        风铃低声道。

        苏宴下意识用手碰了碰水杯,而后猛的收回了手,就像风铃所说的那样,水太凉了……凉的不正常。

        不像是自然变凉,倒像是有人在水壶中放了冰块。

        苏宴眉眼瞬间冷了下来,在温子溯诧异的目光下,她把壶中的水全部倒在了地上。

        不是冰块,是雪。

        前段时间才下过一场雪,院中还有未融化的雪,用雪的确比冰块方便。

        “谁负责温子溯的日常生活?”

        苏宴握着水壶的手指隐约发着抖。

        难怪温子溯的黑化值这么高,这是她碰巧发现,若她没有发现,温子溯是不是就要把这杯掺着雪的水喝下去了?

        风铃低声说了个人名。

        “把他叫过来。”

        苏宴的脸色很难看。

        根本前两个位面的经验,她有九成把握,温子溯就是她要找的人。

        即使温子溯现在对她没什么好感,也轮不到旁人欺负他。

        “是。”

        风铃应了声,匆匆跑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温子溯和苏宴两人,他们对视几眼,同时开口:“你……”

        温子溯率先开口:“你说。”

        “他们平日都是这么对你的?”

        女孩的手里握着那个装雪的水壶,她半蹲着身体向他求证,眸中还带着几分未褪的怒气。

        不知怎么,温子溯突然有些想笑,他艰难的弯了弯唇:“习惯了。”

        温子溯的身上带着股易碎感,肤色瓷白,眉目生的极精致,眼尾微扬,勾勒出几分秾丽来,偏偏他唇色惨白,与眼尾的那抹秾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称一句人间绝色也不为过。

        “习惯了?”

        苏宴眯了眯眼,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把水壶随意丢在地上,几步走到温子溯床前,摸了摸他的被子。

        太薄了。

        这样的厚度,根本就不足以过冬。

        “他们就是这么对待你的?”

        苏宴神色微凛,唇瓣紧抿。

        若是说温子溯在苏府过得一直都是这种日子,莫说黑化值九十,就算他的黑化值高达百分之百也情有可原。

        “嗯。”

        温子溯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说实话,苏宴令他有些意外。

        往日苏宴也会来他房间,但大都是在分享自己最近又遇到了什么趣事,比如城北新来了家糕点铺子,里面的糕点甜而不腻;或者城南的绣娘做的衣服很漂亮,千金难买;再或者城东的师傅打造出来的首饰很独特……

        温子溯虽然对苏宴说的那些事情不太感兴趣,但能理解她,像她这种被丞相府众人娇养着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永远不会有吃不饱穿不暖的烦恼。

        所以,苏宴没有发现他房间内的异常也是正常的。

        谁知今日竟被她误打误撞发现了。

        发现就发现,做错的事的不是他,温子溯无所谓的勾了勾唇。

        “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宴不解的问道。

        就凭原主对温子溯的依恋,但凡他稍微暗示自己过得不好,原主肯定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搬过来送给他。

        “没必要。”

        昏黄的烛光在桌上微晃着,初雪过后,天空透着些光亮,刺过窗户映照在温子溯秾丽的绝色容颜上,衬得少年神情凉薄,他勾唇讥讽道:“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还是不要产生太多牵扯。”

        苏宴微怔。

        温子溯知道这句话有些狠。

        像苏宴这种众星捧月长大的姑娘,大抵从未听过这么重的话。

        但他着实不想忍了。

        苏宴生性天真活泼,被苏府众人保护的很好,他们本就不该有纠葛的。

        这次只是罚跪,若是再有下次,是不是要他把这条贱命也赔给苏府?

        “没关系。”

        出乎温子溯的意料,苏宴并没有流露出他想象中的悲痛欲绝的神色,她弯了弯眼眸,橘黄的烛光映在少女眸中,无端勾出几分温情来:“温子溯,不是一路人,我就走到你的路上去。”

        这次换温子溯怔住了。

        他看着神色坚毅的少女,总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认识苏宴。

        温子溯印象中的苏宴娇气难哄,怎么会……流露出这般神态?

        两人交谈的这段时间,风铃已经带着负责温子溯饮食的小厮带过来了。

        “就是你负责温子溯的膳食?”

        苏宴垂眸看着惶恐下跪的小厮,神情平淡,不辨喜怒。

        “是……是的……”

        小厮的身躯不断颤抖着。

        “水壶中的雪也是你放的?”

        “没有,我没有!”

        小厮仓惶抬头,他的眸中充满了恐惧:“雪是……是别人放进去的……我阻止过,但是他们不听我的话。”

        很好,还有同谋。

        苏宴唇角的弧度深了几分,那双温柔的杏眼却不含一丝笑意,反而带着刺骨的寒意:“他们是谁?”

        小厮哆哆嗦嗦说出几个人名。

        “风铃,把他们带过来。”

        小厮惶恐的跪在地上,面色惨白。

        丞相府有句口口相传的话——“宁可招惹当朝丞相,也不能招惹丞相府的千金大小姐。”

        招惹当朝丞相,若是运气好,向丞相求求情,或许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若是招惹了丞相府大小姐苏宴,这件事就没有这么简单解决了。

        别人暂时不提,就依苏家二少爷苏寒护短的性子,肯定不会让那人好过。

        想到苏寒的手段,小厮身体颤抖的愈发厉害。

        “小姐,我……我知道错了。”

        小厮狼狈的爬到苏宴脚边,眼角已经隐隐有了水光,他用力的扇着自己,响亮的巴掌声不断在房间内回响着。

        苏宴冷眼看着他,没有阻止。

        小厮一边用力的扇着耳光,一边恶狠狠的骂着自己:“我被鬼迷了心窍,我不是东西……”

        他的脸颊逐渐变得通红,甚至隐隐有了肿起来的趋势。

        苏宴不为所动。

        跟温子溯这些年受得委屈比起来,他的这几个耳光只能勉强算是利息。

        温子溯眸中浮现了几抹意外。

        他印象中的苏家大小姐心软的很,平时看到蚂蚁死都要感慨半天,今日小厮都快把自己的脸打烂了,她怎么……无动于衷?

        (本章完)